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一百七十三章 酒不醉人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也许是因为长年没喝过酒,慕容轩竟一时忘记了酒的性质,再加上山里酒经过长年累月埋在地下发酵,这才使得酒性比市面上卖的更为烈些。

    慕容轩一时高兴,仰头猛喝一口酒,刚一下肚,顿时感到肚内如四海翻腾,差点要吐出来,脸也涨的通红。

    潘擎苍见状,连忙伸手在他后背轻轻拍了拍,这才好受些。

    过了好久,慕容轩才缓过来,叹了口气道:“小猴子,看来为师是真的老了,连酒都喝不了了。”

    “师傅,您有所不知,山里人酒太烈,您要慢慢喝,才不会难受。”潘擎苍一心想让师傅恢复自信,见他沮丧,连忙安慰道。

    “真的?好!为师听你的,再喝一口试试。”

    慕容轩听潘擎苍说完,一时不再尴尬。

    笑了笑,才又拿起酒壳,尝试着小喝一口,这次果然好受一些,更闻到了酒香。

    过了一会,他伸出出,将酒递向潘擎苍,一时感叹道:“酒真是好东西啊!来,小猴子,你也陪为师喝一口。”

    潘擎苍刚要去接酒壶,哪知酒壶不知怎么回事,飞到一半,竟然换了一个方向,眼看就要落地。

    他这才知道师傅是在用“摘花飞叶手”手法考验自己武功。

    他想也不想,就那样坐在地上,平平移了过去,也使出“摘花飞叶手”中的手法,顺手一抄,便在酒壶落地之前稳稳的拿在手里,酒壶虽然翻了一个身,可却连一滴酒都没洒下来,这一招当真用的,不仅快而且稳,这正是当年慕容轩教给他这套手法时的要决重点,现在他已经练的炉火纯青,青出于蓝。

    “好!”

    慕容轩竟似亲眼见到他接酒壶一般,大叫一声好,显然对这次的考验结果很酒意。

    “师傅,徒儿献丑了,敬师傅一杯!”

    潘擎苍喝完一口酒,竟也用摘花飞叶手手法,平平将酒壶扔了出去,酒壶到了慕容轩的跟前,突又平平上移了半米之高,斜斜的从酒壳里流出一些酒来,竟似倒在水杯里般。

    庄梦蝶二人眼见那酒就要撒在地上,却不想慕容轩刚好抬起头来,张开了嘴巴,“咕咚”几口将酒喝了下去,那酒壶竟又平平的飞回到了潘擎苍手中。

    “好!没有想到为师这套手法,如今到了你的手中,竟有此等威力,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一蓝,为师感到很是欣慰。”

    慕容轩亲自感受到潘擎苍竟有此等功力和手劲,似乎大出他的意外。

    他自教潘擎苍己学武以来,便很少夸他。

    如今夸来,竟是如此自然,不由连自己也惊叹自己再次遇到徒弟会有如此大的改变。

    “呵呵,要是世上所有人都像你们师徒二人这样喝酒,怕是酒没喝好,人都已经累死了。”

    庄梦蝶见他二人喝酒便喝酒,还弄出这么多名堂,一时心直口快的笑道。

    “蝶姐姐”

    小红见庄梦蝶说出此话,生怕慕容轩生气,连忙提醒道。

    “哈哈,蝶姑娘当真是心直口快!不错,你教训的对,这样喝酒的确很累,不光喝不尽兴,反而会累死人,小猴子,你将酒壶递过来,为师今日要好好喝个痛快。”

    慕容轩不仅没责怪庄梦蝶,反而大为赞赏道。

    “师傅,您老人家身体尚未康复,还是少喝点为好,多了伤身!”潘擎苍连忙将酒壶递经慕容轩,又担心他的身体,小声提醒道。

    “什么您老人家,我老人家的,为师很老吗?你不要担心,这点酒,还醉不倒为师。”

    慕容轩知道潘擎苍担心,可他今日高兴,也不在意,接过酒壶道。

    “是,师傅!”

    潘擎苍自幼便有些怕慕容轩,很听他的话,如今见他如此,连忙正声答道。

    “好!”

    慕容轩喝了一口酒,便大声赞道。

    慕容轩毕竟长年不饮酒,自然不胜酒力,一小壶酒还没喝完,人却已经醉倒在地。

    潘擎苍生怕他着凉,连忙扶他进了石洞里休息。

    待一切弄好之后,潘擎苍又开始调息身体。

    他自得了吴明的几十年功力,如今这些外伤对他来说,已不再是什么大问题,没过几天,身体便已无恙,内力也完全恢复了。

    他知道是时候为师傅疗伤了。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