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一百零八章 浴血奋战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潘擎苍眼看着这些官兵越集越多,心中又牵挂着兰儿和那小乞丐,不知道她们是否走远,所以只能先拖住这些官兵。

    一时之间,双方也都僵持在那里,那群官兵人虽很多,但却忌惮潘擎苍手中的长剑,也都不敢轻易乱动,只是偶尔冲上来一两个,却立刻会被潘擎苍杀退。

    为首的一个官兵见久攻不下,便悄悄的朝身边一个拿着大刀的官兵嘀咕了几句。那官兵听后,便看了一眼潘擎苍,转身离开人群,快步走了。

    潘擎苍看到他二人嘀咕,却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寻思那离去的官兵必定是去搬救兵,不由心中有些着急,他刚要上前将那逃走的官兵追杀,以绝后患,却不妨后面被一个官兵挺着长矛从衣服边缘刺了过去。顿时衣服破了一大块,幸好没有伤及皮肉。

    潘擎苍看着胸前破损的一块衣服,不由勃然大怒。他转过身去,双眼紧瞪着刺自己的人,径直走向了他。

    那官兵一看他只盯着自己一人,其它人也不管,顿时有些害怕了,朝周围大叫了一声道:“兄弟们,上啊!”声音却有些颤抖,脚也只顾朝后退。

    潘擎苍等他喊完,便一跃而起,一剑自他前胸刺入,后心刺出,露出剑尖,鲜血喷的满脸都是,他却也不管。

    其它官兵见此神勇,顿时有些后怕,纷纷想要后退,却又听那带头的一声令下:“退后则斩。”就只好又拿着武器硬冲了上来。

    潘擎苍正待拔剑去阻挡那些兵刃,却不想长剑竟然卡在了那死去的官兵两条胁骨之间,一时无法拔出。仅这片刻时间,腿部已被砍了一刀,顿时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他怒吼一声,索性不去拔那剑,而是将剑直往上挑,顿时将那官兵硬生生的从中间挑成了两半,肠子,内脏,鲜血,撒了一地,其它官兵刚要上前,此时见他这架势,只好又退了回去。

    潘擎苍却不理会这些,看也不看,一剑自身后斜挥了出去,顿时又听到有官兵应声倒地的惨叫声,受伤的腿却因为用力,再也支撑不住,跪了下去。

    这下那些官兵,就算是用剑从后面顶着,也再不敢上前了。

    潘擎苍此时已然身受几处伤,尤其是腿部的伤,几乎可以看到骨头,正钻心的痛。他仗着手中的长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脸上一脸的血却又不去擦拭,模模糊糊中看着周围那些用兵刃对着自己的人,似乎那么熟悉。忽又想着自己一生的遭遇,从小孤苦伶仃,受尽千辛万苦的折磨,学好了武功,却又要时常过着刀口填血的日子,几度险些连性命都要失去,到头来竟落得个被逐出师门,心爱的女孩也不知所踪的下场。如今自己又惨被围困,性命瞬间不保。这难道就是他的人生,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呢?这样的人生,只是无穷无尽的痛苦与折磨罢了。此刻,他甚至有些妒忌庄大姐的一家。她虽然是乡野村人,但却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天天在一起,纵然是日子过的苦些,倒也平静,比起这江湖中的仇恨和厮杀,倒也幸福多了。一念至此,他竟然已将生死看淡,似乎对这滚滚红尘再没任何留恋,心下寻思,与其这样一生痛苦的活着,不如早早的离去,也许对自己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一念至此,他的心情竟似好了许多,突然看着那些人,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些官兵见他在这时候,竟然还能笑的出来,又见他满脸是血,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疯了,顿时都有些害怕,想到看着对方,再也不敢上前去。

    就在这时,忽然从远处跑来一队官兵,足足有二十几人,个个手中拿着弓箭,并排着在离潘擎苍百米之外的地方蹲了下来,每张弓弦上都已上满一枝锋利的弓箭,个个使满了劲,将手上的弓拉的满满的,瞄准了潘擎苍,正待官令一下,便立马叫他乱箭穿心而死。

    潘擎苍这时才知道,原来那溜走的官兵是去叫了这些弓箭手来对付他,想到自己如今已然成了瓮中之鳖,死是早晚的事,不如趁他们还没有发箭,多杀几个官兵,也好够本。想到此,他便使出全身的力气,举起手中的剑,一跃而起,刺了出去,口里也随即大声吟道:“自幼便与虎为伴,如今仗剑闯天涯。人生虽有悲欢离,无奈太多苦与痛。百年怨恨无人识,唯有对月空倾述。待到来生重现时,一锄一杯尽欢颜!”他一首诗念完,顿时觉得胸中的郁闷之气,也一扫而光,而手中的剑也已频繁的刺出了十多次。就在他吟出:“自幼便与虎为伴,如今仗剑闯天涯。”这句诗的时候,他手中的长剑,已刺中一个官兵的胸部,顿时那官兵的胸前就多了一个透明窟窿,一声惨叫死去。

    周围的官兵刚想冲上去,紧接着他又一个转身,口中一句:“人生虽有悲欢离,无奈太多苦与痛。”方自出口,又有两人应声中剑而亡。

    一首诗自他口中念完,顿时已有近十人,死于剑影之下,其状惨不忍睹。

    一时间是剑到人亡,血肉横飞。潘擎苍一袭雪白的长衣,已被鲜血淋透,已成红色。

    风吹着血衣,连着他在人群人快意厮杀,场面颇为壮观,又极震撼人心。杀的人是畅快淋漓,被杀的人是心惊胆战。

    为首的人,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连忙下令让前面围攻的人退下。待那些人退去之后,便又挥了挥手,那些弓箭手便一起将手中那拉满的弓发射了出去。

    一时间,急弛的利箭如下雨一样朝潘擎苍身上直射来。

    潘擎苍眼看那急弛的利箭,瞬间便会让自己变成刺猬,不由连忙挥起长剑阻拦,可这一轮被击落在地,新的一轮便又射了过来,根本容不得他有片刻休息的时间,就在他束手无策,眼看有几只利箭就要射入胸膛的时候,突然一阵轻叫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又见那利箭都纷纷落地,顿时一个灰影站在了潘擎苍面前。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