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内阁会议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_: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内阁会议

    金钱的力量,在现在社会膨胀到无穷大。

    纵使元婴老祖不要命的宣传,也难以短短一年时间,将宗门传承散播到任意山村。

    金钱就能做到!

    东至大周,西至佛国,北至赤洲荒漠,南至十万大山。

    凡是有人居住的地方,都会见到拉人头的推广员,即使没有网络,录制背诵太玄经的视频上传,也能领到推广金。

    现代社会庞大的人口基数,拥有灵根的人也就更多。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炼出法力,已经无需推广员宣传,他们自发的开始传播仙道、武道功法。

    追求强大的力量是人的本能!

    煌煌大势,如同滚滚浪潮席卷九洲。

    大周禁武令恍如虚设,内阁也不可能违逆民意,至少他们名义上是一张张选票支持上去。

    今天。

    内阁举行全体会议,投票决定一项重大决策。

    按照大周律法,关乎全体百姓的决策需皇帝在场,毕竟是名义上的大周之主。

    明祥帝朱晋坐在会议室最高处座位,看着下方百官、议员争论,如同吉祥物一般面带笑意,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旁边坐着的是皇族供奉卫正,复苏前的武道宗师,也是明祥帝的姑父。

    两人表面听着内阁会议,实则私下里传音说话。

    “这闹的和菜市场般难看,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将那官网禁了。现在遍地都是一气宗弟子,大势已成,连朝廷都忌惮!”

    明祥帝语气中明带有明显的不满,一气宗打乱了皇族规划,没能在新时代拥有明显的引导地位。

    大周朝廷隐瞒灵气、鬼物,不止是内阁的决议,也是所有家族联手推动。

    灵气复苏四年,普通人还在无知无觉的加班,那些上层家族已经紧锣密鼓的准备,或者搜集古法,或者研究新术。

    待到新时代彻底到来,权贵仍然是权贵。

    “他们没有办法阻拦元灵天君,这种老怪的善恶观,和常人不同。”

    卫正说道:“当真惹恼了,施展几道上古咒术,内阁就死绝了。凡人的权势只能压迫凡人,不可能对修士产生任何效用!”

    明祥帝自是明白其中道理,真正让他无奈的就是这个,内阁没有阻止修仙功法传播,已然在事实上选择屈服于修士。

    “皇族的权力远不如内阁,将来是不是得听修士吩咐?”

    “上古时候,不就是这样?”

    卫正说道:“这对于当权者未必是坏事,譬如大乾延绵一千一百年,无论昏君明君都没灭国,背后就是有修士支持!”

    “这确是个方向……”

    明祥帝神色微妙,或许可以借助修士力量,重回当年大周皇朝。

    在修仙者强大的力量面前,凡人所谓的自由不值一提,毕竟在民主和死亡面前,九成九的人会选择苟且偷生。

    “不要妄图阻拦其他人的崛起,修仙问道由天赋绝定一切,天灵根与其他灵根,仿佛不是同一个物种。”

    卫正说道:“当年老夫被先皇收为义子,便是天赋异禀,别人修炼十天,比不过老夫一个时辰!”

    明祥帝隐隐有所悟:“您的意思是?”

    “皇族那么多贵女,平日里锦衣玉食,现在是时候做贡献了。”

    卫正说道:“相信她们也不会拒绝,与一位修士结为夫妇,毕竟仙道有成之后,气质、颜值自然超凡脱俗!”

    明祥帝微微颔首,传音道。

    “多谢姑父指点迷津!”

    皇族只要与足够多的顶尖灵根结为亲家,至少在新时代占了先机,将来上可图谋恢复帝制,下也能保证朱家传承不灭。

    此时。

    内阁仍然在吵,大人物为了利益锱铢必较,为了甩锅竭尽所能,与菜市场为三五毛钱争论半个时辰的大妈没有任何区别。

    经过大半天的争吵,功法泛滥的责任,全仍在了调查局长头上。

    谁让其他人都是百姓选举出来,偏偏局长是内阁任命,放在古时候就是锦衣卫指挥使,天生就是为皇帝背锅的职业。

    “此事责任,我愿一力承担,会议结束后就递交辞呈。”

    局长躬身道:“同时,我愿加入零号实验室,为新式功法的发展做出贡献!”

    “很好。”

    首辅微微颔首,如此责罚足以对外公布,百姓听到调查局局长这般大人物,竟然成了小白鼠试验品,定然拍手称快歌颂内阁公平。

    又对着话筒说道:“功法的传播,已经成为定局!”

    “现在阻止已经晚了,而且朝廷搜集的功法,比不过一气宗。如果真的阻止了,其他八洲修行速度会超过大周,再难保持九洲主导地位……”

    “这是对大周百姓不负责……”

    洋洋洒洒数百字的发言,最后宣布两相决议。

    “开启全民灵根检测,官方掌握修士人数、身份,尝试招募修士为朝廷所用!”

    举手表决,全部通过。

    “加快推进零号药剂,让没有灵根的百姓,也能获得强大的力量!”

    举手表决,全部通过。

    “散会。”

    首辅早就料到这个结果,在开会之前,已经与内阁、议会进行了闭门商议,将利益分配好之后,再进行公开会议。

    会议结束后。

    首辅向明祥帝发了晚宴邀请,言称有要事相商,同时还有当代赤盟的盟主。

    按照现在的叫法,应当是党魁,将来有资格角逐首辅之位。

    一顿极其简朴的晚餐,酒水菜肴不超过万元,让明祥帝很不自在,皇族内部仍然保留当年的传统,譬如百零八个菜。

    即使皇宫已经成为公共旅游景点,皇族花费上百亿,又盖了座布局相似的行宫。

    皇族一言一行皆有规矩,就是为了区分于百姓,保证自身的神秘与高贵。

    “朝廷已经缺钱到这种程度了吗?”

    明祥帝擦了擦嘴,想要唤人端漱口水,才想不起不是皇宫:“皇室可以捐几个亿,用来改善内阁饮食。”

    “朝廷不缺钱,不过那是纳税人的钱。”

    首辅看了眼赤盟盟主,笑道:“新党,赤盟,皇帝,上次大家坐在一起,似乎是很久以前了。”

    “刚刚开会大家就在一起!”

    明祥帝冷哼一声,他自然明白首辅的意思,当年爆发由赤盟主导的革命,主要敌人是开办工坊压迫工人的新兴世家。

    结局却是大周由新党和赤盟,轮流执政,稳坐钓鱼台的皇族成了吉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