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九十四章 项庄舞剑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匝路亭亭艳,非时裛裛香。

    素娥惟与月,青女不饶霜。

    赠远虚盈手,伤离适断肠。

    为谁成早秀?不待作年芳

    这首《十一月中旬至扶风界见梅花》是唐朝著名诗人李商隐所作,前几句描写的是诗人因牵扯到牛李党争中去,从而受到排挤,正是生非其时,长期在过漂泊的游幕生活,亦是处境艰难。虽然同是月下赏梅,但诗人看到的却不是梅花的傲霜的品格,而是借梅埋怨嫦娥,怪她虽然用月光照亮了梅花,使其更加洁白,而是为了想用更多的霜冻去摧残梅花,也正好说明了诗人心中有满腹的怨恨,无处诉说。

    而后半句诗人便笔锋一转,对着梅花,思念起远方的朋友来了。

    “赠远虚盈手,伤离适断肠。”

    诗人想折一把梅花来赠给远方的朋友,可是仕途坎坷,故友日疏,即使折得满把的梅花又有什么用呢?连寄一枝梅花都办不到,更觉得和朋友离别令人哀伤欲绝,愁肠寸断。

    深夜,在月光下。

    一个农家小院里,原本是宁静的地方,一棵结满了梅花的大树下面,一个身着白衣、风度翩翩的男子,正手持长剑,一边吟唱着这首绝诗,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利剑。那长而轻薄的长剑,在他的手中,时而如行云流水,时而如老树盘根,时而静如止水,时而雄风万里,如大鹏展翅,让人心潮澎湃,再加上舞剑者口中所吟的诗句饱含思念之情,不由的又为这寒冷的冬天增添了一份凄凉。

    过了许多,白衣少年终于慢慢的停了下来,伫立在梅花树下,久久不能自语,仿佛傻了一般。

    “好诗,好剑!”

    还末等白衣少年从思绪中走出来,这时从小门里走出一对青年男女来,男的虽然身着青色布衣,上面补丁一层堆着一层,但神色却气宇轩昂,风度不凡,毫不逊色那白衣少年。女子身穿绿色裙衣,身材娇小,面含红晕,一看便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

    此时两人正面待微笑,走向那白衣少年,只是那女子面上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愁云,纵有满脸的笑意,却依旧遮挡不住她满怀的心事。

    “杨兄,见笑了!”白衣少年转身见是他二人,连忙收起手中长剑,抱拳朝那男子说道。

    “想不到义弟大病初愈,便有此雅兴,在这深夜之中能见到这如此诗情画意的场面,当真令大快人心啊。来来来,你我兄弟正好借此美景,痛饮一杯,也好不辜负这良辰美景。”青衣少年说完便伸出手去,握住了舞剑男子的手,拉他坐到了院里角落里的一个圆桌边,那桌上不知何时已然摆上了酒水,虽都是农家小菜,却倒也精致。

    “既然如此,小弟便恭敬不如从命,先借花献佛,敬大哥一杯。”白衣少年刚刚落坐,绿衣女子已经先行倒好了两杯水酒。他端起其中一杯,复又举杯站起道。

    “唉,自家兄弟,不必如此客气,义弟身体刚刚初愈,礼应是大哥先为祝贺,来!兰儿,你也坐下,陪潘大哥喝一杯!”青衣少年说完,便痛饮了一杯。

    “杨大哥,我可不会喝酒,你们只管饮酒,我负责斟酒便是了。”绿衣女子见青衣少年劝自己喝酒,连忙又为他们斟满了酒,含笑说道,眼光却只顾停留在白衣少年的身上,眼神很是温柔。

    白衣男人看在眼里,竟似故意避开绿衣女子的眼神,端起桌上的酒杯朝青衣少年说道:“杨兄,请!”说完便一饮而尽,将杯子轻轻放在桌上,始终不肯与绿衣女子对视。

    绿衣女子见此情景,心中已有些难过。但她心地善良,仍始终一脸笑意。

    青衣少年见此,为了化解尴尬,连忙大声笑道:“哈!哈!哈!过瘾,只可惜美中不足的是有酒无歌,人生一大憾事啊!若是有人可弹琴伴酒,夫复何求啊!”说完却故意拿眼看那绿衣女子。

    绿衣女子顿时会意,连忙笑着说:“琴声虽美,但在英雄男儿面前,却显得太过文雅,不如小妹借着月色,替二位大哥舞剑助兴如何?只是小妹武功浅薄,如此一来,怕要惹二位大哥笑话了。”

    “有佳人舞剑助酒兴,当真要比弹琴助兴好上百倍。义弟,你我三人虽然在这田家小院住了近三月,却还不曾见过兰儿使剑,今日正好借着良辰美景,欣赏欣赏兰儿的剑法,亦可谓人生一大乐事啊!何笑之有?只是……”青衣少年见绿衣少女如此说,连忙会意,边说边看着白衣少年放在桌边的剑道。

    “兰姑娘,若是能赏脸一舞,只怕我这把拙剑配不上姑娘精妙的剑术。”白衣少年见青衣少年如此说,连忙拿起桌上的长剑,恭敬的呈在绿衣少女的面前,客气的说道。

    “既然潘大哥如此说,兰儿便只好献丑了。不足之处,还请两位大哥指点一二。”绿叶少女见白衣少年如此客气,不觉心中更加难过,接过他手中的剑,也小声说道。

    “好!既然如此,义弟我们便静坐,边喝酒边赏剑!”青衣少年说着便又拉着白衣少年坐了下来。

    这边绿衣少女已持剑来到刚才白衣少年舞剑的梅花树下,顿时手中长剑轻轻上挑,一招“仙子拜客”使了出来。

    这边白衣少年刚刚喝进一口酒,看到这个招式,不禁大吃一惊,差点将口中的酒喷洒而出。

    绿衣少女却并不罢手,手中的剑仍然继续挥舞起来。那长剑起先在白衣少年的手中使用,所有的招式,都有着一股阳刚,威猛之势,如今到了绿衣少女手中再使起来竟然又是别有一番风味,剑法轻盈飘舞,有如仙子跳舞一般,尽管如此,但招招到位,没有丝毫的多余,一看便知是出自名家之手。更奇的是,她所使的剑招几乎与那白衣少年刚才所使剑招毫无二样,唯一不同的是,她每使一招,便似乎有意报出剑名,让那白衣少年知晓。

    众位看官,也许大家已然明白,这白、绿、青三人,便正是那日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四大门派剑中走出的潘擎苍、兰儿及丐帮杨胜天。

    原本他们三人离开那里之后,便来到了先前潘擎苍与庄梦蝶所住的那家农户家,休身养病,这一过便是三月之久,如今已至寒冬。兰儿与杨胜天担心潘擎苍的身体,所以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照顾他,以防万一。

    此时潘擎苍看着兰儿所使的剑法,竟然与自己所使的“铁猿剑法”招式一样,不由越看越吃惊,越看竟越糊涂,心中也有了越来越多的困惑和不解。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