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第四十八章 勾栏故人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转眼过去一月。

    周易又审了几个犯人,行刑手段愈发纯熟,少有能撑过一个时辰。

    这时候。

    “周立”究竟是不是周易徒弟,已经不打紧了。

    卢校尉得到朝廷嘉奖,认准了这个后辈,月末分银子都多发了二十两。。

    “当年老周的血狱老魔的名号,用不了多久就能传到你身上!”

    “弟子岂敢逾矩,用也得是小魔。”

    周易笑着说道:“经常听师傅讲起春风楼,今儿发了银子,晚上还请大人赏脸。”

    “好说好说!”

    卢校尉满意点头,老人总是喜欢年轻人尊重前辈。

    周易又邀请了其他狱卒,同僚纷纷答应。原本当他是个年轻后生,看在故人面子上多照顾,现在尽皆平等以待。

    入门靠的是关系,站稳凭的是本事!

    自古至今,不外如是。

    傍晚。

    春风楼。

    生意依然兴隆,远远就闻到了脂粉味,姑娘们打扮清凉招呼客人。

    “大爷,来玩呀!”

    客人们进进出出,好不快活。

    卢校尉领着一群狱卒进去,正巧花魁在跳舞,朦朦胧胧的红纱,半遮半掩,似露不露,每当有伸展腰肢的动作,就引得客人阵阵欢呼。

    “这届花魁素素姑娘,号称神京第一腰!”

    卢校尉赞叹道:“原本修德坊开了个明月楼,春风楼隐隐没落,结果素素姑娘一登台,魁首无人能夺!”

    冯桥诧异道:“修德坊,那不是国子监、礼部的地界,还能开青楼?”

    “听说东家就是礼部的大老爷!”

    卢校尉说道:“我与刘大人去过一回,怎么说呢,姑娘们美则美矣却放不开,据说是从教坊司采买。”

    “放不开还玩个啥子。”

    众同僚纷纷嫌弃,天牢狱卒都是一群大老粗,很难理解柔弱病娇之美。

    “这你们就不懂了,还是读书人会玩!”

    周易啧啧道:“教坊司都是犯官家眷,于我等来说与春风楼并无区别,然而大人们见的却是昔日同僚妻女。”

    “咦——”

    同僚们纷纷拖着长音,对此表示鄙夷、恶心。

    “小周这么一说,难怪朝中大人都喜欢去明月楼……”

    卢校尉眼神闪烁,显然动了心思。

    说话间。

    老鸨已经扭着胯过来,还未到跟前先躬身道歉:“卢爷,今儿客人太多了,属实挪不开包间,委屈您在大堂坐一坐。”

    “前边带路。”

    卢校尉微微颔首,也不在意真假。

    天牢唯二能随时在春风楼有包厢的,仅刘司狱和老周,其他人都不好使。

    “你是芸娘?”周易尝试问道。

    “呦,这小哥儿看着有些面生,不过模样长的真俊!”

    老鸨手帕半掩着嘴,颇为得意道:“芸娘这个名字,可有好些年没人叫了,小哥儿哪里听过?”

    芸娘。

    这个名字是老鸨最风光,大抵也是这辈子最风光的时候,整个神京城因她而喧嚣。

    风流妩媚,一曲琵琶动京城!

    距今十六年过去,已然寂寂无名矣。

    “我师父曾与我说过,神京城中琵琶第一,当属芸娘。”

    周易笑道:“别的花魁无论是弹琴还是吹箫,不过是与客人做做样子,表明自己不是草包,以提升身家,唯有芸娘为了学琵琶,弹坏了手指。”

    芸娘下意识的藏了藏右手,黯然道:“你师父是老周?”

    周易惊讶道:“确是。”

    “这神京城百万人,都说妾身妩媚,唯有老周赞叹琵琶。”

    芸娘问道:“好些年不见他了,如今怎么样了?”

    “师尊去年就死了。”

    周易言语中略有遗憾,当年与芸娘畅谈颇欢,她确实是个沉迷音律的,只是生的世界错了,否则颜值加技艺定是大众女神。

    二人相交太深,芸娘借着醉意,竟有了赎身的念头。

    周易或许是心有防备,或许是不信任青楼女子,便再也未寻过芸娘。

    “那老家伙是个没良心的,死了也好,我与一些姐妹说过,定然都拍手称快。”

    芸娘面带娇嗔,声音中稍稍有些低沉:“随我去楼上,还有处留给老客的包间,免得你师傅晚上托梦,说我不照顾你!”

    “……”

    周易顿时憾然,当真说二人有深厚感情,那也就是骗骗小孩子。

    春风楼厮混三十余年,期间也遇到了几个感性女子。

    大抵是风尘女子少有能交心者,周易出手大方,说话又好听,且从未看低过她们,才稍稍有那么一丝感动欢喜。

    当真赎了身成了家,经历柴米油盐酱醋茶,周易又多有防备,也难说能过得多好。

    “老周,人不在了,春风楼仍有你的传说!”

    卢校尉喃喃自语,他这辈子最佩服的两个人。

    一个是前司狱,如今的刘侍郎,官场手段、嗅觉已臻化境。另一个就是周易,明明是个送饭狱卒,能让花魁念念不忘。

    二楼包厢落座。

    周易自觉落在末尾,与众人布菜斟酒,又讲了些俏皮话。

    卢校尉暗自赞叹,不愧是老周调教的弟子,寻常人经历刚刚之事,难免心有所得意,少有人能做到宠辱不惊。

    天牢狱卒都是人精,自然能知晓此中微妙。

    霎时间,关系拉近了许多,气氛热烈起来。

    同僚直与周易说天牢中的关窍要旨,明的暗的潜规则,已然彻底又将周易当做自己人。

    “怎么是又?”

    周易望着楼下客人欢笑,花魁舞姿曼妙,瞬息填满了十年空虚。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酒至半酣。

    卢校尉搭着周易肩膀:“小周啊,我看好你呦!京中有什么麻烦,尽管说,莫要因些杂事耽搁了当差。”

    “卢大人,还真有件事颇为麻烦。”

    周易说道:“前几日,我师父的族人来神京,让我将宅子还回去,留给周家后辈继承。”

    卢校尉眉头微皱:“老周还有家人?怎么没听他说过?”

    如当真是周家族人内部事务,卢校尉还不好插手,不说凤阳国以孝治天下,族人宗法在处理遗产方面,还要在国朝律法之前。

    吃绝户,便是这么有来!

    冯桥说道:“我知道一些,老周他爹已经分家了。”

    “分家了!”

    卢校尉顿时有了底气:“既已分家,宗法就管不住,更何况隔了两代。若这都能收回去,那干脆天下姓周的,都让他去收了。”

    众人闻言,一阵哄笑。

    “小周莫要怕事,以你的功夫,再有人上门,直接抓来天牢问话。”

    “多谢卢大人。”

    周易拜托卢校尉插手此事,已经是尝了前身因果,如若再不识趣,明年的枣子、葡萄又能多结些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