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八十六章 武林群豪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714日,武林盟主步非云家此时正热闹非凡,虽然今天才是他的封刀大会,但是江湖上几乎所有的成名人物都在这半月内相继拜见他,还有一天名不见经传的人,也都想借此机会,一睹他的的风采。

    此时他身着华丽的青色服装,宽大舒适,彰显出了他做为武林霸主的英姿与不凡,让人一眼望去,便顿时有一种威武,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现如今他满脸笑容,正坐在偌大的客厅里陪着客人饮茶,一左一右立着两个衣着利落的青年,左边的一个长着一脸络腮胡子,年纪大约30岁左右,此人便是步非云的大弟子江明,善使单刀,力大无比,身手很是不错,人称“一刀断魂”。

    右边一人年纪稍小,白白静静有如书生模样,江湖人称“笑面霹雳手”陈青。此人惯用一双肉掌,身手敏捷,在江湖上属于一流角色,再加上他心思缜密,很是讨步非云喜欢。

    此时客厅里已有四个人正在喝茶,其中有华山新任掌门洪波,崆峒派新任掌门方宏,昆仑派新任掌门罗勇,峨眉派掌门人慧宁师太,这四人也都是几月前前任掌门死后,现任的新掌门,此次来的目的,除了参加步非云的封刀大会外,还负责查询杀害前任掌门的凶手,为其报仇。

    大厅外,有步非云的弟子在门口专门迎宾,见到有客人持贴拜访盟主,便会朝厅里大报一声,所报的人若是江湖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步非云便会亲自出厅迎接,若是一些不足为道的人物,自有下人将他们引进别处歇息,这也是自古以来的江湖规矩,许多人虽然心中不服,但也只能入乡随俗。

    就在此时已有几名少林和尚持贴来拜,迎宾弟子见为首的和尚大约有70多岁,红光满面,白发飘飘,气度不凡,接过拜贴一看,见上面写着“执事悟寂。知他定是少林高僧,连忙大声通报道:“泉州少林执事悟寂大师拜。”

    这时大厅里正喝茶谈笑,步非云等众人一听,连忙都想视而望,不由大吃一惊。

    原来这少林分为南北少林寺,其中南少林以泉州少林寺为首,北少林以崇山少林为首。相传当年崇山少林寺13棍僧助唐王李世民统一中国后,唐王下令大规模建造十座少林寺,那泉州少林本是分寺之一,规模极大,武风又极盛行,所以便和北少林崇山寺齐名。

    多年来,南少林的门规相对较严,并不允许寺里的僧人私自下山,很少参于武林中事,至于寺中的高僧更是很少人能有缘一见。更别说是排名南少林第三的执事神僧悟寂大师了。原来这南少林共有神僧十位,自创寺以来,便已订下子孙辈决,共有70字,其后每传一辈,便要严格按照此字辈取名,是以传到这代,所有的高僧都以“悟”字为辈,从少林掌门开始分别为“湖、静、寂、明、空。”所以刚才一听到悟寂,在座的几人都是异常吃惊,一时间都在心里纷纷猜测悟寂和尚此行下山的目的。

    就在大家都面面相视的时候,步非云已带着两名弟子,快步迎了出去,见到悟寂大师,连忙合掌为十道:“悟寂大师远道而来,真是蓬荜生辉,俗人不曾远迎,真是罪过,万望大师赎罪,大师里面请”

    “出家人初到贵府,多有打搅,还望步施主多多担待。请!”悟寂大师也双手合十,客气的说道。

    二人客气完毕,步非云便将悟寂大师迎进了客厅,这时四大门派的掌门也都纷纷站了起来表示尊敬。

    步非云大叫一声道:“来啊,给大师看座、上茶。”话音刚落,那边已有人搬了椅子,放在了步非云座边靠左的位置。

    悟寂大师见状,连忙又双手合十道:“多谢步施主盛情款待。请坐。”

    “大师请坐。”步非云也客气的请了座,等悟寂大师坐下,其它人这才一一坐下,各自看茶。

    过了片刻,步非云等大家都喝过一轮茶,见下人把茶又各自添满,这才笑着朝悟寂大师道:“大师不远千里,前来贱舍,区区步某当真是万分荣幸,只是内人这几日身体不适,末能见客,还望大师谅解。容在下向大师一一引荐几位掌门。”

    “步施主客气,出家人,不佝礼节,正好请教。”悟寂大师见步非云如此说,连忙也客气的说道。说完便站了起来,朝几位掌门一点头示意。

    在座的几位新任掌门也都纷纷站了起来,一一回礼。

    步非云这才走到各人的身边,一一向悟寂大师做了介绍,介绍完毕,各自方才归位,悟寂大师许久才道:“听闻各位贵掌门惨遭不幸,主持大师很是心痛,只恨寺归深严,末能亲自到场追忆,实在愧疚,如今见几位新任掌门神采毅然,气度不凡,当真是武林之福。”

    几位新任掌门闻此都一阵难过,一时之间,俱都沉默不语,神情很是严肃。

    过了许久,昆仑掌门方宏道:“我等掌门惨遭不幸,至今凶手仍然逍遥法外,实属后辈无能,今日还望步盟主与大师共同为武林主持公道,为我等讨还一个公道,万望盟主与大师垂怜。”

    “大师贵为神僧,实是不敢开口打搅清修,只是掌门他老人家之死确有蹊跷,还望步盟主继续为武林主持公道,切勿封刀退隐,此乃我辈中人之幸。”华山掌门洪波此时也站起来,凄声说道,神情很是肃穆。

