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九十一章 因爱生恨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步非云久久的注视着苏玉雪,目光扫在她隆起的小肚之上,那里装着的是他们爱的结晶。他想伸手去摸,发现自己满手鲜血,便又缩了回去。

    又过了许久,他才轻声说道:“玉妹,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当年我和师弟之间的事吗?今日,我便当着全天下武林人士的面,还他一个清白之身。这也是我的报应来了,我谁也不怪,今生能跟你一起一生活这么多年,我已经知足了,只是不能看到咱们的孩子出世,我死也不能瞑目啊!”

    “云哥,你不要再说了,你好好休息,等伤好了再说也不迟。”苏玉雪见他身体虚弱,不忍他再损耗元气,连忙轻声安慰道。

    “不,我知道我快不行了,我要在临死之前,给……给师弟一个清白。当年是我做错了事,才会落得今日这个下场,可是我却不后悔,永远都不后悔。”

    步非云见苏玉雪阻拦自己,便知足的笑了笑,挣扎着坐了起来,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还记得我三岁便拜了师傅铁掌神叟恩师的门下,跟他老人家学起了刀法和掌法。我初见到你的时候,你正一人躲在桃花丛中玩,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上面缀了好多星星,就好像天仙一样漂亮。从那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从那天起,我们便经常一起玩游戏,一起习武、读书。哪知过了两年,家里忽然来了一个老人,带着一个浑身是伤的小男孩子来拜见师傅,那时我才知道,那老人便是师傅的同门师兄神行仙翁,而那小孩子从些就成了我的师弟,他就是长剑慕容轩。”

    步非云似是沉浸在回忆的甜蜜之中,也顾不得伤口的疼痛,道起那段往事时,已是一脸的幸福,只等说到师弟到来的时候,脸上便有了轻微的痛苦之色,似是不想再说下去。

    过了许久,这才又鼓起勇气接着道:“师弟那年虽然只有三岁,却已身受重伤,师母用心调养了半年之后,方才痊愈,但身体仍是很弱,经常生病。待他稍好些之后,便开始跟着师伯学习剑法。他虽然年纪很小,但却异常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就连师母见了都直夸他聪明,再加上他体弱多病,自然就很容易让人怜爱。从那时起,我就渐渐成了师傅的出气筒,稍不用功,便会招来他老人家一顿责骂,而你却又偏偏喜欢他,也慢慢与我生疏了,不再跟我一起玩。慢慢的我内心变得越来越孤独,也越来越痛苦,我经常看到你们二人一起开心的玩,却不理我,等我靠近你们,你们却故意跑开,到别处去玩。渐渐的,我的心里就恨透了师弟,恨他把你从我的身边将你抢走。”

    “慢慢的,我们渐渐长大,等到了十八岁的时候,师弟以他的聪明才智自创了一套“落日剑法”及“摘花飞叶手”手法,很是让师伯高兴了一阵子。不仅如此,他对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这就更加讨得了师母的欢心,就连师父他老人家,也经常指着他,教训我,说我不如他,尽给他丢人。我常听到师母跟师父说要将你许配与他,那时你已经出落的格外漂亮,我常常躲在暗处,偷偷看一眼你的身影,便会愣住半天,哪还有什么心思练武,武功自然处处落在师弟后面,心中的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步非云慢慢的道出了他们与师弟慕容轩及妻之之间的那段鲜为人知的故事,这时周围的群号也都在静静的听着,不敢去打断。

    潘擎苍从来没有听过师傅讲过这些,不由也为他们之间的感情所感动了,也忍痛听着,不去打断。

    步非云边说边深情款款的注视着正在哭泣的苏玉雪,说一会便喘上几口气,歇息一会,继续又道:“

    “那时,我与师弟在江湖上已颇有声名,江湖朋友都尊称我们为“长剑短刀”,与那“黑白二圣”齐名,并称“江湖四杰”。许多江湖中人都羡慕我们,其实他们何尝知道我心中的苦闷,我身为师兄,在江湖之上排名,竟然落在师弟之后,甚至还有人提名想让他做武林盟主,这是多么让人耻笑的事啊!可是我却只能如此,无计可施,我知道在他的身边,我永远只是配角,而他走到哪里都是人们眼中的焦点人物!”

