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第一百六十一章 白家后人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陈靖练功结束,见周易看书入神,也就没有打扰。

    端着粥碗离开两步,又回头将咸菜碟揣入袖口,躬了躬身离开了庭院。

    清晨至傍晚,夜幕至天明。

    周易坐在院中看史书,反复查阅凤阳末至大乾初,再看到某些熟悉的名字,一瞬间诸般心绪上涌。

    时而怀念,时而欢笑,又或者蓦然叹息。

    直至翻到一册野史,记录的竟然是京中花魁,足足有上百人之多。

    多数是发生过轰轰烈烈爱情,或者留下了什么诗词,亦或者与某位名人有过交集,单纯的艳冠一时反而留不下什么痕迹。

    周易津津有味的翻着,直至末页,见到后记不禁双目瞪圆。

    ——著者姓周名易,本为天牢胥吏,流连春风楼三十余载,号称国朝第一风尘客……

    “贫道小心谨慎数百年,在外从不用真名,元婴老祖都寻不到踪迹,结果让区区书商叫破了身份!”

    周易将书册收起,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春风楼。

    随着乾京昌盛,热闹还超往昔。

    周易化作年轻公子哥,挥金如土,相当逍遥快活,直至年末时候,迎来了延绵数百年的传统。

    选花魁!

    “再过几百年,春风楼就有了千年传承,搞不好后人研究历史,将选花魁当成传统文化发扬光大。”

    周易目光扫过十几位展示才艺的姑娘,选了个最顺眼的打算捧为花魁,当年谨小慎微不敢出风头,如今堂堂金丹真君难道不能拔个头筹!

    “难道这是贫道执念?”

    周易从不去想,此举会不会有损真君脸面,将来晋升元婴、化神也是如此。

    力量永远是护道手段,不能改变周易的任何念头!

    从储物袋中取出大把银票挥舞,将纨绔公子哥演的很是真实,毕竟当年见得多了,随便就能学的惟妙惟肖。

    忽然。

    周易眉头微皱,身形消失在春风楼。

    左拥右抱的姑娘,旁边喧哗的客人,都茫然若失,丝毫记不得有个公子哥。

    楼顶。

    寒风呼啸,将道袍吹得猎雷作响。

    “心血来潮,应有要事发生。”

    周易取出签筒,轻轻摇动,施展小截天术卜算。

    灵签落地。

    一缕信息出现在周易脑海,是枚造型普通的玉佩,中央血红印记很是显眼。

    “精血玉佩,老白后人有劫!”

    “贫道原本还猜测,凡俗中什么机缘能值得真君走一遭,原来应在此处!”

    周易仔细感应,城南方向隐隐有心血牵连,旋即化作遁光消失不见。

    ……

    “杀!”

    “砍死他们!”

    “这里是恶狼帮的地盘!”

    “猛虎帮的小崽子!”

    喊杀声阵阵,几十道身影在黑夜中交锋,刀光剑影,双方都有武道在身。

    “啊!”

    一声惨叫,猛虎帮白岩腹部中刀,劲气冲入五脏,生命迅速流逝。

    鲜血浸染脖颈间玉佩,隐隐显化灵光,护住了心脉。

    轰隆隆!

    璀璨雷光落下,所有交锋的人化作飞灰,遁光裹着白岩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

    五六个或年轻或苍老的修士,来到附近查探,结果只听雷鸣,不见任何轰击痕迹。

    其中一名老道,取出个罗盘法器,探查许久后说道:“法力气息绝不会错,有修士施展雷法!”

    面白无须老者接到一枚传讯玉简,说道:“内侍司刚刚查明,此地为京中猛虎、饿狼帮派交界,双方约定今晚火拼。”

    “定是哪个潜藏散修,施展雷法杀人。”

    说话的是个身披甲胄的汉子,似武将更像过修士,冷声道:“按照宗门规矩,散修无故杀人,必须去仙俸司走一遭!”

    老道摇头道:“那雷法声势不小,瞬间湮灭数十人,偏偏地面连一丝痕迹都不留,如此手段……魏将军抓人前,最好请示过护国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