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第一百二十五章 须臾百年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筑基期也能打假赛?’

    周易看得迷惑,前几天有场玄镜遇上其他真传,二人斗法之精彩、实力之强大,留影法器在宗门中广为流传。

    今天遇上林玉树,法术软绵绵,法器也不用,实力连三成都未发挥。

    那蛟龙扇虽为顶级法器,然而使用者林玉树实力太差,不可能是玄镜对手。

    这时。

    附近说话声落入了周易耳中,不少人正在议论林玉树,言语间不乏羡慕嫉妒。

    “玄镜师叔也太倒霉了,竟然遇上软饭真人。

    “红玉老祖都传出话来,谁还敢赢他,敢不卖老祖面子?”

    “好羡慕啊!”

    “林师叔是我等榜样,入不了红玉老祖的眼,还可以登上望月峰、妙乐峰!”

    “其他老祖也不是不行,你们可知龙阳之法?”

    这话一出,议论声是瞬间消失,那人附近的同门四散奔逃。

    “???”

    周易满头问号,基本确定了林玉树是一个人,似乎是修行了某种炼体功法,从矮胖丑变成了这般模样。

    红玉老祖是丹鼎宗五位元婴中,唯一的女子,也不知怎么就看上了林玉树,之后官宣结为道侣。

    从那之后,林玉树就得了软饭真人的外号,引得一众同门羡慕嫉妒。

    “还能这样修仙?‘

    周易隐隐有所悟,条条大道通仙途。

    宗门大比后半程。

    数位金丹真君降临,以防斗法弟子收不住手,出现了伤亡。

    周易远远看了眼,化作遁光离去,直奔外务殿三楼。

    萧远疑惑道:“周师弟不等大比结束,再接取除魔外务?”

    “正是观大比有感,与同门师兄差距甚远。”

    周易笑着说道:“唯有不舍昼夜,奋起直追,才有一线希望搏取结丹灵物。

    “师弟这般想法就对了!”

    萧远取出外务玉简,说道:“当年有个姓朱的师弟,也是以散修身份入门,一心躲在思过崖混日子,不思进取,结果死在了魔头手中!’

    周易忍住笑意,神识扫过玉简,发现黑骷魔头的功勋奖励涨到万五。

    “萧师兄,这魔头实力看似不强,怎么功勋奖励这么高?”

    萧远解释道:“黑骷近百年不现身,不知生死,难寻其踪迹,前些年这魔头又害死了同门,所以涨了功勋!”

    “那就选黑骷。”

    周易领了任务,化作遁光离开丹鼎宗。

    十年后。

    炼灵诀第一转成功,周易再次散去道基。

    二十年后。

    周易修行水灵诀,三次筑基,拜入丹鼎宗领取凝神诀。

    半年后,领取除魔外务,离开宗门追杀黑骷魔头。

    又十五年。

    第三次重修,周易发觉道基愈发浑厚,即使挥洒法力加快逸散,散功时间也越来越长。

    仙人洞。

    周易服用第四颗筑基丹,顺利突破筑基境界,掐指算过年岁。

    “转眼又是三十年过去,由于金属性丹药稀少,金光诀重修速度远不如青木、水灵两门功法。

    “自第一次重修至今,已近百年!”

    “此番拜入丹鼎宗,可以领取真龙九变,再从宗门兽苑买一鹰一虎回来修行。”

    苦修百年,周易目光有些沧桑悠远,起身走出闭关石室。

    灵地药田遍布百年灵药,当中有五株千年灵参,在灵参娃娃照顾下茁壮成长。

    血藤妖独占一亩地,常年受造化玉露催生,已经不知长了几百丈长,层层叠叠盘扎在药田当中,生长出许多血红晶莹的灵果

    龟丞相丝毫不见老迈,由于强塞硬灌百年灵参,四肢已经彻底化作人手人腿,成了个背着大龟壳的老头。

    “仙长,您出关了,今儿咱们是不是能吃顿好的?’

    周易睨了这厮一眼,张口吐出山河鼎,滴溜溜旋转化作磨盘大小。

    百年祭炼,山河鼎吞噬无数五金精气,终于晋升上品法器,可惜对实力并无多少影响。

    “上品之后增长愈发艰难,灵宝诀这门炼器之术,并不适合个人炼宝,应是宗门、家族用来祭炼传承千年的镇宗法宝。”

    周易吩咐道:“去捕几条大鱼回来,今晚吃铁锅炖大鱼!”

    “仙长,我这就去。

    龟丞相顿时眉欢眼笑,两撇胡子一颤一颤,终于能换换口味。

    周易闭关重修期间,洞中阵法禁制全开,龟丞相也没办法出入,唯有饿极了方才会啃两口灵参度日。

    数十年不知肉味儿,早已馋的不得了!

    洛水河面,一艘楼船缓慢行驶。

    船头立着五位蓝袍道人,为首的老者白发苍苍,法力最为深厚,已然达到炼气后期。甲板上还有不少锦衣凡人,躬身站在五人身后,恭敬中带有谄媚。

    “东叔,老祖笔记确定無误嗎?”说话的青年名叫贺正,修焉堪堪炼气二层。

    “百年前老祖在洛水斩妖,之后花费十几年时间,未能寻到灵地踪迹,便将此事记下。老祖是何等人物,几近凝丹,既断定洛水有灵地,就一定不会错!”

    白发道人贺东说道:“如今祖地为魔头毁坏,唯有寻到新的灵地,贺家才能延绵下去。”青年贺正疑惑道:“为什么不去大泽坊市?那里灵气充裕,修行速度更快,将来或许能突破筑基,斩杀魔头复仇!”

    “哼哼!丹鼎宗的坊市,那是免费的嘛?”

    贺东冷声道:“平日里只是剥削也就罢了,如今两大宗门斗法厮杀,去坊市就是凭白送命

    “东叔说的不错!”

    旁的贺家修士贺厉说道:“小正修行时间短,还不知那丹鼎宗真面目,或许比不过天魔宗狠毒凶残,对散修压榨却是丝毫不差。”

    “没有散修辛苦种田,哪有宗門弟子的逍遥自在!

    贺东肃声道:“散修家族想要延绵下去,必须寻得一块灵地,你们可听过见过坊市中出现家族势力?”

    贺厉点头道:“坊市对散修防范极严,唯恐哪天出现个天骄,一路晋升金丹元婴,打破丹鼎宗在云洲的绝对统治。’

    贺正听叔伯议论后,对丹鼎宗再无任何好感。

    更何况家族灵地破灭,究根结底还是丹鼎宗先行挑衅,以致天魔宗南下入侵,贺家遭受两大宗门争斗余波。

    船上凡人听几名修士说话,什么灵地宗门,什么金丹元婴,個个面露艳羡神色,只得痛恨自己没有灵根。

    这些人是贺家在凡俗的族人,由于族中修仙者世代不绝,数百年来享尽荣华富贵,再维系四五百年就可以称为千年世家。

    这时。

    水中飞出一道人影,落在船头说道。

    “东叔,附近水底有法力波动,似是水族妖气,应该离的不远!”

    贺正闻言大喜,取出一杆湛蓝长幡,幡面绣着条独角黑龙。

    “天不亡贺家,那水妖定知晓灵地所在。我等一齐下水追踪,有老祖所留符篆、法器,纵使炼气后期的妖族也能轻易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