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家有媳妇待签收

重生八零:家有媳妇待签收 第166章小两口谈情说爱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行啊,你要是想去,明天我就腾时间陪你去看看。”储六月虽然心里并不赞同他的想法,但是嘴上还是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她知道,他心里现在肯定很敏感,如果她不赞同,或者劝说的话,只会给他心里增加更多的心理负担,而且还会让他没有自信。

    这个时候,他需要的是支持。

    贺晏之颔首。

    储六月又观察了一下他的反应,见他情绪好像不是那么好,只怕是免不了要胡思乱想。想叫他别乱想的,又担心伤到他自尊,什么都不说吧,又怕他钻牛角。

    原本她最担心的就是怕他听到一些闲言碎语会想不开,会钻牛角,但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的乐观,幽默和细心,她都看在眼里,也不再担心他会想不开。

    但是再乐观的人,也经不住一次次恶言攻击。

    储六月忽然想起来一件,兴许能说服他放弃教书这个念头。

    “不过我可提醒你啊,这眼看就要收麦子了,学校农忙假好像不少天呢;而且这农忙假结束,差不该放暑假了,你这…是不是去的不是时候呀?”

    “…你是当我没上过学?”贺晏之黑着脸。这种最基本的问题,他当然有考虑到。但是他算过了,

    除去假期,大概还能上一个多月的课。

    “我当然知道你上过学,而且上的还是大学;我就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储六月还担心一个问题,这眼看就要放假了,学校还会招手老师吗?

    如果不招收的话,岂不是对他打击更大。

    只听贺晏之道:“我算过了,大概还能上一个半月的课,总比待在家里强。”

    是男人都不能忍受被人骂‘吃软饭’,但是他现在的状况,明明又是在吃软饭,还拖累家里人。

    “随便你吧。”储六月无所谓的说道:“你要是出去工作了,大不了我一个人累一点,苦一点,实在不行,我就熬个夜,反正你高兴就好。”

    贺晏之蹙眉,“我怎么觉得你这话里的幽怨那么重呢?”

    “是么?我有幽怨吗?”储六月装痴卖傻。

    贺晏之被她逗笑了,“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不都是一个人忙的么?”

    “是啊。”储六月点头,然后又道:“但是那个时候做的量少呀。一天就两三百个,甚至更少。可是现在我一天至少要做七百个才够卖。而且明天还要给杨老板和洪老板那边也送货过去,如果他们那边要是吃中的话,没准以后也要订货;到那时,我可能就要晚上熬夜做了。”

    储六月这么说,一部分是想打消他出去工作的念头,另一部分,也是希望他能帮帮自己。哪怕是剥个鸡蛋,烧个火,她也可以做点别的。

    但又不好直接叫他在家帮忙,所以只能把自己说的可怜一点,让他心甘情愿留在家里帮忙。当然,

    如果人家不心疼媳妇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事实上,我也帮不了你太多。”贺晏之觉得有些惭愧。每天看她忙的不可开交,他内心也很过意不去。

    “怎么帮不了?”储六月自问自说:“你每天又帮我数鸡蛋,又帮我剥鸡蛋,还帮我烧火,我需要给人家做菜的时候,你还能帮我杀鱼,清理海贝…你知道你做的这些能帮我节省多少时间吗?我不夸张的说,至少省下小半天的时间。”

    储六月说的一点都不算夸张。首先,每天数几百个鸡蛋就是一件非常浪费时间的事。其次就是烧火,剥鸡蛋。

    她不怕苦不怕累,就怕浪费时间。

    贺晏之低笑,“所以,你这是在变向的向我表达,你不赞同我去工作?”

    “当然也不是啊,毕竟贺大学生前途似锦,我可不敢耽误。”储六月这话里是夹针带刺的。

    贺晏之重重定了她一眼,“那你到底是希望我出去工作,还是希望我留在家里帮你?”

    “那你先回答我,是不是我希望你干嘛,你就干嘛?”回头她说希望他在家帮自己,他又不愿意,那多没面子。

    “当然不是。”贺晏之回答干脆又笃定。储六月闻言,笑脸立马拉了下来,正要在心里吐槽他的时候,又听贺晏之开口,“万一你希望我再取个媳妇,我肯定不带干的。”

    “…”储六月翻了翻眼,表示超级无语,“贺晏之同志,再取个媳妇的好事你就甭想了,想点现实

    的吧。”

    “现实的…”贺晏之想了一下,“争取早点不用吃软饭。”

    虽然他是开玩笑说的,但是储六月心里还是微微一恸;甚至能从他那双深邃的眼底看穿到他的内心,那里有伤口,深深浅浅,触目惊心。

    “你还真把姓钱的那话放在心上啊?”储六月面上的笑痕敛了敛,“我可告诉你,在你媳妇没嫌弃你之前,你不许嫌弃自己。什么软饭硬饭的,只要咱自己吃的香,吃得饱,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去。”

    储六月在外风言风语听得多了,不过,她还真没把这件事放心上。主要是,贺晏之的腿只是暂时这样,又不是一辈子站不起,所以她懒得去理会。

    贺晏之听了这话,心里不感动是假的。尽管爷爷跟他说过这个媳妇不错,他也不过以为老人家是在安慰自己。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能娶到这样一个明事理;在他这种情况下,她还能鼓励他,安慰他,甚至不离不弃。

    贺晏之忽然伸手,把她抱过来坐在自己腿上。储六月惊了一下,本能的想站起来,但是他手臂很有力的箍在她腰上,不让她动弹。储六月反抗无效,只能乖乖坐着。

    贺晏之把玩着她的麻花辫,“万一我的腿这辈子站不起来…”

    “不可能!”储六月打断了他的话,语气异常坚定,“医生都说了,你这腿伤的不严重,回头动个手术就行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的站不起来,大不了我做你的腿好了,反正你去哪我就跟着去。

    ”

    贺晏之扬唇,充满阳刚之气的脸色,绽放出溢彩斑斓的笑容,很好看。好看到让人沉醉,让人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