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八十八章 惊世一战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步非云原本想顺利的完成封刀大会,从此隐退江湖,不在过问江湖中的恩恩怨怨,所以才处处忍让,却没想到这少年却步步紧逼,不容自己有一丝退路,不由的心中有些焦急。

    他看到群豪似乎脸上已显出失望之色,都在朝他指指点点,不由的有些难过,他一生好爱面子,知道如果再由他说下去,恐怕会对自己越来越不利,索性便也大声说道:“不错,数月前老夫的确接到过一封署名为“小猴子”的信,只是那时老夫已经绝意封刀退隐,从此不在理会江湖之事,所以更不会答应什么讨教之事,既然如此,便也没有什么守信或是不守信之说了,还望小侠见谅。”

    “既然如此,那就恕晚辈不才,只好今日就在此请盟主下指点几招了,免得到时阁下封了刀,再没有称手的兵器,小猴子再胜纵也是胜之不武。”

    那少年见他终算是承认了有这么一回事,便右手举起长剑,泠声说道。

    众群豪此时看清了他手中这把剑,果真便是昔日江湖大魔头慕容轩所使用过的长剑,不由都大吃一惊,情绪也异常激动,纷纷要上台来为武林除害。

    一时之间,现场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甚至有人在大声叫着,要盟主为武林除害。

    那少年说完,并不理会台下叫嚣的群号,只是痴情的望着身边的少女,似乎有着无限的依恋。片刻之后,他便一把将那少女从自己身边推了出去,不再看她,眼神之中似乎有着著多痛苦。

    原来这两人便是潘擎苍与庄梦蝶。

    台上的几人,除了王承颜及悟寂大师之外,恐怕所有的人都巴不得有场好戏看,尤其是庄玄彤,他恨不得想假借步非云的手,一举除掉这个可怕的死敌。

    他甚至可以推测到,如果这少年打败了步非云,那下一个要除掉的人肯定就是他了。

    一念到此,他不禁有些害怕起来,寻思有何计策可以结果了这小子。

    步非云的众徒弟听到潘擎苍狂妄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纷纷想要上台去教训教训他,可是一看到步非云铁青的脸色,便都不敢动了,只能静观其变。

    步非云知道今日已被这少年逼到了悬崖边上,不想战也不行了,与其让天下武林群豪看笑话,不如先打了再说。

    此时他忽然想起几年前在丐帮见过的那个叫“小糊涂”的少年,心里暗思:不知这个叫小猴子的少年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那个“小糊涂“是师弟慕容轩的儿子,那眼前这个“小猴子”的少年想必就是他的徒弟了,既然如此,倘若我今日战败了他,那日后他的儿子也必然会找我报仇,不如……”。

    一念至此,他在心里便泠笑了一声,对自己说道:“师弟啊师弟,你当真迂腐至极,当年连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何况是现在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了,你也别怪我手狠,谁让你先对我不仁呢?”

    步非云一辈子精明,却万万没有想到,如今这个小猴子,便是当年那个“小糊涂”。

    潘擎苍一把推开了庄梦蝶,稍稍调整了一下心态,瞬间便已聚起全身的真气,慢慢的抽出了剑身,顿时他身上的白衣,便随着直气而不停飘动,现场也有一股霸气十足的杀气,如狂风暴雨般席卷了过来,逼向了步非云。

    台上的几个人,不由的大吃一惊,似乎都没有料到这少年的身上竟然能有此深厚的功力,不由面面相觑,不敢轻视。

    步非云看到他手中的长剑平平的自胸前举起,推出,顿觉一股强劲的杀气,逼进自己,不由大吃一惊,也赶紧运气了全身的真气。再转眼一看,仿佛看到当年的师弟,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正泠静的注视自己。

    他一时有些失神,但稍过片刻,便已恢复了平静,静静的注视眼前这个绝美的少年。

    “你是前辈,今日我为师傅一雪前耻,自然先让你三招,三招过后,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你出招吧!”

