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九十二章 还君清白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到处都是鲜血和惨叫,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哀求。那些没有死掉的,我都一一查过。接着再补上一刀,直到他们死了为止。我记得杀的第一个人,便是开门的老伯,起先看到他无声的死在我的刀下,我心中有些害怕的同时,心情却无比的舒畅,仿佛这么多年的压力一下子都宣泄了出来,再后来,我便杀红了眼,见人就砍,一个劲的挥刀,拔刀,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倒下,再也站不起来,越是这样,我也越是兴奋。”

    王承颜与步非云结交二十多年,相交甚深,自觉很是了解他的为人,如今听到这惊天大密从他口中一一道出,这位武林第一大帮的帮主此时也不由的背后发凉,心里发麻。他突然想起两年前那个突然出现的蒙面高手,当时在救出那两少年时所说的话,他一直不是很明白,如今再联想起来,却顿然释怀,心中已如明镜。只是他却更加有些糊涂了,他实在猜不出来,当年那个黑衣人到底是何人?这些不为人知的事,为什么他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呢?这事件的背后到底还有多少事不为江湖上的人所知呢?他此时似乎越来越看不懂这江湖了。

    悟寂大师听步非云慢慢道来,心中已是不忍,他本是得道高僧,自觉个人已将生死参透,把所有的痛苦都置知度外,如今听到这样惨不忍睹的事来,不觉心中也是愤恨难平,口中亦是不停的念叨着:“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几乎一夜之间,铁掌帮全帮上下一百多口人命,都在睡梦中被我杀死。我是连猪狗都不如的畜生啊!甚至连几个月大的小孩子也不放过啊!”步非云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哭了起来,周围的人一听,顿时都大惊失色,他们对于这段武林惨事,都了如指掌,却不想内情竟是如此,不由的都倒吸了一口泠气。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二十年来,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武林盟主竟然如此泠血,竟然杀人如麻,是个彻彻底底的魔头,不由的也越听越愤怒,甚至有人在叫嚣着要杀掉他,为武林除害,一时间众群豪都义愤填膺,恨不得将他剁成肉块,方才解恨。

    苏玉雪听到这里,似乎也惊呆了,不相信这个事实,脸色瞬间惨白,似乎有些傻了。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表面看起来文质彬彬,心胸善良、心胸宽广的二师兄,竟会在一夜之间,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大魔头,她一直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事实却又摆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不得不相信。整整二十年了,如今当她知道真相的时候,她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面对了。

    潘擎苍更是激动,几乎又要喷出一口血来,调息了许久这才好些,心中仍然愤恨异常,恨不得要再上前去刺他几剑,方才解恨。

    步非云似乎已经料到这些,痛苦的笑了笑,又继续说道:“我知道,我犯的罪太大了,死一百次都不足惜,可是这些年,我活够了,真的活够了,我每天白天表面上风风光光,晚上却总是在恶梦中度过,看到那些死在我手中的无辜的人,一个个伸手向我索命,我就害怕,这种日子当真是生不如死,我曾经想过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我是个懦夫,一想到死了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就再也下不去手。”

    他此话一出,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心里念道:“死不足惜。”但见他如今已是这般模样,便也都口下留情,听他继续讲了下去:“那晚,离开现场的时候,我又将从师弟那里拿的标志放在了铁掌帮门口。我知道师弟每做一件好事或者除掉一个恶人都会留下自己的标志,这也是他只所以比我出名的原因,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这样,才成了他的致命弱点,使我有机可趁。处理完这些事之后,我又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回到客栈,当时师弟已经睡着,并不知道我曾经出去过。

    果然到了第二天,还没有等到我们二人返回师门,江湖已然传遍了铁掌帮满门被害的消息,而所有的矛头竟都直指师弟,更让人可笑的是那所谓的五大门派:少林、华山、崆峒、昆仑、峨眉竟然连调查都不调查,便贸然发起了江湖追杀令,直逼的师弟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哈哈!可笑,当真是可笑至极。如果他们稍稍动动脑筋,便可从死者的身上发现,他们所中的并非剑伤而是刀伤,这样便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了,只可惜,那些人都是有勇无谋,一群匹夫而已。我见计划已经成功,师弟几乎在一夜之间,就从一个江湖鼎鼎大名的侠士瞬间就成了江湖第一大魔头,终于再也不能娶师妹你了,我这才在心里高兴的笑了。那时为了做的更逼真,使师弟再无回头路,永远都无法跟我争夺师妹你,我又故意向师弟发了挑战书,与他约定在湖北神龙顶决一死战。条件便是谁输了便从些退隐江湖,直至终老一生,不得再在江湖上露面。我知道师弟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守信用,没有想到他竟然迂腐到不知是计前去赴约。那夜我在神龙顶与师弟决战,只可惜我技不如人,最后还是输给了师弟。可是我还是不甘心,我深知师弟是个君子,所以纵是当时受了重伤,却仍然强行装做无事,直到师弟当面向我承诺从此以后退出江湖,在我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才克制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来,我很清楚,以师弟的精明和细心,他很快就会发觉不对头,便会返回来查看,到时就是我输了,于是我便也迅速的朝反方向离去,纵是师弟发觉,以他的为人,也断不会追去,只有认裁。”

    步非云这段话说完,不由的又惨笑一声,却比哭还要难看,旁边的众群豪无不为他的心计所惊暗,潘擎苍心中的怒气正慢慢上升,他不知如果师傅听到这话,会有何感想。这些年,师傅承受的太多,太多,但却又毫无意义。他看了一眼坐在步非云身边此时已如傻瓜一般的苏玉雪,不由的有些同情。他体会不到,此时她的绝望,甚至是恶心程度,足以让她疯掉。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朝夕相处了几年,却忽然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那种心情当真比死还难受,此时她已没有哭的能力了,只是呆呆的坐那里,众群豪看了,也不由的感到无限同情。

    当悟寂大师听到五大门派发出江湖追杀令,围剿长剑慕容轩的时候,他的脸上已如死灰一般。那段江湖惨事,当年他曾经也有奉过掌门师兄的命参与其中,如今听到,不由的也很是惭愧,口里亦不停的念着:“罪过,罪过!”似乎是在为步非云忏悔,也在为当初少林所犯下的罪行忏悔。

    各人的心中,都有着不同的心情。

    此时的步非云,脸色惨白,已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似乎已然快要断气,他的那些徒弟,听完这些之后,竟然都悄悄的退了开去,不知所踪。也许连他们都在为师傅当年犯下的可耻杀戮所不耻吧!曾经他们以自己能有当今武林盟主做自己师傅而为荣,如今他们又以有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湖魔头师傅为耻,其实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清楚,从此以后,江湖之上怕再也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了。

    这就是江湖,残酷而又现实的江湖。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