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九十章 天意弄人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就在大家都乱成一团的时候,庄玄彤已悄悄把庄梦蝶拉走了。

    庄梦蝶起先还在挣扎,后来见爹爹的手在自己面前一晃,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眼中的潘哥哥也离他越来越远,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悟寂大师眼见潘擎苍昏了过去,连忙走过去,点了他身上几处大穴,帮他止住了血,又伸手扶住了他的后背,顿时一股强大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注入了潘擎苍的身体里,使他的意识也在渐渐的恢复,清醒。

    过了许久,潘擎苍爽先醒了过来,当他慢慢睁开眼睛,却再也找不到庄梦蝶的身影,他轻声的呼喊道:“蝶妹妹。”

    身边的兰儿止不住流下泪来,她实在不清楚为什么两年不见,相依为命的潘大哥,会突然喜欢上那个魔女,而却对自己视而不见。

    潘擎苍抬头看了一圈,发觉周围所有的人手拿刀剑泠眼看着自己,恨不得要将自己剁成肉酱,便在心里苦笑一声,暗衬:“是了,我杀死了他们的师傅,盟主,这些江湖正义之士自然视我如魔头,恨一不得要杀了我,剥了我的皮。罢了,我师仇已报,蝶妹妹怕也是遭了那贼人毒手,已先离我而去,我从此孤苦伶仃一人再活在这个世上怕是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不如索性死了的好。”

    他一念至此,便有寻死的念头,低头见那短刀还插在自己的腰间,便想伸手去拔出它,哪知手上却再无一丝力气,那短刀似乎也插的极深,一时难以拔出,也只好由它留在身体之内了。

    他想死却也不成,不由仰天长叹一声,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这时忽又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潘大哥”,不由大吃一惊,以为是庄梦蝶来了,连忙低头一看,发现却是另外一个与庄梦碟年纪相防的姑娘,而非庄梦蝶,不由一阵失望,眼见那姑娘泪流满面,神情楚楚,似是很关心自己,可自己偏又不记得她是何人,便轻声问道:“姑娘是何人,为何见了我竟如此伤心。”

    原来这姑娘便是两年前与潘擎苍分手的兰儿。

    那日他们四兄妹分手,本来约定半年之后再在江面相会,哪知时间到了,三人在江面上一等就是几个月,却依旧不见他的踪影,而此时江湖上却也没有他的一点消息,万般无奈之下,兰儿不免有些担心,于是便拜别了黑白二圣,独自一人去江南寻找。

    哪知她自江南一带寻了一年多,却始终没有打听到潘擎苍的消息,前些日子,沿途听说武林盟主步非云要召开封刀大会,便寻思到这里来碰碰运气,或许能探得一些消息同,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倒真让她碰上了。

    起先潘擎苍和庄梦蝶来到台上的时候,她并不认识,后来忽见他使出黑白二圣的剑法,便有了些怀疑,却仍不敢相认,最后眼见他身中一刀,又听庄梦蝶大叫一声“潘哥哥”,这才知道眼前的这白衣少年果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潘大哥,一时不由悲喜交加,这才不顾一切的奔上台来与他相认,哪知此时他却似乎不认识自己,不由的又是一阵难过。

    潘擎苍见她越哭越厉害,不由的有些奇怪,又见她也叫自己“潘大哥”,又想起庄梦蝶曾经说过自己姓潘,顿觉有些好奇的问道:“在下小猴子,并非姓潘,姑娘是否认错人了?”

    此时他身体刚被悟寂大师止住流血,尚末完全恢复,所以声音仍是很弱。

    兰儿听他说完,竟似真的不认识自己,又见他一身雪白,已被鲜血染成红色,双重悲伤叠加在一起,顿时昏厥了过去。

    潘擎苍见兰儿昏了过去,想要伸手去扶,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是紧握她的小手,感觉很是冰凉,不由大吃一惊,回头看了一眼悟寂大师,示意要他帮忙。

    悟寂大师见他不顾自己的安危,一心只挂念着别人,当真是心地善良,不由的心中很是欣赏他,朝他点了点头,一边示意他不要担心,一边用手轻轻在兰儿的身上拍了几下。

    不到片刻,兰儿便又苏醒过来。睁开眼睛见潘擎苍如往常一样注视着自己,目光之中很是关心,往日与他相处时的甜蜜感情又重上心头,脸上顿时一红。

    潘擎苍见她笑,便也笑着轻声道:“姑娘,你我虽然不曾相识,你却待我如此,我当真好不感激,请问姑娘高姓大名,今日我若不死,日后定当报答。”他自幼性格很倔强,恩怨分明,决不肯承人情意,如今见兰儿如此关心自己,不由的心生感激,连忙也感激道。

    “大哥,我是兰儿,你的兰儿啊!你怎么就不认得我了呢?”

    兰儿刚才醒来,见他握着自己的小手,那样关心自己,还以为他已经认出自己,这才觉得害羞,哪知此时见他仍然认不出自己来,不由的着急喊到。

    “兰儿?这名字真好听。我小猴子今日若是侥幸不死,日后定当报答姑娘待我之恩。”潘擎苍听后,不觉得又一阵感叹道。

    “唉!我看你还是当年那个小糊涂,倒不是什么小猴子,糊涂的竟然连我也记不起来了。”兰儿此时见他仍然记不起自己,不由也伤心的叹了一口气道。

    “小糊涂?姑娘你说他是小糊涂?”这时那边为步非云疗伤完毕正要站起来的丐帮帮主王承颜,听到兰儿说的话,突然接口问道。

    “是啊,你是丐帮帮主,两年前,我与潘大哥曾经去过汉阳,当时也见过你和他,还动起了手,后来我们被一个蒙面人救走了。”兰儿此时见到王承颜,顿时也想起了他的身份,便指着已经苏醒了的步非云道。

    “这么说,那小糊涂和小猴子是同一个人了?”这时步非云也勉强睁开又眼,轻声问道。

    “当然是了,只是那时候,他不知道以前的事,现在他似乎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了。唉!他竟然忘记了我是谁。”

    兰儿此时觉得世事真是无常,回想起当初爹爹救了潘擎苍时,他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爹爹死后,她跟他才在一起度过了那段艰难而又甜蜜的时光,如今自己费尽千辛万苦这才找到他,他却又不认识自己了,当真是阴差阳错,造物弄人,不觉又落下了泪。

    “天意!天意啊!”步非云听后,突然仰天大叫一声,又吐出了一口血。

    “云哥!”旁边的苏玉雪见此,又是一声惊呼。

    过了许久,步非云才缓过神来,注视了苏玉雪许久,这才慢慢的道出了一个已过去近二十多年的惊天秘密。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