    潘擎苍见他依然不动,便大声说道,他此番要故意让步非云在天下武林人士面前出丑,所以才如此说。

    此言一出众群豪不由的又是一阵惊呼,要知道以步非云多年的功力修为,在刀法和掌力上的淫侵,江湖之上已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更别说先让他三招了,眼下大都为这个少年的无知和狂妄捏了一把汗。

    步非云自出道以来,几乎从没受过此等羞辱,脸上顿时一阵通红一阵白。

    此时他显然已恼羞成怒,嘴角轻“哼”一声,也不答话,便斜斜的一刀划了过去,身手甚是敏捷。

    潘擎苍见他一招使过,同样也泠笑了一声,等他欺近了身,不知用了何等手法,便轻轻错过了他的一击,身手端的比步非云要快上好几倍,群豪刚才还在为他担心,如今看到他近乎鬼魅的身手,不由的惊了一呆。

    步非云起初见他年轻,再加上是师弟的徒弟,又怕众群豪笑话,所以一上来,便没有急着施展杀着。

    如今一招过去,竟连对方如何避开的,都没有看清,不由的暗吃一惊,方才清楚自己着实是低估了这少年,不由的也加快了攻势,这一次他用了五成功力,又一招“披云戴月”直直的朝潘擎苍的手部攻去,哪知还末近身,却又被他轻轻避过,不由的又是大吃一惊,末及收抬,又一变招,脚步快速的朝潘擎苍身上欺去,同时刀身也朝他的上身攻去。

    他手拿短刀,自然离敌越近,对已越是有利,哪知就在他就要接近潘擎苍,伸出左边,准备夺下潘擎苍手中的剑时,哪子潘擎苍的身子也齐齐的向后移了数米,又躲开了他这一招。

    众人此时再看,三招一过,步非云却连这小子的衣角都没有沾住,不由的对这个盟主有些失望,纷纷大声嘲笑。

    步非云听到众人嘲笑,不由心里一紧,知道这一战,事关自己的声誉,手中自然又加了两分功力。

    台上似乎只有王承颜及悟寂大师理解步非云的处境,当然庄玄彤对于潘擎苍的身手也是相当了解的,此时他看到潘擎苍不动身色的便避开了步非云的三招,不由也大吃一惊。

    他再也想不明白,短短二年不见,这少年的武功为何又比以前高了数倍,他不由的更加担心了。

    果然,三招过后,潘擎苍一招“初日东升”长驱直入,直攻步非云前胸门户,这招正是“落日剑法”的起势招,一招使过,其它招式便也源源不断的使了出来。

    步非云对这套剑法自然是熟悉不过,他自幼便和慕容轩一起习武,只是他学的是刀和掌,而慕容轩习的是剑,两人经常一起切磋,,自然对他的每一招都了如指掌,所以应付起来,也就轻松自如,一连破了潘擎苍攻来的几招。

    这下群豪顿时为步非云大声喝采,而那个角落里的美丽少妇一双美目也关注的看着潘擎苍,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久违的神采。

    潘擎苍虽然曾经与步非云交过手,可是却又失去了记忆,对于步非云所使用的招式,每一招自己都要想办法去破解,他一方面又要发出攻势,一方面又要自守,当然是越来越困难。再加上他一心想要以师傅教给自己的“落日剑法”打败步非云,没有使用自创的“铁猿剑法”,所以才固步自封,处处落于下风。

    要知这套“铁猿剑法”比起“落日剑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要用这套剑法与步非云对拆,赢的机率还是有的,只是如今他坚持用“落日剑法”,胜算便很渺茫了。

    五十多招过后,潘擎苍显然已经落了下风,他已经从头到尾将落日剑法使了一遍,但招招都被步非云轻易的破了开去,心中不由的有些着急起来。

    而步非云也不急着去打败他,他一心想要凭自己的本事,在武林群豪面前找回刚才失去的尊严,所以此时倒像玩猫捉游戏一般,并不下杀着,当时时机一成,他肯定会毫不留情的。

    他在等一个让自己胜的漂亮的时机,也为自己一生的最后一战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他此时甚至有些感激这少年今日的出现了。

    又过了十几招,潘擎苍已是只有招架之力,绝无还手之力了。

    他一心想要为师傅报仇,如今眼看却要败给步非云,如若这样下去,将来师傅定是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自己落败事小,师傅的名声是大,无论如何他也绝对不能丢了师傅的人。

