鬼谷八荒之开局就是三剑痴

鬼谷八荒之开局就是三剑痴 第一百七十四章 斩魔城危机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在和涂山萱儿出发的时候。

    两人直接变成了两只青耕鸟,从府上朝着城外飞去。

    这样才是最保险的招数,钱青石他们看到这里

    在钱青石的视野里,那三个人最开始离开的速度比较快。

    但是后面飞了一会儿,突然就开始慢慢偏离航线了。

    在感应中这三个人,直接饶了个大弯,又开始倒着朝着南方飞过去了。

    在飞舟上,钱青石感觉到对方偏离航线后,他也跟着开始偏航,并且他还自言自语道:

    “什么意思,这还有惊喜呢?”

    突然改变方向,涂山萱儿也纳闷询问道:

    “怎么了?”

    钱青石晃了晃手里的天机罗盘,说道:

    “他们偏航了,这会儿绕弯开始朝着南边走了,现目前不太清楚他们到底要干嘛,不过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们是想去斩魔城。”

    果然,钱青石最开始就有些怀疑。

    南荒的人族长老会,任务没有完成可是会追责的。

    特别是这种被认定大失败的任务。

    就算剑十三大发慈悲将他们放走,他们会真的回去?

    那些长老会的人会原谅他们?

    恐怕是不行的。

    这去斩魔城怎么也得干点事情,而他们最可能做的事情。

    就是直接将斩魔城的高层直接绑了。

    那地方的最高战力,可就两个人,而且还是元婴期的。

    昆吾山的两位,在那边坐镇,要是他们三个人过去,那就可以不好说了。

    现在问题就来,若是他们真打算入猜测那样,直接动手,那么很可能钱青石就会和他们出现正面冲突。

    正面冲突的话就必定不能在斩魔城上空搞了。

    果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的钱青石让出位置,让老剑灵驾驶飞舟。

    他想了想还是对涂山萱儿说道:

    “你去找剑十三,就说那三个南荒人族长老会的人,冲着斩魔城去了,我先去拦截了,若是在斩魔城上空拦截到,那斩魔城估计就没了,让他想办法吧。”

    而涂山萱儿却瞪大眼睛说道:

    “你又要自己去?”

    钱青石翻了个白眼,他妈的什么叫我又要自己去,搞得我好想特别爱出风头似的。

    他无语揉了揉额角,说道:

    “小姐,这次必须让剑十三来兜底,他们只要看到我出现,绝对就会直接开战,若是在斩魔城那边,我不敢把握打起来到底能不能收住劲,到时候直接把斩魔城给抹平了,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这句话若是被人说,涂山萱儿大概会嗤之以鼻,就你个金丹顶峰要去和人家悟道境打,你还抹平,别人两个跟班就把你抹平了。

    不过他可是看到过钱青石的手段的,武神躯就是其中之一。

    有了这手段,确实就有和人家悟道境,打生打死的资本了。

    钱青石应该是他见过手段最多的人。

    他看到钱青石脸色郑重,也知道事态不能朝着他们预定的方向发展了。

    于是她犹豫了一下,就没有坚持了,直接堆钱青石说道:

    “那你多小心,如果真的遇上就打起来,保不住斩魔城就保不住吧,先考虑你自己。”

    “我……先走了!”

    说完取出身上的玉简,注入灵气后,那地书直接见风就长,她往外一丢,直接踩了上去。

    与飞舟交叉而过,两人迅速朝着相反的方向疾驰。

    现在她回去人族城,找剑十三,而钱青石带着老剑灵和荒原直接奔着斩魔城而去。

    现在的钱青石就是和对方比速度。

    准备看看能不能先到斩魔城,先疏散掉城里的人,然后带着老剑灵,开着武神躯,直接去硬拼。

    ——————————

    虽然刚才已经服药了,但是张平现在脸上还在隐隐作痛。

    其实肉体上的痛苦已经过去了,但是心灵上的痛苦没有一点好转。

    他被甩巴掌的时候,这两个跟随他来的人是看到的。

    这几乎就可以肯定,他在这里的遭遇在回到南荒后,会成为一个笑话在人群里传播。

    这让他非常没有面子。

    所以他决定要给这边的人,一点颜色瞧瞧。

    他要去斩魔城,找到那两个元婴期,他打算抓一个杀一个。

    杀的人,一定要将自己的愤怒发泄出来。

    同时也算是警告同行的两个人。

    得罪他的下场很惨。

    “……”

    当然平日这种事情,他张平是不屑于做的。

    平日里在南荒中,他只需要将自己的南荒长老会名头说出来,谁敢和他作对。

    在这里碰壁他是有些意外的,他不明白,这些人是靠着什么敢说自己能和长老会合作的。

    这他妈的吹牛也要有个限度啊。

    本来以为自己的悟道境能够威慑住对方,没想到就算加上身后两个化神高手,都没有将对方震慑住

    在见面后,他直接就被揍了。

    想起来那个体修真是强的过分,直接连法宝都打烂了。

    他这人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做的?

    他甩甩自己头,感觉那拳头不断放大的一幕,还在脑海里循环播放。

    好像是打算变成他的心魔,烙印在他脑海里。

    到这里他就感觉身上挨过的拳头伤痛,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这是屈辱,好久没有这么恨一个人了。

    只是他知道,确实自己被对方近身就没有任何胜算了。

    下次,下次遇到他,直接用阵法困住他……

    到时候自己要让他知道,什么叫修士的恐怖。

    他们飞行的速度极快,等到进入斩魔城那块平原的时候。

    他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本来应该是时刻打开的城门,今天居然关闭了起来。

    平原上本来随时能看到巡逻的人族修士们,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什么情况,他们是知道自己要来了?

    他转过头,和其他两人交换了眼神,开口说道:

    “小心点,这里不对劲,搞不好有什么陷阱!”

    一边说,他开始聚气,手握在自己的本命武器上。

    拔剑之后,他就要将这城市从地图上抹去。

    “管你有什么!”

    既然不敢在向前,那么就在远处攻击吧。

    “嗡!”

    身上那柄本命武器,发出一阵嗡鸣,一股强打的气势在剑鞘中孕育,周围的空间,都开始震颤。

    “拔剑术!湮灭闪!”

    话音刚落,他手间爆发出一道绚烂的剑气。

    他眼中,整个空间伴随着他剑气飞过,开始分崩离析,不断被吞噬毁灭。

    这真是他准备给武神躯准备的招数,他的最强一击。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