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八十七章 封刀大会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片刻之后,忽然从门外走出一个弟子,径直走到步非云的面前,报拳说道:“禀告师傅,良辰已到,各路宾客现以齐聚练武场,封刀仪式即刻开始。”

    “知道了,你先退下,我随后就到。”步非去朝他挥了挥手,那人便退了下去。接着便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各位贵宾,封刀仪式即刻开始,还请各位移动尊驾,为步某做个见证。我已备下薄酒,等大会结束之后,还望各位赏脸,请!”

    “请!”客厅里的几人几乎同时拱手说道,随后便跟着步非一同走了出去。自然是悟寂大师先行,王承颜和庄玄彤紧跟其后,最后便是几位新任掌门。

    封刀大会的场子,布置在院外一个练武场地之上,地面虽然不算很大,但却足已容下近千人,此时在台子下面,正聚集了各路英雄豪杰,纷纷高抬着头,睁大了眼睛,想要一睹当今武林盟主的风采。

    场子的四边竖有两个大鼓,此时两名鼓手正使劲的敲着鼓,声响震天,现场气氛异常激烈。

    步非云带着两个弟子,和几位大人物一出场,顿时鼓声停止,热闹喧哗的场面便立时鸦雀无声,大家都纷纷着双眼,盯着他们。

    台子上正好设了几把凳子,步非云将悟寂大师、王承颜、庄玄彤及四位掌门一一请上了台,等他们落坐后,这才朝下面黑压压的人群拱手说道:“步某一生在江湖行走,得到过各位的鼎立支持,又承蒙江湖朋友抬爱,推举为武林盟主,如今二十年弹指一过,江湖人才辈出,礼当让贤。何况在下年岁已高,对于江湖生涯已然厌倦,再加上内人身体不适,便有隐退之意。今日在各位英雄面前,特意举行封刀大会,立誓从此以后退出江湖,安享晚年,绝意不在参与江湖上的一切纷争。今日过后,无论以前跟步某有过梁子,或是结过恩怨的朋友,所有事情将一笔勾销,如果有人觉得步某之前有得罪之处,还望先行提出,步某以茶代酒陪过。今日之后,还望各位江湖朋友,高抬贵手,看在少林悟寂大师、丐帮王承颜帮主、柳家庄柳玄彤及华山、昆仑、崆峒、峨眉等各位掌门的份上,忘却前日所有恩怨,步某当感激不尽。”

    步非云一席话说完,群豪便是一阵热议,有人称赞他二十年的英雄事迹,为江湖排除了不少大小纷争,是个有功之人;也有人小声说他气量狭小,不能容人;还有人虽然与他有些小仇小怨,想上台去解决掉,却又看到台上另外几人,便都只好忍了这口气。一时之间,群豪都在私下里交谈,均都不敢上台来讲,更没有人提出异意。

    过了片刻,步非云见并没有人反对,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见悟寂大师朝自己点头,便才又回过头来,大声喊道:“来人,取金盆来。”

    这时一个弟子,手里端着一个金光灿灿的盆子走了过来,里面盛了半盆水,走到步非云的面前,毕恭毕敬的跪了下来,双手高举金盆。

    步非云眼见金盆在自己的面前,想到从此就要退隐江湖了,不由的有些不舍。沉思了片刻,这才挽起了袖了,像征性的将手伸进了盆里,轻轻的洗了几下,这才又接过另一个弟子递过来的毛巾,擦干了手又大声叫道:“取我短刀来。”

    手端金盆的弟子这才起身,退了下去。

    这时,另有两名弟子从台下走了上来,一名弟子手中捧着个盒子上面放着把极短的刀具,另一名弟子手中刚捧着盒子上面则放了一把刀鞘和一纸封条。

    刀是雪白而锋利的短刀,刀背宽而厚,刀刃却又薄如纸,形成级大的反差,这也是步非云一生称霸武林的兵器,数十年来,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杰败在此刀下,亦不知又有多少奸佞小人,死于此刀下,更不清楚,有多少枉魂成为刀下之鬼,如今这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曾经在武林,闪过辉煌而耀眼的光芒,如今却要退隐江湖,光芒不再闪现。封条是一张黄金做成的封条,金光灿灿,在阳光下,正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两件物品,正在阳光的直射下,发出耀眼的黄光,刺的人几乎睁不开眼。

    步非云看着眼前的这把刀,小心翼翼的将它再次拿在了手中,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刀光剑影,早就使它伤痕累累,曾经他靠它在江湖上咤刹风云,号令群雄。

