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狂兵

都市狂兵 第两千四百一十五章 结束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好啊!那我出两个亿!”

    可就在这时,墨武忽然开口!

    “切,最看不惯你们这种!”

    “明明都是一伙的,还在这儿演来演去的,也不知道给谁看的!”

    “想诱骗其他人叫价吗?”

    “好,老子就当受骗了,收了行吧!”

    “16号包厢的这位先生,您今天是存心找茬的吗?”即便是郑耀光,脸上都不禁冷意浮现!

    被墨武这么一带节奏,指不定真有人会信了29号是在给自己家当托,故意压价,诱惑其他人加价!

    “郑先生您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是托、我跟您公子有点过节,刚才确实有开点小玩笑的情况,我承认了!”

    墨武冷喝!

    &nbnao.sp;“可是,您公子跟29号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在场众人,都有见证,我说你们是一伙的,不冤枉吧?”

    “你……”

    “再说了,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开始加价了,已经如了您的愿,您不应该高兴吗?”

    “可是你刚才说了,你没钱!”

    “我那也只是没有两亿五千万,没说不够两个亿啊!”

    91xianfeng.“我身上加起来,刚好两亿四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不行吗?”

    “你……”

    “姓了郑先生,赶紧敲锤吧!别在试图证明29号不是托了,除非他加个价,不然根本证明不了什么的!”

    “可恶!”郑耀光心中满是窝火!

    墨武这话一出,如果29号不加价,必定坐实了29号是自己托的真想!

    要是29号加价,这小子很可能放弃,让29号多出一笔钱!

    简直是进退都想坑一个!

    虽说他很想见到后一种情况!

    但是一想到这种被人玩弄在鼓掌的感觉,心中便有些不是滋味!

    “郑先生,您到底什么意思?”就在郑耀光犹豫之间,墨武却毫不客气的开口,“现在已经没人竞价了,您要是愿意卖就赶紧敲锤,要是不愿意卖就说一声,我立即掉头走人,在这儿耗着,算什么情况!”

    “哼,我开拍卖行的,自然是愿意卖的!”郑耀光只得咬牙,“两个亿一次,两个亿两次,两个亿三次!”

    “等会让!”可就在这时,29号包厢的海德柏却忽然再度开口,“我出两亿五千万!16号包厢的先生,你要是出的比这个高,我就让给你!”

    “那就算了!我刚才说过了,我身上,正正好好两亿五千万缺一块!”墨武极为爽快的放弃,“所以归你了!”

    “多谢!”

    “客气!”海德柏面无表情的开口,“不过这位先生,好心提醒一句,你今天得罪的人恐怕有点多,回去的路上最好小心一点,不然的话,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海德柏语气之中,明显有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抛开答应郑秋元的事不说,正常拍卖,因为墨武的飙价可让他出了不少的冤枉钱!

    即便这些钱中,有一部分会变为回扣,悄悄流入他的私人账户,让他获利!

    但是表面上,他自然的让别人知道,他对于墨武的飙价,是心存怒意的!

    更何况,对于如此一个敢削黑暗联盟脸面的他,他必须让对方付出代价!

    不然的话,回去之后,他未必好交代!

    “多谢提醒!”墨武自然毫不在乎,“我也提醒29号包厢的先生一句,今天整场拍卖会,就你拍的东西最多,回去的路上最好也小心点,不然的话,万一丢了,损失可就大了!”

    “那你放心,我既然敢拍下,就有本事安全的把东西带回去!”海德柏极为自信!

    “如此甚好!”

    墨武应完,便不再说话,收拾了一番,准备离开!

    “顾小姐,过会儿借我辆车!”

    “怎么?墨先生这就要走了吗?”眼瞅着拍卖会已经结束,一想到墨武便要离开,顾月朗神情之中,竟然止不住的多了一股没落!

    &nbycmcxw.sp;  “当然不是,走之前怎么说也得带着顾小姐一起,把今天拍下的东西,捐给政府!只不过过会儿恐怕会有不开眼的家伙想找我茬,我得带他们练练去!”

    “原来如此!”听到这话,顾月朗脸上,隐隐闪过一丝兴奋,“墨先生介意带我去见识见识吗?”

    “介意!这种场合,顾小姐你还是别去的好!”

    “你……”顾月朗有些兴奋,“不带就算!”

    ……

    另一边,满蓝笑容的宣布拍卖会结束之后,郑耀光才转身下台!

    而刚刚离开众人的目光,他脸上的笑容,便瞬间冰冷了起来!

    “爸!”看到郑耀光这般神情,郑秋元有些紧张!

    “废物!”郑耀光忍不住低喝了一句,“说话之前怎么就没动动脑子,想想自己是在什么地方?”

    “爸我错了!”郑秋元紧张更盛,“我也没想到那小子竟然如此奸诈,一不小心所以才……”

    “行了!”郑耀光冷喝着打断,“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记住,无论如何,都必须让16号包厢的那小子,为他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爸您放心,那小子的身份我已经摸清,是顾月朗的一个不知哪来的朋友!”

    说到这儿,郑秋元脸上不禁涌出一股嫉妒和怨恨!

    “我已经跟海德柏说好了,过会儿就让他帮我们出手,解决那小子!让这些境外的家伙的出手,免得我们麻烦!”

    “这倒也是!记得,干的漂亮些!”

    “明白!”

    ……

    没过多久,海德柏一行,便已经将自己拍下的东西精心装好,安排人小心翼翼的抬着,对着门外而去!

    “海德柏大人!”郑秋元立即满脸堆笑的追了上去,“海德柏,之前您答应我对付那小子的话,还作数吗?”

    “当然!”海德柏冷喝,“我说话向来算话!”

    “海德柏大人!”亚克力立即开口反对,“我们现在手握如此多的重保,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目光正在偷偷的盯着,实在不宜节外生枝!”

    “有什么不宜的?大不了就让郑少爷帮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先把我们的宝物看管一下子,我就不信,在平城,还有谁敢对郑家下黑手!是吗郑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