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一百十九章 神秘庄园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潘擎苍想到庄梦蝶已死,苏州再无留恋,留着也是空伤悲,索性离开此地为好。

    刚走到街市一个转角之地,却见一个小乞丐站在巷子里,正向他招手示意。

    他朝四周看了看,发觉并无他人,这才明白原来小乞丐是在叫自己。

    迟疑了一下,想想自己左右无事,便跟着小乞丐进了巷子。

    潘擎苍仗着艺高人胆大,一脸疑惑的跟着小乞丐走了一段路程。

    直到巷子深处,小乞丐才停了下来,转身对潘擎苍道:“请问,阁下可否是潘擎苍潘公子?”

    潘擎苍观察着小乞丐,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自己的姓名,心中虽觉奇怪,却只好点头承认了。

    小乞丐落实后,这才抱拳笑着道:“潘公子,有人想见你一面,让我在此处候你,凡请你跟我走一趟,说有要事相商。”

    “请问这位小兄弟,不知是何人想要见我?”

    潘擎苍听完小乞丐的话,越发奇怪,寻思这整个苏州城,自己只认识庄梦蝶一人,如今她已香消玉殒,这城中再无人认识自己,却又不知这想见自己的到底是何人,又怎么知道他今日会在此出现,亦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当下心中甚是疑惑。

    “这个还请潘公子不要问,因为小人只是忠人所托,其它一概不知,你只须跟着我一起走,待见到对方,自然便知晓一切了,请!”

    小乞丐似乎早已猜到潘擎苍要有此一问,像是准备好答案般,流利的说道。

    听完小乞丐的话,潘擎苍想想也是,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示意他在前面带路。

    此时刚到下午,两人顺着巷子,左转右转,七拐八拐,也不知转少个巷子,拐了多少道弯,待到天黑时分,小乞丐这才在一处小门外停了下来。

    潘擎苍看这小门,所处位置极其隐蔽,再瞅瞅四周,似乎已到了郊外,顿时一种神秘感上了心头,心里着实一点底都没有,却不知相见自己的人,到底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布谷……布谷”

    小乞丐在门口停了下来,轻轻叩了三下门,又学了两声鸟叫。

    片刻后,门从里面开了一条缝,露出一个少女的头来,手里举着一个灯笼,照了照小乞丐,又照了照料潘擎苍,小声问道:“来者可是潘擎苍潘公子?”

    潘擎苍借着灯光,从门缝里打量一下这少女,见她身着紫色衣服,外表清秀,大约有十六七岁模样,面相中自然透着一股灵气,尤其上圆圆的脸边各长着一个浅浅的酒窝,越发增添了一丝可爱。

    光凭长相,便已有了几分好感,再听声音,自又增加一丝信任,见得她问,连忙笑着点了头,抱拳道:“不错,在下正是潘擎苍,不知姑娘相请有何见教!”

    紫衣少女确认潘擎苍的身份,这才打开门,伸手给小乞丐一些碎银子,那小乞丐道了谢转身跑了。

    紫衣少女这才又道道:“潘公子,请你的是我家主人,他此刻正在屋里候着,麻烦请跟我来!”

    说完待潘擎苍进了院,重新关上门,这才提着灯笼在前面带路。

    潘擎苍一入小院,刚走了几步,便已发觉这非普通人家,只见院里亭台楼阁不计其数,座座别致而小巧,所用材料均是上好的汉白玉石。

    院里到处种满奇花异草,此时正怒自开放,芬芳四处。

    而楼与楼之间,均是靠着一座座石桥相连,水榭下是荷池,在无数盏灯笼的照射下,显得清澈而富有情调。

    借着灯光,可以看到河池内数不尽的大红金鱼正欢快的相互嬉戏,而水池内中央皆座立着一堆堆奇形怪壮的假山奇石,每一块造型各异,有的像高空中的雄鹰,正展翅翱翔,从嘴里喷出水里,源源不断流入池水中;

    有的酷似天宫众神参佛,这些石神,或站或坐,或笑或哭,神态各一,都围在最中间一个大神面前,似是在凝神听课,而在神石之间的石头上又雕有白鹤数只,或飞或停,或站或跪,或争食小鱼,或相互恩爱;

