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第一百三十一章 黑骷魔头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时间一天天过去。

    今日炼得新丹,合该庆贺。

    翌日。

    周易从凤鸣楼出来,索然无味,决心清心戒欲。

    过了几日,

    成功炼制下品飞剑,又去凤鸣楼庆贺。

    “三省吾身,戒色第一天!”

    半月后。

    阵法之道又有突破,继四相须弥、大日神火之后,又将地裂阵融入八门金锁阵。“四阵重叠,合该庆贺!”

    半年后。

    “从今天开始,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天。

    风和日丽。

    周易中品符篆的成功率,又增长了一分,倒背着手在交易区闲逛。

    或是受了什么诅咒,或是命运使然,不由自主的来到了凤鸣楼。

    世道混乱,凤鸣楼的生意也不好。

    掌柜见到周易进门,一脸恭敬谄媚的迎上来:“朱爷,昨儿淼淼道友还说呢,您可有三天没来了!”

    “这就三天了?看来贫道定力颇有进步!”

    周易噔噔噔上了二楼,专属于自己的包厢,推门进去发现不是水多的道友。

    一身红纱的花月真人正在饮酒,斜倚软塌,肤若凝脂,幽幽道:“若非妾身不小心撞见,哪知道苦修闻名的孙道友,还有这份喜好。

    周易在坊市并非施展化形诀,而是普通的变化之术,也只能骗骗炼气期修士,瞒不过神识。

    “修行之道,须松紧有度!”

    “咯咯咯。

    花月掩嘴轻笑,缓缓起身,广阔胸怀一览无余:“妾身经营凤鸣楼至今,第一次见这般有趣的道友,不如坐而论道?’

    周易神识敏锐,感应到细微法术波动,微微垂下眼眸。

    “太老了!贫道喜欢年轻的

    “什么?”

    花月柳眉倒竖,即使女人年岁过了百五,心境再怎么高深,也听不得老字。

    “告辞。

    周易倒不是真的嫌弃花月岁数大,此女放在凡俗绝对是倾城祸水,而是不敢玩免费游戏,附加充值才是真的无底洞。

    话音未落,已经化作遁光逃离。

    “贫道修行至今,逃跑次数不过一掌,其中就有两回是凤鸣楼!”

    花月怒容迅速消失,身形一晃化作红雾消散。

    凤鸣楼三层,布满禁制的暗室。

    六位筑基真人聚在一起,包括玄宙心腹黄旭,闭目等候。

    一团粉色雾气飘来,凝聚身形化作花月,冷声道:“拉拢失败了,姓孙的不为所动。“他会不会禀报玄宙?’

    黄旭担忧道:“玄宙生性多疑手段狠辣,一旦怀疑我等,或许不会大打出手,定然偷偷抓走一个去搜魂。”

    花月说道:“玄宙知晓我主修合欢诀,与他双修过几次,应该不会怀疑什么。

    黄旭眼中闪过一丝嫉恨,说道:“既不知趣,要不要先将这厮铲除?”

    莫曲眉头微皱:“这厮如乌龟一般,不离开坊市半步,双修都要变幻模样。若非花月道友夺了凤鸣楼,恰好发现,连这个弱点都不知晓!”

    旁的道人说道:“多他一个也无所谓,到时候我与罗道友合力,将其诛杀。”

    “如此也好。

    “已经向丹鼎宗打听过,筑基方才四五年,连上品法器都没有。”

    “雷法精妙又如何,联手偷袭,不死也重伤!”

    七人又商议过细节,施展变化之术,隐匿气息混入交易区离开。

    翌日。

    玄宙召集所有筑基修士,来一号洞府议事。

    “前些日得来消息,天魔宫妖人潜藏皇宫,打算血祭京城百姓,炼制魔宝!”

    周易眉头微皱,瞥了眼花月。

    花月面露骇然之色,说道:“师兄,这等残暴行径,务必上报求援。决不能让妖魔得逞,否则宗门颜面大失,散修、凡俗都会人心惶惶。’

    “已经上报本部,然而知晓的太晚,来不及支援了!”

    玄宙摇头道:“大庆京城百万人口,我等正道修士,岂能眼睁睁的看着没于魔头?”殿中真人面面相觑,或低头看酒杯,或抬头看房梁,无一人应承。

    这是赤裸裸的阳谋,大泽坊市不去支援,丹鼎宗丢了脸面,去支援等于踏入陷阱,阵法禁制一封就关门打狗。

    周易眼眉低垂,他是绝对不会去冒险,宁可中途跑路,舍弃小截天术。

    玄宙说道:“诸位道友,我已经请示过宗门,此番解救京城之危,功勋奖励足以兑换真传名额!”

    周易眉头一挑,如此奖励堪称丰厚,真传弟子不止能修行镇宗传承,其子嗣三代之内都能拜入丹鼎宗修行,是为先辈遗泽。

    黄旭年岁大了,闻言心动道:“愿与师兄一道除魔。”

    玄宙微微颔首,对黄旭满意点头。

    有人带头答应之后,余下众人包括周易在内,陆续点头答应。

    “好!事不宜迟,我等现在便去京城除魔。”玄宙说完便化作遁光,向北面飞去。

    花月、莫曲等人隐晦对视,眼底闪过喜色,化作遁光追上玄宙。

    周易觉得此事不简单,好在已经打定主意离开,不急不缓的驾驭遁光跟在众人身后。

    庆国京城在坊市正北。

    九道遁光在天穹飞纵,周易装作不善遁法的模样,与前面距离慢慢拉开百丈。

    飞出坊市百余里,估摸着差不多了,周易正待换方向逃走。

    轰隆隆!

    一声雷鸣,天上乌云汇聚,刮起阵阵阴风。

    七杆长幡凭空出现,通体漆黑,幡面绣着无数狰狞厉鬼,幡尾随风飘荡。

    “阵法?魔道妖人不讲规矩啊!’

    周易暗骂一声,张口吐出精血,整个人化作虚无血影,瞬间遁出三四百丈距离,眼见就要逃出阵法范围。

    “桀桀...恩?好胆!”

    刚刚笑出声的魔头,顾不得说预先想好的狠话,手掐法诀,滚滚黑烟升腾,堪堪挡住了血影去路。

    长幡变幻阵势,垂落无边魔气笼罩天上地下,隔绝阵法内外。

    魔头怪笑两声,双目竟然是碧绿火焰凝成

    “区区筑基初期,也想逃出本座大阵,乖乖让魔魂吞了,还能少受些痛苦!”

    周易气息萎靡,脸色苍白,一副气血两亏的模样,目光扫过阵中众人,身形闪烁落在玄宙身侧。

    玄宙打量黑幡片刻,冷声道:“玄阴聚魂幡!你是鬼王宗的妖人?”

    “还算有些眼力!”

    黑骷从魔云中显化身形,上半身凝成人形,下半身却是虚无黑雾:“本座黑骷,鬼王宗真传,今日斩丹鼎宗真传,扬我魔名!”

    阴煞魔气汹涌浩荡,气息比玄宙还要强上许多,赫然已经是假丹境魔头,距离真君仅一步之遥。

    “半人半鬼,一头道途断绝的废物!”

    玄宙张口吐出一座金幢,悬在头顶垂落神光,将阴风魔气隔绝在外。

    “你这厮奸诈狡猾,表面装作自投罗网,实则暗中通知同门齐聚京城,想着以多打少围杀本座。”

    黑骷嘿嘿怪笑,魂火眼中闪过得意之色。

    “偏偏本座智高一筹,在半路设下阵法,只等你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