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狐妃成神了!

王爷,狐妃成神了! 第42章 伤离别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启动新域名

    第四十二章伤离别

    七天的时间,狐清雪一直在修炼当中,期间只要是狐清雪认识的或者认识狐清雪的人都来看过她,唯独墨子卿没有丝毫的踪影,听南昭帝说墨子卿觉醒了什么血脉,失去了关于她的那段记忆,她怎么能相信他会忘了她呢?

    狐清雪盘坐在床上,收起了自己的气息,经过这几天的恢复,她的妖力也回来了十之八九,气息也回复的差不多了,隐隐间在修炼上竟然还有一丝要突破的迹象,很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笑道:“从今天开始本王妃就全好了,好舒服呀!”

    正伸了个懒腰,琉璃便是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狐清雪满面红光,琉璃也是开心的笑了,道:“王妃今天感觉怎样?”

    狐清雪捏了捏拳头,朝着琉璃挥了挥,道:“你过来试一试就知道了!”

    “好了,既然好了,就出去看看吧,你好多天都没露面了,你再不出去呀,你老公可要被别的女人抢走了!”

    闻言,狐清雪急了,忙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知道吧,自从你进入修炼的这段时间,王爷失去关于你的记忆的事情不知是谁传播出去的,顿时,这全国上下无数达官贵人都想把自己女儿往王爷哪儿送,这段时间我算是看多了那些女人争风吃醋的模样!”琉璃无奈的道。

    “那墨子卿拒绝了没?”

    琉璃思索了半天,说道:“一开始的时候王爷还是拒绝的,不过自从相府千金赵倩儿去了后王爷好像默许了,现在他俩不知道有多甜蜜呢!我还听说这赵倩儿曾经和王爷是青梅竹马,只是自从王爷出征边塞后,她也就消失了,不知去了哪里,她也是这几天才回来的,王妃,你的地位岌岌可危呀!”

    闻言,狐清雪直接气的鼓起了腮帮子,“你妹的,老娘这才几天没露面啊?这个墨子卿竟然敢背着我找别的女人,就算把我忘了,也不会忘的这么干净吧!皇上和皇后准了吗?”

    琉璃面露难色,摊了摊手说道:“我们南诏国的传统里根本没有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说法,皇族也不例外!”

    “不行,我得去看看,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凯蒂猫!”狐清雪翻身下床,琉璃也迅速的给狐清雪更换了衣服,狐清雪伤势全好了,行走的速度哪是琉璃能够跟上的,转眼间琉璃就被甩在了身后,狐清雪来到墨子卿的寝宫,老远就看到楚良守在门外,楚良见到狐清雪来了,也是急忙拦住。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不认识我了?”狐清雪气愤的看着楚良,真想揍他一顿,先泄泄心头的怒火。

    楚良也是一脸的为难,道:“王妃有所不知,王爷现在正在书房看书,不能被别人打扰!”

    “那我怎么还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声音?”

    楚良摸了摸鼻子,说道:“赵倩儿小姐在里面伺候王爷,还请王妃回去吧!”

    狐清雪刚刚恢复,现在又是满肚子火气,哪里听得进去楚良的话,伸出手来抓了楚良,几拳便将他放倒了,揉了揉手腕,狐清雪一只脚踩着楚良说道:“想挡老娘的去路,你还没那个本事!”

    说完,狐清雪便是带着满腔怒火冲了进去,墨子卿哪里是在书房里看书,此刻他正坐在花园里静静的看着天边发呆,时不时对着对面的女子笑两声,而他对面的女子也是笑吟吟的将一颗剥好的葡萄递到他的嘴边,狐清雪以为墨子卿不会吃,不过她错了,一向高冷的墨子卿竟然吃了,还是那么的自然!

    狐清雪看不下去了,直接冲了过去,一下就掀翻了墨子卿面前的石桌,石桌上的葡萄也散落一地,吓得那女子一阵尖叫,墨子卿木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狐清雪,不知怎么,这张面孔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好熟悉的感觉,在哪里见过呢?怎么想不起来?

    墨子卿感到脑袋上就像顶了一个千斤重的磨盘一般,压的他喘不过气,脑袋昏昏沉沉的,半天后,墨子卿终于是抬起了头,看了一眼狐清雪,怒气冲天,大吼道:“哪来的泼妇,敢在我九王府撒野,来人,给我拉下去关起来!”