    他忽然想起,师傅曾经教导过自己说武功一脉,并不能默守成轨。

    如果一惯坚持原则,那就成了固步自封,再也进步不了了。

    古住今来,大凡有所成就的人物,都是在原有的招式中,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武功,这才是一个习武者所要追求的。

    他一念至此,便索性突然变招,瞬间由刚才使的“剑招夕阳”,硬生生的向上一窜,变成了“剑猿剑法”中的“猛虎捕食”,由先前攻击步非云的下半身,直改为顶部,这一招是他自幼在山里看老虎扑食时的动作而自创的,所以威力自是不小。

    步非云原本已经想好了破解的招,见机会已经来了,面上一笑,正待短刀逼近,封住他的长剑,然后再用铁掌扣住他的脉门,瞬间便能分出胜奂来,却忽然见他变招,不由的大吃一惊,眼看长剑便要刺到自己身上,他连忙撤招后退,缩回去扣潘擎苍手臂的那只手,又用右手的刀挡住了攻来的剑招,这才侥幸逃过此劫。

    饶是这样,却已是狼狈至极。

    他一生爱好面子,又是武林盟主,如今是偷鸡不成把蚀把米,被一个年轻后生追的如此,不由脸上很是难看,但此时是过招之时,是他自己先前掉以轻心,所以也怨不得哪个。

    眼见几十招已过,他才发现这少年内力竟是如此深厚,终是自己几十年的内力修为,恐怕也比他高不到哪里去,心里不由的是又惊又佩服。

    惊的是这少年的功力已足以挤身于江湖绝尖高手之列,佩服的是师弟竟然能教出这样杰出的徒弟,光凭这一点,自己就已经输给了他。

    一想到自己手下的几个得意弟子,他甚至觉得他们如果跟这少年交手,怕是连十招都走不过去的,不仅心中又有了些汗颜。

    潘擎苍见现在的情势已有所转变,便陡增无限信心,又频频使出了“铁猿剑法”中其余的招式,只见他手中的长剑,一会软如银蛇一般,缠住步非云手中的短刀,一会恰如天上的雄鹰一般,直扑而下,奇袭步非云的周身,一会又慢如老妪撒步,招招雄厚有力,直看的众群豪连声喝采。这套“铁猿剑法”上半部分他曾经在柳家庄用过,后来下半部分丢失了,其它的招式都是自创的。如今那些曾经同自己恶战过的人,除了庄玄彤,其它人都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了,所以一招使过,往后的招式也越来越古怪,刁钻,让人意想不到。

    众群豪起先以为潘擎苍武功虽然不错,但久战之下,内力自然不如修行了几十年的步非云,输只是时间的问题。

    如今见他们二人此时已拼了百余招,再看步非云已然有了几次小的失误,而这少年却越攻越猛,手中的剑招也越来越凌厉,内力似乎也越来越雄厚,不由的都大感意外,甚至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只是不知,此时已是正午,潘擎苍所习的“三阳经”已在体能自动运行,正源源不断的吸取天之阳气,来补充他所消耗的体力,所以时间越久,他不仅不会感觉到累,反而体力也越来越好,真气也越来越纯,恰在此时也正是他内力最高的时候。

    台上的悟寂大师和王承颜却是越看越惊喜,他们纵是见多识广,可以说是阅历无数,却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像这少年一般的人物,不由的都暗自佩服。

    庄玄彤是越看越害怕,他起先以为潘擎苍只是得了什么奇遇,所以功力才会有所渐近,等他使出“铁猿剑法”时,心中的恐惧感也就越来越强,不知不觉之间,头上已布满了层层细汗。

    这时他忽然看到庄梦蝶正站在场边关注着场上的动静,不由计上心来,便趁其它人不注意时,便悄悄起身,悄悄走到慧宁师太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那慧宁师太起先脸色还正常,越听脸色也越苍白,到最后几乎已是愤怒至极,恨不得要把手中的那把剑柄捏碎了,眼神看到场上的潘擎苍似乎满是怨恨,有着不共戴天的大仇一般,如果说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那么此时场上正在搏斗的潘擎苍怕已是不知不觉间在慧宁师太的眼神之中,死了几百次,上千次了。

    庄玄彤悄悄说完,便离开了慧宁师太,嘴角出现出一丝让人无法察觉的笑容,便转身朝女儿庄梦蝶身边走去。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