    步非云说到此处,似乎有些痛苦,嘴唇也渐渐咬出了血,脸上的肌肉也绷的很紧,慢慢变的有些扭曲,显是内心忍受了极大的屈辱。

    当他提到“黑白二圣”的时候,兰儿偷偷看了一眼潘菊苍,发觉他竟不为所动,不由又是一阵失望,只好继续听步非云继续道:“终于,那年秋天,我和师弟奉了师傅之命,要去山东办事。临行前的那晚,我照例去向师傅、师母告别,却在门口无意中听到师母亲口说要等这次我们这次办完事之后,正式将你许配给师弟。”

    “那一刻,我心中是何等的痛苦,妒忌、怨恨、都一起涌上心头。但难过之后,却又能怎样呢?到头来只能听天由命,眼睁睁的看着你,投入师弟的怀抱,我不甘心。师妹,你可知这些年来,我对你的情,看的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我怎么舍得你嫁给他呢?”

    步非云讲到这里,突然提高了声音,激动的看着苏玉雪,吃力的说道,泪水已不知不觉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话音刚落,便又咳出了一口鲜血。众人一看,又是一惊。王承颜想要再上前去帮助他,却被悟寂大师伸手拦下,轻轻的摇了摇。王承颜轻叹一声,不再说什么。悟寂大师双手合十,面色痛苦的念道:“阿弥陀佛。”

    苏玉雪见状,心中甚是难过,想要劝步非云,却又一时不知如何劝起,只好从身上掏出雪白的手帕,为他擦干了嘴角的血迹,顿时洁白的手帕,染了一片血红,泪水也止不住顺着她的脸上流了下来,任由他继续讲了下去。

    “第二天,我和师弟辞别了师傅及师母,便启称去了山东。很快,我们便办完了师傅交待的事情,准备第二天启程回家。可是到了晚上,我又忽然想到师母的话,心中又是一阵难过。为了让自己心里舒服些,我便独自一人去了街市上散步,哪知却不巧碰到了铁掌帮帮主云梦寒,寒暄了几句。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师弟的“落日剑法”剑法赞赏不已。”

    “那时我心中本就妒火中烧,他这无疑便是火上浇油。我按捺住心中的怒火,与他匆匆告别。只好又回到了客栈,我本是出去散心,排解自己心中的苦闷,哪知却又碰到了这事,不由的就越想越难过,越想越痛苦。想到再过几天,师妹你就要跟他结婚了,我这一生就再也没有希望了,心中的怒气、妒忌、再加上这些年积攒起来对师弟的怨恨,顿时使我迷失了自我,失去了本性。”

    “我悔啊!如果那时我能心胸宽广一些,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悲局了。”

    步非云讲到这里竟然如小孩子一般,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这让在场的人愤恨的同时,都不约而同感到一阵难过。

    苏玉雪张口想要说什么,过了片刻,却又停了下来,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只是含着泪水静静的听着。

    步非云哭了一会,又咳嗽了几声,这才又用微弱的声音继续讲道:“到了后半夜,我越想越气,越想越痛苦,却突然看到师弟随身携带的标志放在桌上,顿时一个歹毒的计划,涌上了我的心头。刚想起时,我也为自己的歹毒,感到不可思议,甚至后怕。可一想到师妹你,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甚至发誓要尽一切办法阻止师弟娶你为妻。因为,在这个世上只有我才可以拥有你。这个恶魔般的念头一旦形成,便迅速的冲昏了我的头脑。那一刻,我像是中了魔一般,心中只有恨和妒忌。我悄悄起床拿起桌上那个袋子,从中取了一枚标志,便直奔铁掌帮。”

    步非云说到这里,潘擎苍和王承颜几乎同时惊叫了一声,感觉事情真的很意外,就连悟寂大师也是连连摇头,口中直念“阿弥陀佛”,似乎不忍再停。

    众群豪也似乎开始躁动起来,很多人似乎已经猜到后面要发生的事,已有些愤怒。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