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八十九章 绝命一剑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这时场上的庄梦蝶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潘擎苍与步非云的决斗,神情自然很是紧张,丝毫没有发觉爹爹庄玄彤已悄然来到身边。

    正当她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发觉突然肩部被人拍了一下,不由大吃一惊,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却发现爹爹已经扣住自己的手臂,不由惊叫一声。

    这一叫不打紧,却正好被场上正在同步非云恶斗的潘擎苍听到了。

    他听到庄梦蝶尖叫,也大吃一惊,顿觉大事不好,连忙伸出手中的长剑挡住了步非云攻过的一招,回头一看,见心爱的人已被一个年约半百的男人扣住手臂,便以为是步非云的手下,不由心中大怒。

    回过头去,对着步非云泠笑一声道:“狗贼,当真卑鄙无耻。”

    话音刚落,便使出杀着,逼退了步非云,一声长喝,飞身移到庄玄彤身边,一招“流星剑雨”,当胸刺去。

    他这一着,由于太过愤怒,自然使出了十二分的力道,只是一道剑光,激起朵朵剑花,如流星一般,迎着阳光,势如破竹,眼见便要刺入庄玄彤的胸膛。

    庄玄彤哪里会想到这少年会为了自己女儿不惜冒着被步非云从后面袭击的危险,前来相救,眼见那剑就要刺到身上,顿时急中生智,将手中的庄梦蝶送上前去,挡在了自己身前,他自知这少年肯定不会伤害庄梦蝶,所以索性大胆赌一把,正好解除自己的危机。

    他这一下,实是情急之下的应敌之策,众群豪却都为这突如其来的一瞬间看的呆了,都睁大眼睛,紧张的似乎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台下有一男子见此,忽然惊叫一声,众人一看,见是庄玄彤的大弟子武通博,知他担心师妹危险,才不由自主的惊叫起来。

    潘擎苍此时怒从心起,他只道这庄玄彤和那步非云是一伙的,为救庄梦蝶,所以一上手便是杀着,哪知就在长剑快要刺到庄玄彤身上的时候,突然发现庄梦蝶朝自己的剑尖迎了上来,情急之下,他想要撤招已是不及,连忙将手中的剑锋偏了开去,饶是如此,剑身仍然紧贴着庄梦蝶的脖子边的秀发上刺了过去,吓得庄梦蝶双眼一闭,顿时丝丝秀发落地。

    此时同时,潘擎苍又脚尖虚点,借助庄梦蝶的香肩,凌空弹了起来,这一招正是他幼年练习攀岩绝壁时的所学的轻功,当真是快如闪电,轻若惊鸿,让人不可思议。

    众人一看,不由的为这一巧妙的变招所折服,一时倒忘了喝彩。

    潘擎苍一弹而过,见庄梦蝶已无事,来不及松口气,忽又听到身后步非云的短刀夹着风声已逼近自己,连忙腾空翻将身子180度大转身,手中的长剑也同时使出落日剑法中的一招“旷日积晷”,这招剑法旨在危险之时,与人同归于尽的一招,使剑之人,必须要用尽全身真力,将真气注入剑身,拼死一搏,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就在这时,那角落里的女子,顿时惊呼一声,脸上再无半点脸色。

    步非云万万没有想到,潘擎苍此时会使出这样不要命的一剑,想要再撤出手中已攻出的刀招时,却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长剑从自己的胸膛刺进了后背,而他的短刀也在那一刹那间,直直的从潘擎苍的肋间穿过,深深的夹在了里面,顿时两人齐齐的站在了哪里,几乎同时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

    这所有的一切,都源于庄梦蝶的一声尖叫,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群豪还末看仔细时,见到的却已是步非云手中的短刀紧紧的插近白衣少年的身上,而叱咤风云的武林盟主,也胸中长剑,应身倒地,剑已被那少年拔出,握在手中。

    这所有的一切,都来的太快了,快的几乎不可思议。

    台上,台下所有的群豪都惊呆了,而庄玄彤似乎也吓住了,不知所措。

    最先反应过来的便是王承颜与悟寂大师,王承颜一见步非云倒下,便惊呼一声跑了过去,连忙点了他身上几处大穴,帮他止了血,又用手抵住他的后背,运气帮他疗伤,悟寂大师也闭目摇头,似乎也没有料到会出现如此悲惨的一幕。

    “潘哥哥!”

    庄梦蝶睁开眼睛,眼见潘擎苍身受重伤,使劲挣脱了庄玄彤的手,大叫一声跑了过去,扶住了尚末倒下了潘擎苍。

    几乎在同时,步非云的徒弟也都齐齐的跑上台去,一部分人将潘擎苍团团围住,一部分人担心的看着王承颜为步非云疗伤。

    四大门派的掌门,似乎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都纷纷过来围住了潘擎苍。

    一时间,整个场地乱成了一锅粥,众群豪都觉得不可思议,事情来的太快,他们还来不及反应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两个女人同时惊叫着从台下跑到了台上,其中一个已身怀六甲,眼看便要生产,而另一个则是一个年约二八的美貌少女。

    前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跑到步非云身边,慢慢的蹲下来时,已是泪流满面,嘴里不停的喊着:“云哥。”

    后一个年约二八的美貌少女,花容失色的跑到潘擎苍面前,失魂落魄的搂过潘擎苍大哭道:“潘大哥,我是兰儿,你快醒醒啊!”

    潘擎苍眼见自己的长剑插入步非云身体之内的同时,也感觉到了身上一痛,便什么也不知道了,意识也开始逐渐模糊起来,等庄梦蝶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他还能感觉到,当兰儿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只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嘴里喊着什么,却已听不清楚,他忽然笑了笑,慢慢倒在了兰儿的怀里。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