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预言师

超神预言师 第五十四章 群情激奋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h1>

    “这李大师算的还真准啊,他说这人要倒霉,这人立马就倒霉了!”

    “恩恩,我一会儿可以要好好找他看看!”

    “赶紧排队,一会儿人肯定会越来越多!”

    .....

    一众水军感觉脸上很没有面子,从来都是他们黑别人的,但是这次却不灵了。

    “呵呵,你是不是李天恩请来的托?”一个水军不死心地问道。

    “呸!你才是托呢!这该死的李天恩真是乌鸦嘴!”这人鼻子都摔歪了,他要是托可就亏大了。

    “我才不相信李天恩能够说的那么准,说你倒霉你就倒霉啊!”

    “是啊,如此灵验,恐怕是神算阁的凌天机都做不到吧,一看就是假的!”

    “哎!这李天恩为了骗人,可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了!”

    .....

    一众水军找到了突破口,连忙附和说道。

    三人成虎,很快在天言阁门口排队的人群就小声议论了起来。

    “这神棍找托的事情很常见,不过做得如此明显,真是太不讲究了,我看这李天恩很有问题啊!”

    “之前看有那么多人交钱了,说不定也都是托,不行!我要把我交的钱退回来!”

    “没错,退回来!天言阁给我退钱,我不算了!”

    .....

    人群都是盲从的,很快就掀起了一股要退钱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我们退了钱到神算阁去,哪里可别这里便宜多了!”

    “神算阁凌天机可是神算子,多年的老口碑了,我们去那里!”

    ......

    人群中的水军又开始引导众人思考的方向了。

    顾客无缘无故要退钱,龙一自然不肯,然后就发生了争执。

    “李天恩滚出来,为什么不给退钱!”

    “叫你家主人出来,你一个奴隶和我说什么!”

    “呸!赶紧退钱,否则我就去报官抓你!”

    .....

    在他们眼里龙一是李天恩的奴隶,根本没想到对方可是凝气境的武者。

    咯吱

    天言阁二楼晾台的门被推开了。

    李天恩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是龙一专门为李天恩设计的,方便他可以居高临下。

    “快看!那人就是李天恩!”

    “神棍,退钱,我们不找你算了!”

    .....

    人群中立刻出现了叫骂声,然后跟着附和的人越来越多。

    “安静!”李天恩平静地说道,“如此老套的手段还要耍一次,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身份?”

    一双洞虚之眼扫过了人群。

    众人顿时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威压,这威压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惧和想要逃跑的念头。

    水军们还想说什么,可惜面对李天恩的眼神,什么都说不出来,能呆在现场也就算是不错了。

    “龙一,给我抓几个人出来!”李天恩淡淡地说道。

    “是!”龙一眼神一凝,盯着人群,只要李天恩一声令下,谁敢反抗,他就会直接弄残了对方。

    众人被龙一目光一扫,也感觉到了一种危险,只是没有李天恩的目光那么强烈罢了。

    “左边第三排,穿着格子华服的年轻人,抓出来!”

    “右边第五排,带着皮裘帽子的老头,给我抓出来!”

    “中间第一排,穿着蓝色蜀锦长衫的中年人,给我抓出来”

    .....

    李天恩一连点了十几人。

    “哎呦你干什么!”

    “别,松手,我的胳膊要断了!”

    ....

    很快这群人就被龙一扔在了天言阁的门口,整整齐齐罗列在一起,而且他们个个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李天恩,你太目无法纪了,你竟然纵容你的奴隶伤人!”

    “我一定要告你去,你给我等着!”

    “可怜我一个老人,竟然要遭受如此羞辱!”

    .....

    这群人被堆叠在一起,但是仍然不忘记对李天恩辱骂,可惜他们不知道,李天恩当着城防军的面也是说杀谁就杀谁,甚至城防军还帮忙处理尸体。

    “说你们蠢还是抬举你们了,你们也不打听一下我原来是如何震慑宵小的,把你们几个害群之马抓了出来,人群果然清静多了!”李天恩笑着说道。

    果然现场安静了下来。

    “有些人就是不相信我的一双洞虚之眼,你们几个隐藏在人群里面搞风搞雨,在我眼里根本遮掩不住的!”

    听到这话,这几人脸色一变。

    在场的人脸色也不太好,因为他们发现自从这些人被揪出去之后,真的没有人带头起哄了,也真的的没有人讽刺李天恩了。

    “难道我们真的被这几个人给误导了!”

    “该死,这几个人太可恶了,把我们当猴耍呢!”

    “活该,一会儿非要好好教训他们!”

    .....

    众人都愤怒了,他们可以看热闹,他们可以议论别人,但是绝对不容许被人当猴耍。

    “你们不要被李天恩骗了,他这是冤枉我们的,故意杀鸡骇猴,就是为了震住你们!”

    “李天恩这个神棍手段果然厉害,你以为胡乱抓住了我们就可以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众口吗?”

    “乡亲们,你们可要救救我啊,我老人家可是快要被李天恩打死了!”

    .....

    这几人也不甘失败,纷纷哀嚎博取同情。

    李天恩轻蔑一笑,随后他淡淡的声音响起。

    “乌兴朝,洛河城无业游民,曾经三次盗窃邻家财务均没有被发现...”

    “马泽宇,虎头帮成员,曾经砍伤一人致死,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谷物丰,洛河城西郊琼县佃农,整日游手好闲专干偷鸡摸狗的勾当,三个月前烧了地主家的房子逃到了这里...”

    “顾明远、史文敏、庄嘉许你们几个也算是有文化的人,偏偏干一些抹黑他人的勾当,还成立一个水军组织以此牟利,上个月徐员外被气的吐血身亡就是你们造成的...”

    .....

    这几人听着听着脸色大变,因为李天恩把他们的来历和做过的一些事情说的一清二楚,甚至很多是连他们自己都快忘记的事情。

    他们本来就是为了抹黑李天恩而组合到的一起,彼此之间根本不认识,但是相互一看脸色大变,就知道李天恩把他们的事情都说对了,如果他们知道李天恩从前的事迹之后恐怕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咦?这人我认识,貌似就住在我家对面,原来最近的盗窃案就是他做的!”

    “姓马的,你给我等着,上次你砍死的人是我弟弟,我一定要你偿命!”

    “终于逮到你了,谷物丰跟我回琼县吧,我家员外还惦记着你呢!”

    “又是这群水军,打死他们....”

    .....

    群情激奋,原本只是几个人和他们有仇,最后变成了一场集体的打人行为。

    “哎呀!你们认错人了,别打我!”

    “嗷呕我的腿,我的腿,我求求你们别打了!”

    “你们这是在犯法知道吗?别!!别踢我的....”

    .....

    这几人刚开始还在嘴硬,最后只剩下求饶的声音了。

    李天恩冷漠地看着这一切,这些人既然找他的麻烦,被打还算是轻的。

    “安静!”李天恩再次启动了洞虚之眼,威压再次震住了所有人。

    人群立刻停手,他们都看着李天恩。

    “你们打的不过是些小喽啰,还有一条大鱼我没有说出来!”

    李天恩似笑非笑地盯着人群中的某一个。

    这人脸色突然一变,一抹惊慌流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