    “我看谁敢!”狐清雪也是厉声道,那靠过来的两个侍卫也是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停下了脚步,狐清雪的本事他们是见过的,门外躺在地上还没爬起来的楚良就是现样。

    “你们怎么还不动手?难道本王的话对你们不好使了吗?”墨子卿怒了,对着狐清雪身后的两个侍卫吼道。

    “王爷,你确定要关王妃吗?”其中一个侍卫有些为难的问道。

    墨子卿不耐烦了,道:“什么狗屁王妃?本王从来没有见过这女人,如此不懂礼数,怎么可能成为本王的王妃!”

    “就是,这位姐姐是谁呀?虽然长的倒是漂亮,不过太没规矩,可惜了这皮囊!”这时,先前给墨子卿喂葡萄的那位女子也是不怀好意的看了狐清雪一眼,那眼神明显的嘲讽。

    墨子卿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语气冰冷的道:“若是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

    狐清雪看着墨子卿,看着他的背影,此刻她感觉对面的那个人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无情,她甚至在怀疑自己来到这里是不是一个错误,他的心已经冰冷,他已经忘了她,他们曾经许下的诺言也在此刻烟消云散了,想到这些狐清雪的心就如刀绞,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这时她才想起青丘女帝曾经给她说过的话,这世间最痛的痛,来自心里,为情所伤,难以治愈!

    狐清雪抹了一把眼泪,最后看了一眼墨子卿,此刻她不想再说什么,无言的离开可能在此刻是最好的选择,狐清雪哭了,跑出了墨子卿的寝宫……

    “唉……本王怎么会心痛?”甩了甩脑袋,轻轻回头用眼睛的余光撇着那最后离开的身影,她到底是谁?

    …………

    狐清雪跑出去后,正好撞到了琉璃,琉璃见狐清雪哭的如此伤心,也是猜到发生了什么。

    狐清雪一把抱住了琉璃,哭的像个泪人,琉璃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像安慰一个小孩儿一般拍了拍了狐清雪的肩膀,此刻楚良也是从地上爬了起来,喘着粗气,说道:“早叫你不要进去的嘛,现在知道了,王爷现在根本不认识你,你怎么解释?”

    “唉,你快别说风凉话了,王爷现在估计是把王妃赶出王府了,现在她还能去哪里呀?”

    楚良思索了半天,终于说道:“我先找两个丫鬟,去收拾一下紫辰殿,紫辰殿现在已经是王妃的了,你们暂时可以去哪里住,大王爷上次输的那一千两黄金也派人送过来了,不过现在被赵倩儿收着,紫辰殿如果要长期住的话还需要一笔钱装修,可是这笔钱我们上哪儿弄呀?”

    琉璃也是皱起了眉头,道:“先别管了,暂时给王妃找个住处才是!”

    楚良点点头,刚要去安排时,狐清雪放开了琉璃,她没有哭了,通红的眼睛里黯淡无神,转过身对着楚良说道:“不用了,谢谢,你告诉墨子卿,从此我和他再无瓜葛,这镯子你替我还给他!”

    说着,狐清雪便是从皓腕上取下墨子卿之前送给她的那一对九彩星纹镯递给了楚良,楚良接过镯子看着狐清雪那张仿佛老了几百岁的脸,有些心疼的道:“王妃真的打算放弃了吗?”

    狐清雪点点头,擦干眼泪,说道:“既然他已经不记得我了,我留在他身边就是多余的,况且他现在有佳人陪伴,过的挺幸福的不是吗?”

    “王妃…………”

    “你回去吧,刚才打你对不起,琉璃,我们走!”狐清雪转身加快了脚步,她去的方向并不是紫辰殿,琉璃也快速跟了上去,走了许久,琉璃才知道狐清雪去的方向是酒楼,没错是墨子卿第一次带她来的这个酒楼,也是在这里她认识了苏云仙。

    “这狐狸今天是怎么了,喝这么多?”一旁的苏云仙看着狐狐清雪旁边几个已经空了的大酒坛子,有些难以置信。

    琉璃便把刚才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苏云仙也是一脸诧异的道:“这墨子卿不像是渣男啊?我和他从小长大,就没看到他对哪个姑娘有对狐清雪这么好过!他就算失忆了也不会干出如此绝情的事呀?”

    “怎么,九妹这是遇到烦心事了,要不要大哥帮忙呀?”墨子辰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说道。

    见到墨子辰,琉璃也立马警惕了起来,在她的印象中,这个大王爷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

    “大王爷,你怎么会………”

    琉璃手心已经捏出了汗,可偏偏狐清雪在这是又喝醉了,根本不知道墨子辰的到来。

    “不要怕,本王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今晚你们在苏云仙这里的一切费用我全包了!”

    苏云仙也是笑了笑,道:“那倒大可不必,今晚我请!”  王爷,狐妃成神了!,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