    有的假山似是仿名山而造,只是比例不同,各有千秋,每座假山之上,又有流水,阁楼,绿树青松环绕,让人看去,不觉心旷神怡,仿佛不知不觉已至身于名山大川中。

    潘擎苍跟着紫衣少女一路走来,仿佛如进了皇宫般,他实在不敢想像在这苏州地界,竟会有如此大家,真可谓是富甲天下,财可敌国。

    他越来越猜不透,这家主人到底是何来历,到底又是为什么想见自己。

    显然,这家主人,如此排场,不是达官贵人,但是商殷富豪。

    直走大约一盏茶工夫,紫衣少女带着潘擎苍走进一座高大雄伟的假山旁边。

    潘擎苍一时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哪知还未开口,却见紫衣姑娘在石壁上轻轻按了一下,顿时石墙轻轻朝两边移开,隐于两边凹进去的石壁里面,露出一扇门来。

    潘擎苍万没料到,此门竟藏的如此隐蔽,一时惊的目瞪口呆,寻思若是自己,怕是围着这院子,找一辈子也找不到这个门的。

    潘擎苍跟着紫衣少女进了石门,顿觉一种耀眼光芒直射入眼,再一细看,只见石洞四周可谓金碧辉煌,四周凳子上,都铺着豹皮之类的东西,其奢侈程度让人无法形容。

    一时间,不由呆住。

    就在潘擎苍呆住瞬间,身后石门已缓缓关闭。

    潘擎苍心里暗叫一声:“不妙。”

    回头想要退出石洞,显然已经不能,只能暗怪自己太大意,若是碰坏人,此时自己岂不是叫天不应,叫地无门,纵有天大的本事,却也难逃脱。

    紫衣少女见他面露惊慌之色,连忙笑着安慰道:“潘公子请放心,您是我家公子请来的贵客,奴婢断然不敢有伤害之心,请您在这此稍等片刻,容奴婢去禀告我家公子。”

    潘擎苍见心思瞬间被紫衣少女猜透,一时面上露出尴尬之色,自我安慰道:“既来之,则安之,先看看情况再说。”

    于是索性放宽心,笑着答道:“姑娘请便!”

    紫衣少女这才将手中灯笼吹灭,挂在墙上的一个角落里,又轻轻拍了拍手,这才退了出去。

    这时从大殿座位旁的小门,走出一个岁数与绿衣女子相妨的蓝衣少女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摆着一个茶杯。

    潘擎苍就近坐在一张红色凳子上,这时蓝衣少女已将茶端了过来,放在茶几上,并朝潘擎苍恭声道:“公子,请用茶!”

    声音同样悦耳,说完便退到一边伺候着。

    潘擎苍微微站起身,向蓝衣少女说道:“有劳姑娘了!”

    这才又坐了下去,端起桌上茶杯,揭起上面盖子,顿时一股茶香,飘散开来。

    这茶显是新沏的,上面正冒着热气。

    他自幼住在深山,曾跟随师傅一起采过茶,多少也懂些茶道,知道这乃是上西湖龙井,市面上甚是难买,很是稀罕。

    此时他正口渴难忍,本想品尝两口美茶,想了想却又盖上盖子,慢慢放在桌上。

    蓝衣少女见他不喝,似有不解,连忙问道:“公子可是嫌弃这茶不好?入不得口,要不奴婢在给您重新换上一盏?”

    潘擎苍见她误会,连忙笑道:“这倒不必,茶是上好的西湖龙井,而泡茶所用之水也是上好的山泉,水的温度更是不高不低,正适宜泡茶,所以茶色才显得如此葱绿、清香,茶在杯中如出水芙蓉,栩栩如生,由此可见,这茶定是味道甘美,泡茶之人,定也是茶道高手,会懂得享受生活之人。”

    蓝衣少女恭敬的听潘擎苍说完,这才眨了眨眼道:“那既然潘公子说的这么好,为什么只是闻了闻,却又放下不喝呢?”

    潘擎苍又看了看桌上的茶,叹了口气道:“唉,不是我不想喝,只是品尝这种高贵的名茶之前,一般需要斋戒沐浴,否则这世俗之气,一旦入侵断然会玷污了茶的清香,那岂不是罪过?”

    “呵!呵!呵!”

    潘擎苍话刚说完,蓝衣少女已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想不到潘少侠不光剑法了得,武艺超群,而且还是一位难得的茶道高手,为人更不缺乏幽默感,真是失敬失敬!”

    她边说边抱着拳头,算是行礼。

    “不敢,不敢!”

    潘擎苍也连忙回敬道。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