    如今自己老了,它也应该光荣退休了。此时他的眼中饱含泪水,不由一阵难过,抬头看看台下的群豪,都睁大了眼睛,注视着他,他知道不能再犹豫了,便拿起另一个盒子的刀鞘,高高举起,朝台下的群豪感慨道:“此刀与我共进退,数十年来,我一直视之如兄弟。今日之后,它也将与我一同功成身退,从此不问江湖事,百年之后,我希望他会陪我一起埋葬,此我之幸事。”语语末落,便觉一滴热泪流了下来。

    台下的群豪,听了他的话,无不动容,纷纷暗赞他的多情。

    片刻之后,步非云一手拿着刀身,一手拿着刀鞘,就在他准备将两者合并为一的时候。突然一阵轻笑,从远处传来,人影也在瞬间便至,群豪无不惊讶万分,纷纷抬头观望,只见一团白色,迎着阳光,飘然而下,身形很是优美。

    众群豪还没有看得清楚,却见那白影已飘落在台上,正是一个美貌少年,怀里还抱着一个绝美的姑娘。

    众群豪为这绝美的一对少年少女,不由的看得有些痴了。

    与此同时,步非云的双目已定格在了那少年手中拿着的长剑之上,顿时浑身一个颤抖,瞬间便又恢复了平静。此时,他的心里已然明白,封刀大会怕是不会如自己想像的这般顺利了。

    这时台下步非云的众弟子也都手执武器,跑上台来,将那少年少女围了起来。

    就在这时,台上的庄玄彤脸上一阵惨白,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已经失踪了已两年多的爱女怎么会突然跟少年在这里出现。

    他实在不知道这少年到底是何来历。忽然一个可怕的念头从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他嘴角轻扬,瞬间便又恢复平静,坐在他身边的王承颜却注意到了这难得一幕,心头不由一皱。

    步非云见弟子纷纷将那少年少女围住,便一挥手,喊道:“都退下去,没有我的吩咐,所有的人不得再上台来。”

    “师傅……”笑面霹雳手陈青见状,不由的有些担心,想要再说什么,却被步非云阻止了,只好带着众师弟退了下去。

    “小侠若要观礼,请到台下稍坐,待老夫礼成,自会以尽地主之宜。”

    步非云此时虽然已经知道这人便是师弟的徒弟,那个号称“小猴子”的人,当下却不点破,仍然笑着说道。

    “盟主可否是言而无信之徒?”

    白衣少年一手搂着那少女,一手拿着长剑,似乎并不领情,只是泠泠的问道。

    “小侠所言,老夫听的很是糊涂,想老夫虽然不是什么一言九鼎的大人物,但自信言出必行这一点还能做的到。”

    步非云见他开口便当众给自己难堪,心中已然恼怒,但他修为较深,为人处事又圆滑,所以仍然不露声色,彬彬有礼道。

    “既然如此,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数月前,盟主是否接到过一封信?请盟主当着天下武林人士的面,如实回答。”那少年见他装糊涂,索性直接挑明道。

    “老夫一生朋友遍天下,经常收到故人的信件,那也是很正常的事。只是近日老夫年事已老,很多事容易忘记,不知小侠所指为哪一封信,也好提醒一下老夫,老夫好仔细想想。”步非云见他咄咄逼人,也朗声说道。

    “好,既然盟主不肯明白,那我就提醒一下盟主,免得到时你死的不明不白。我就是曾经写信想请盟主指点一下武功的小猴子,想必盟主此时已然记起了吧?”潘擎苍似乎再也没有耐心,直接不客气了的泠声说道。

    他此言一出,立刻引起台上、台下轩然大波,群豪一听这绝美的少年竟是昔日江湖第一大魔头的弟子“小猴子”时,都不由的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少年尽生的如此貌美,不由都纷纷交头接耳。

    其实即使潘擎苍不主动说出自己的来头,在场已有很多人凭着他手中的剑,早就猜出他是谁了,如今又见他说出来,只是加以印证罢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在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里,一个身怀六甲的美丽少妇,听了这位少年的话,不由的浑身也是一阵颤抖,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台上的庄玄彤几乎同时断定,这少年便是数年前从自己手中逃掉了梅花大盗潘擎苍。他的心不由一紧,再看看自己的女儿一脸的幸福样,见了自己仿佛如没见一般,不由的心中更加难过了,他感觉到了背上的泠汗直冒。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