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一百十三章 惊闻恶报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潘擎苍又招呼店小二续上了一壶酒及一只烧鸡,继续为那老者添满了酒,这才笑着说:“唉,当今这个社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多着去了。今日听老人家一席话,当真胜读了十年书啊!来,晚生敬老人家一杯,你再跟我讲讲这柳家庄一些奇闻轶事,也好让我开开眼界,长长见识。”说完便举起杯子,朝那老者示意。

    老者端起桌上的杯子,眯缝着小眼,露出一嘴黄牙,笑着道:“好说,好说。”说完便又一饮而尽。

    潘擎苍见那老者喝完,自己只是像征性的喝了一点,便又放下杯子,替那老者添满酒,并招呼他吃菜。

    老者笑着用手撕了一个鸡腿,咬了一口,又道:“要说这柳家庄,那来历可不简单,自从十几年前突然搬到这里,这里顿时热闹了许多。据说庄主庄玄彤与黑白两道的关系都好的很,庄上更是常常有些江湖朋友拜访。就是前些年,抓梅花大盗那阵,庄主还曾经亲自为他的爱女举办了一场轰动武林的“比武招亲“大会呢。好家伙,那可真是大场面啊,宴席足足摆了三天三夜,白天擂台比武,晚上喝酒庆祝,人山人海,好不热闹。不瞒你说,那时候,我也有幸在里面吃了好几天呢,这机会怕再也没有了啊!”

    老者说完,仍下手中啃剩下的鸡骨头,啧巴了几下嘴,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噢,那庄玄彤还有个女儿?长的怎么样?比武招亲后来被那个小子得了便宜?”潘擎苍见此,连忙又撕了一个鸡腿放在老者面前,装着轻浮的样子问到。

    “有,当然有了!要说柳家庄的那个小姐,你还真别说,那可算得上是咱江南地界数一数二的人了,模样俊俏那是自然,还会得一身好武艺,能文善武,人见人爱啊!就说那柳家庄的大弟子武通博,那也是个大有来头的官宦子弟,好多人家的姑娘都想跟他,可人家硬是看不上,倒是天天缠着她,她都没有正眼看过他几眼,你说这小妞够味不够味?唉!只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啊!个中原委,不说也罢。”

    老者见到潘擎苍一听到这庄家小姐的事,便双眼放光,以为他也是同道中人,便连忙嘻笑着将那庄梦蝶狠夸了一番,末了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似乎不愿透露。

    潘擎苍此行的目的便是要寻到庄梦蝶,眼见话都到了老者嘴边,却又被他随着鸡骨头咽了回去,心中不免有些遗憾。他连忙又招呼小二再上了一盘酱牛肉和一壶上好的花雕酒。

    果然,有了好酒好菜,那老者便又开口说道:“小侠,你或许还不知道,自从那次比武招亲,听说被一个长相奇丑的年轻人摘得花魁之后。第二天,便有传言说那小子命短,好像当晚就被梅花大盗给杀了,紧接着就有传言说庄家大小姐为了避嫌,被她父亲送到亲戚家暂住去了。这一住,却不想整整三年,直到半年前才被接回来,那知道前天一场大火,硬是活活的被大火给烧死了,可惜啊!如花似玉的一个大姑娘,被官府抬出来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了,唉!”

    “叮当”一声,就在老者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潘擎苍攥在手中的杯子,顿时被他一用劲给捏的粉碎,鲜血立刻从他的手里流了出来。

    老人一看,连忙放下筷子,问道:“小侠这是怎么了?莫非老朽说错了什么话?”

    “不,不怪老人家,只是我突然听到庄家小姐这么一个大美人落得如此下场,不觉有些可惜,一时失控罢了。”

    潘擎苍见自己失态,为了不引起老者的怀疑,连忙擦拭了一下手,故做轻松的笑道。

    “唉,我说小侠怎么了?敢情是为庄家小姐可惜啊!只是可惜的又何止你一人呢?她这一死,不知道江南有多少世家子弟,要为之捶胸顿足了啊!”老者听后果然不再怀疑什么,不由轻叹了口气道,口气中似乎也有着说不完的遗憾。

    “只是不知,这庄家为何会遭此大难?又有什么狠心人下得了如此毒辣的手段,要将他们一家赶尽杀绝呢?”潘擎苍又让小二换了一盏杯子,先给老者赠满,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继续问道。

    “唉,这哪有人知道呢?外面传言说是因为柳家庄抓了梅花大盗,这才遭到他的同伙报复。”

    老人此时连续喝了三壶酒,早已是满面红光,兴奋异常,言语之中也再无顾虑,说到这里连忙朝酒馆四周看了看,这才压低了声音继续道:“我听说是因为得罪了“断刀门”,所以才被惨遭灭门的。”

    “断刀门?老人家这是什么帮派,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

    潘擎苍头一次听到这个门派,不由心中一惊,又见那老者说话小心,不禁有些好奇,也小声问道。

    “嗨,我说你这小侠,亏你还是行走江湖,靠吃镖局这碗饭的,怎么连断刀门都没有听说过?当真是孤陋寡闻的很。不过这也不怪你,这断刀门乃是江南最近刚刚兴起的一个帮派,听说帮内高手如云,喜欢到处做些惩奸锄恶,抱打不平的事,只是帮规严格,行动隐蔽,至今也很少有人知道。我也是听我那在衙门里混饭吃的女婿说的,还听说这些人专门跟朝廷作对。就连朝廷都下了密旨,要派兵围剿呢,只是苦查不到“断刀门”的老巢,官府这才无可奈何。”老才说完这些话,竟似已经醉了,顿时爬在桌上,打起了呼噜。

    潘擎苍叫了他几句,却发觉他当真醉了,便付了酒钱,出了酒馆。

    再次来到柳家庄残垣断壁前,发现围观的人已经被官兵哄走了,站了片刻,他也只好悻悻的离开了。

    此时,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孤独和痛苦,接二连三所发生的诡异事件,让他隐约感觉到了一丝恐惧和胆怯。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