    一时之间听的人不仅都有些心酸。

    “是啊,还望步盟主与大师为我等主持公道。”峨眉及崆峒掌门也都齐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峨眉掌门虽然身为女流之辈,便身形很是清朗,颇有帼国不让须眉之风。

    “步某初闻贵派掌门惨遭不幸,也是异常悲愤。我与各贵派掌门颇有交往,又深知他们都是侠义之士。莫说在下承蒙江湖朋友抬爱,奉为盟主,即便不是,为朋友也当两肋插刀,再所不迟。只是近年来,内人身体屡感不适,又初怀身孕,故而家事繁忙,实再也不能抽身。想如今江湖人才辈出,各位都是英才俊儒,才华出众,礼当让位于人,也好静下心来,种田养花,终老一生。”

    步非云见几位掌门人都不约而同的说出此话,便深知他们之意,偷偷看了一眼悟寂大师,却见他只顾品茶,不去理会,便在心里暗衬:“死秃驴,此时倒会装聋作哑。”

    他这一番话说完,让了听了不仅大气凛然,而且还顺水推舟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言下之意便是,这是你们的家事,我才不会趟这浑水,等我退隐之后,你们爱杀爱打,都跟我再也毫无瓜葛。他这一说,众也心中也都明白,自然也就无人再接话,几位掌门虽然心中有气,却只能自认倒霉,低头不语。

    “近日听闻,昔日江湖大魔头慕容轩的弟子,持魔剑重入江湖,一路杀害江湖中人无数,还曾有人传言,他已立下战书,要向盟主讨教,说什么要报当年为师之仇,不知传闻是真是假,还望步盟主赐教。”这时峨眉派掌门慧宁师太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说道,言词很是犀利,说完便直视步非云,似要求个答案。

    众人一听,便都纷纷放下茶杯,注视着步非云,此时他们方才知道峨眉掌门的厉害,仅仅几句话,便又把步非云给扯了进来,不由的心中很是佩服她的城府之深。

    就连悟寂大师也颇感好奇,放下了怀子,似是也在等着步非云回答。

    步非云刚刚把手中的茶杯放下,这时又听她突然提及此事,不由的眉头一皱,心中已是不爽,但他是何等人物,眼下只是面笑心不笑,正在愁闷如何回答这问题时,忽然听到外面报喊:“丐帮帮主王承颜、柳家庄庄主庄玄彤拜。”他心中一喜,连忙站了起来,朝悟寂大师及各位掌门拱了拱手道:“各位请先用茶,步某去去就来。”说完也不等他们回话,便带着两个弟子出了大厅。

    慧宁师太见此,顿时觉得站也不适,坐也不是,一时很为尴尬,崆峒掌门方宏见状,连忙解围道:“师太,稍安勿躁,权且先喝杯茶也不迟。”

    慧宁师太见有人给自己台阶下,不由的心中一阵感激,连忙点了点头,这才坐了下来。

    这边大厅外,步非云已经迎了出来,见丐帮帮主王承颜及柳家庄庄主庄玄彤正手拉着手走了进来,心中不由暗衬:“不知丐帮何时与柳家庄牵扯上了,看来关系还非同寻常。”当下心里虽是诧异,嘴里却大声笑着朝二人喊道:“二位稀客,大驾光临,不曾远迎,还望谅解,快快进寒舍一叙,喝杯茶水。”

    “步盟主客气了,听闻步盟主要封刀归隐,实为江湖憾事,庄某对步盟主是仰慕已久,只是不惯在江湖上走动,今日方来拜会,还望恕讨扰之罪啊。”

    一剑震九洲庄玄彤见步非云如此客套,也极为客气的先是恭维了一番道,在他的右首便是丐帮帮主王承颜,依旧一身蓝衣,满面笑容。在他的后面,却是他的大弟子武通博,正手拿一把宝剑,神态傲然的看着步非云,还有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便是丐帮弟子杨胜天。

    王承颜与步非云是旧交,彼此只是点头微笑,并不说话,这一时便立马显出了关系生疏程度。

    步非云见他与庄玄彤手拉着手亦很是不解,却也不便多问,双方客套完毕,便引了他二人进了大厅。

    到了大厅入口处,武通博却被门人拦了下来。

    步非云见状并不理会,只顾笑着跟着庄玄彤客套。

    庄玄彤亦是老江湖,知道规矩,心中虽有不满,但却仍不露声色的转身对武通博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退下去。

    武通博傲慢的神态有些不自在,但师傅有命,他哪敢不从,只好退到厅外。

    这时步非云见状却故意大声说道:“庄兄不要见怪,下人不懂事。”

    “步盟主客气了,小徒性格鲁莽,不懂礼仪,还望您别见笑。”

    庄玄彤也客气的接着道。

    三人边说边进了大厅。

    大厅里几个新任掌门人一听二人是丐帮帮主王承颜和一剑震九洲的柳家庄庄主,这才都大吃一惊,连忙起身拱手拜见。

    王承颜见到悟寂大师,连忙笑着松开了庄玄彤的手,跑过去拱手拜到:“久闻大师神名,没有想到在此一见,当真是荣幸得很。”

    悟寂大师似乎对他也颇有好感,连忙站了起来,双手合十道:“王帮主神龙见首不见尾,老纳今日得缘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二人客套完毕,步非云便也带着庄玄彤过来为悟寂大师引见,自然又是一番客套。

    一时间,又增加了两张椅子,二盏茶具,各自开始饮茶。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