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第九十九章 崇明之墓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万寿山。

    前朝皇陵所在,百年无人打理,已经荒草萋萋。

    周易落在崇明帝陵墓前,发现墓碑上一道道划痕,将赞颂功绩的话尽数抹去,只留下皇帝名字、谥号。

    末尾,以强劲指力写了三个字:狗皇帝!

    “有趣有趣,再怎么粉饰政绩,历史都会给出客观评价。”

    周易催动土行珠,身形直接进入主墓室。

    墓室由条形巨石垒成,历经两百多年依然稳固,四周摆放数百件奢华祭器,当中矗立崇明帝的石棺。

    棺材盖已经掀开,一具披着龙袍的骸骨,随意抛在地上。

    “狗皇帝的墓让盗了?”

    周易上前查看,发现石棺内只有支玉簪,看模样正是当年黄玉娘寄托之物。

    摄过玉簪,神识探入其中。

    黄玉娘神魂早已不见,传出一段段遗留讯息,讲述了当年崇明帝的秘密。

    “狗皇帝无视国朝动荡,仍一心贪婪仙道,果然是知晓了修仙界!”

    当年崇明帝御宇天下十几年,勉强算得上合格皇帝,直至遇到回乡探亲的丹鼎宗弟子,纪盛。

    探亲只是下山理由,纪盛来到凡俗后,以延寿丹药诱惑崇明帝。

    目的是借崇明帝修建陵墓的机会,血祭十万工匠、力役,炼成鬼王宗天鬼化身。

    “丹鼎宗正式弟子,竟然是鬼王宗密探?”

    周易不知该忧还是该喜,忧的是丹鼎宗也不那么安全,喜的是宗门对弟子探查并不严苛,否则搜魂、问心之术用过,区区炼气期绝对瞒不过。

    崇明帝知晓仙道后,不满足于延寿几十年,然而没有灵根就无法修仙。

    纪盛只当崇明帝是个棋子,哪会真心帮助,打算用过之后就施法害死,免得血祭之事泄露出去。

    哪知崇明帝也不是什么好人,得知修仙无望后,竟调锦衣卫精锐围杀纪盛。

    仅仅炼气期中期修为,又让崇明帝占了偷袭先手,纪盛一时不察遭劫。崇明帝酷刑审问之后,本想着将纪盛秘密处死,又听闻神魂玉简,害怕仙宗来寻仇。

    于是,崇明帝建立了诏狱地窟,打算将纪盛关押到死。

    “崇明帝若是个好人,是不是该称赞以凡逆仙了?”

    周易继续看向后面,崇明帝得了纪盛遗物,其中有丹药法器、血炼灵兵、天鬼分身等灵物法术。

    崇明帝用这些遗物,培养心腹李武为先天宗师,确保龙相夺不走赵氏皇权,然后征发十万徭役大修皇陵,随意寻了个民夫叛乱的理由,便将所有徭役杀死。

    血祭之术开启,崇明帝将自己葬在墓中,试图以人身修天鬼之法。

    “……”

    周易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评价狗皇帝,当真成功凝聚天鬼之躯,以其心计、城府,或许会成为修仙界一方霸主。

    奈何人力不敌天数!

    崇明帝生前坏事做尽,老天爷也看不过眼。

    黄玉娘进入陵墓后,听从周易嘱托,扬了崇明帝尸骸,钻进石棺就见到了正在蜕变的残魂。

    一个是凡人残魂,一個是修行真人养神术,可以凝形显化的阴魂。

    二鬼差距巨大,崇明帝在绝望、疑惑中彻底魂飞魄散。

    黄玉娘吞噬残魂之后,知晓了前因后果,占据了血祭阵法核心蕴养天鬼之躯。

    “有趣有趣!”

    周易啧啧称奇,自己生前一句嘱托,竟然毁了狗皇帝谋划。

    黄玉娘在血祭大阵中蕴养百年,终于凝成天鬼之躯,自行吸引阴灵气入体,成为炼气期鬼修。

    天鬼,按照纪盛描述,资质堪比天灵根,在鬼王宗也罕有人炼成。

    即使没有正统的鬼修之法,黄玉娘靠着天赋本能,十几年间就晋升炼气三层,达到了凡俗极限。

    从崇明帝残魂记忆,得知了寒潭所在,黄玉娘就去了灵地修行。

    “崇明帝生前在寒潭附近建立行宫避暑,得知仙道后,遣人打探潭水寒气奥秘,意外发现了地窟灵地……狗皇帝如果不死,堪称气运之子!”

    “算算时间,那时候正是小丹山覆灭,诸多散修进入凡俗……”

    “黄玉娘与狗皇帝相比,运气就差远了。”

    周易再看后面,果然如他猜测,黄玉娘不懂隐匿之法,让李、陈夫妇发现了鬼气痕迹。

    小丹山事件让徐州混乱不堪,李、陈夫妇以为有厉鬼来乾京为祸,经過仔细探查追踪后,发现了躲在寒潭地底修行的黄玉娘。

    李、陈夫妇拜入丹鼎宗,法术、法器皆是上等,煉气初期鬼修哪是對手。

    黃玉娘靠着鬼魂无形无质的天赋,侥幸逃得性命,躲在崇明墓室中恢复伤势。

    为免再遭正道修士追杀,黄玉娘决定离开云洲,前往琼洲拜入鬼王宗修行。临行之际,将狗皇帝尸骸扬了,又将玉簪留在墓中。

    ——此簪与妾身性命相关,劳烦先生保管,日后若堕入魔道,请先生折毁玉簪,以免生灵涂炭!

    黄玉娘末尾留言,让周易颇为欣慰。

    “黄玉娘生前就不是怨鬼,以正道养神术凝成阴魂,神智清明,记忆不失。”

    “其父性子刚正,生前谆谆教导为人道理,死后又愿为女儿魂飞魄散,方才有此结果!”

    “天理昭昭,因果循环,狗皇帝机关算尽,天鬼之体、寒潭灵地尽数便宜了他人。以此来看,世上当真有善恶报应之说,日后行事应引以为戒、”

    “行善因,积功德!”

    周易见狗皇帝遭了报应,比晋升筑基真人还要高兴。

    “合该庆贺!”

    ……

    一月之后。

    周易离开乾京,向小丹山飞去。

    目的有两个,其一就是筑基之后的功法,其二就是躲在小丹山潜修。

    “以小丹山灵气,配合玉露诀,至多两三百年就能修行至筑基后期,到时候再出关谋划凝丹之法。”

    周易打算混在炼气期修士当中,没什么心思去装逼打脸,纯粹是求个安稳。

    炼气期修士遇到的灾劫,筑基真人挥手即破,日后凝结金丹,再混在筑基修士当中,以此类推,岂不是就能安安稳稳提升修为?

    “我真是个大聪明!”

    周易为自己点了个赞,在小丹山外徘徊几日,寻了几个散修,问过没什么大的变化。

    变化成中年道士模样,周易法力触碰云雾,刚刚踏入小丹山,

    耳边就传来一道声音。

    “贫道玄空,见过这位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