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九十六章 落花有意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兰儿见潘擎苍急的汗都流了下来,连忙站了起来,从怀中掏出手帕,想要去替他擦汗,却被潘擎苍神色慌忙的接过手帕,顿觉有些尴尬。连忙又坐了下去,喝了杯酒,心情这才稍稍平静下来。以前她与潘擎苍甚至是亲密,所有动作都很自然的,如今却弄的如此,她的心里自然不好受。

    杨胜天见他二人如此,便打破僵局道:“后来呢?”

    两人此时正在尴尬之中,潘擎苍拿着兰儿的手帕,却不好意思去揩脸上的汗,只是傻傻的站着,而兰儿此时已满脸通红,不知所措。如今又听杨胜天问,连忙抬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后来,我们埋葬爹爹之后,听说丐帮要在汉阳举行丐帮大会,并且是主持有关鱼梁洲和青鱼帮的纷争一案,所以便跟着潘大哥一路乔装打扮到了汉阳,参加了丐帮大会,结果遇到你被人陷害。后来潘大哥不知道怎的,又和步非云打了起来,直到我们被一黑衣人救走。那段时间,所有的遭遇一起向我袭来,幸好有潘大哥陪着我一起度过,如果不是他,我真不知道将怎么度过。”她这番话说完,泪水已不知觉流了下来,抬过头来,依旧痴情的看着潘擎苍,轻声说道:“潘大哥,你当真不记得兰儿,想不起兰儿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答应过爹爹,要照顾兰儿一辈子吗?”她说完,便猛然站了起来,再也不顾什么男女有别,扑倒在潘擎苍的怀里,轻声哭了起来。

    这一下大出杨胜天的意外,兰儿所说的丐帮大会这事,他如今也历历在目,多少个夜晚,他都在想那晚被人陷害的情景,如今又听她道来,仍然觉得心中愤慨难平。

    潘擎苍此时手里拿着兰儿的手帕,如今见她扑倒在自己的怀里,不觉得有些不知所措,双手也不知如何办是好,过了许久,方才用手扶住了她的肩,轻轻的拍着,似是在安慰她。

    兰儿此时再一次被潘擎苍拥进怀里,不由想起了以往两人的快乐时光,心情更加难过了。过了许久,方才平静下来,这才离开潘擎苍的怀抱,又坐了下来。

    杨胜天见兰儿终于平静下来,又接着问道:“兰儿所说的事,我也想了起来,只是当时遭遇太过愤慨,所以对后来义弟与步非云那一战,也没有太过留意,只是不知后来你们被那黑衣人救后,又怎么会分开?”

    “那晚,我们被黑衣人救走。那黑衣人突然道出了潘大哥的生世,我们便到了湖北新野寻找陷害潘大哥一家的仇人,哪知仇人早在十几年前,已经不知所踪,连同一起失踪的还有整个新野城的老百姓,听人说是被一群蒙面黑衣人屠的城。那晚,我们本来已经查出线索,不想唯一知情的人,却也被一群黑衣蒙面人放火活活烧死了,可怜那卖面的一家三口,竟因为说了实话,而遭人灭口。”兰儿说出到这里,竟似还在为那面馆一家的死感到难过,过了许久就再也没有说话。

    “我的身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潘擎苍突然听到兰儿说到他的身世,不由大吃一惊,连忙激动的抓住她的肩膀,大声问道。哪知他情急之下,下手不免有些过重,直捏的兰儿脸上疼的惨白,过了许久,竟才发现,连忙松了手,不知所措的道:“对不起,兰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我…我……”说到这里竟然再也无法说下去。

    “全城屠杀?天哪!”杨胜天听到兰儿说到那里,顿时也吓的脸色苍白,竟似完全呆住了,就连后面潘擎苍捏疼兰儿,他也没有看到,过了许久,这才喃喃的问道。

    “是那个黑衣人说的,他救了我们出来之后,便说了你的身世。你原本姓潘,父亲更是本朝赫赫有名的大将军潘强,后来因为怒杀贪官,被奸人所害,直到满门抄斩。你知道身世之后,便不顾一切的跑到新野,调查真相,却不想仇人没有找到,反而却遭人暗算,险些丧命。”兰儿见他如此激动,却也不怪他,听他问,连忙又忍痛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师傅曾经跟我说过,我是被他抢过来的,至于父母是何人,师傅也不曾跟我说,为什么我如今又姓潘了呢?为什么又平白多出了大将军做爹呢?我的仇人是谁?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潘擎苍听完兰儿的话,几乎不敢相信,近乎发疯的喊道,语言里充满了悲愤和不解。

    “后来,你们是如何分开的呢?”杨胜天见潘擎苍如此激动,怕生出什么事来,连忙引开他的注意力道。

    “后来,我们便在江边,认识了黑白二圣。然后就在船上逗留了一段时间,再后来我们四人便义结金兰,大哥、二哥为了让潘大哥恢复记忆,建议他到江南去找一名神医医治,并将自己辛苦钻研的《黑白剑法剑谱》赠给了潘大哥。”

    “潘大哥走后,我便跟着大哥二哥学“黑白剑法”,就是刚才我所使的那套剑法。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剑谱的前半部分,潘大哥都会使,可到了后半部分,却又不会了。大哥二哥当初赠潘大哥剑谱,又教我剑法,目的就是为了将来我与潘大哥可以双剑合璧,为亲人报仇。”

    兰儿一口气说完这些,见潘擎苍仍然没有一点反应,不由的心中更加难过了,便又叹了口气,端起桌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她本不会饮酒,酒刚入肚,险些被呛到。

    杨胜天知她心中难受,本想劝她两句,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好做罢。

    过了许久,兰儿这才朝杨胜天问道:“杨大哥,你又是如何与潘大哥分开的?到底这两年潘大哥经历了什么事,才使得他变得如此

    杨胜天此时正在思考刚才的问题,突听兰儿问,便回答道:“我们是在比武招亲大会上认识的,后来才结拜为兄弟。义弟上了擂台,赢了比武,心中惦记着你,怎么都不愿娶庄家大小姐为妻,于是便在擂台上引发了争执,先是义弟与“铁面判官”王不认打了起来,后来又断了玉虚道长一只胳膊,我当时身受重伤,想帮他却无能为力。再到后来,义弟报出自己的身世,却不想原来那柳家庄庄主庄玄彤,正巧是潘强大将军的旧日兄弟,这才化解了一场仇怨。再后来我见义弟得遇旧亲,脱离了危险,由衷的为他高兴,再加上当时丐帮有事需要处理,我也有伤在身需要休养,就和义弟告辞了,至于以后了生了什么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