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八十五章 意外之事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第二天,当潘擎苍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昨晚上他一直没有睡好,脑子里充斥着失落与愧疚,等快到天亮的时候,他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听到庄梦蝶在门外叫他,他才一骨碌,揉揉眼睛爬了起来。

    进了客厅,潘擎苍接过庄梦蝶递过的毛巾,擦了把脸,顿时清醒了许多。

    庄梦蝶见他精神不振,小声问道:“潘哥哥,你还好吧?”

    潘擎苍知道她在担心自己,心中稍有些自责,抬起手抚摸着她的俏脸道:蝶妹,我没事,你眼圈怎么这么黑,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

    庄梦蝶见他如此关心自己,不由又是一阵感动,又近身伏在了他的胸前。

    这农家妇人姓庄,这时正好端了些粥过来,正好碰上,又看到潘擎苍一脸疲惫,便打趣道:“没事的,新婚小夫妻都是这样,我那时年轻的时候,也经常熬夜,几个月下来,都瘦了好几斤,现在这不又胖了?”

    庄梦蝶听她说完,起先没有会意,过了一会刚想明白,顿时羞得小脸通红,想要解释,却又无从开口,直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潘擎苍见她如此,越发觉得好笑,也不理会她,一时倒弄得她更加难堪了。这才开口朝那妇人问道:“庄大姐,不知村里可有什么特别的人物在此居住?”

    “特别的人物,这倒没有,自我嫁到这个村子都好几年了,都是一些靠种地为生的农民,再也找不出第三个像二位这样好的人才了。”庄妇人此时已摆好了碗筷,这时听他问,随口答道。

    “要说这怪人倒还真有一个,只是他是个疯子,你们大可不要理会他。”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个大约30多岁的汉子,身材消瘦,留着一撇八字胡,怀里正抱着农妇的儿子来宝,边走边说道。

    潘擎苍听他说,顿时来了兴趣,又问道:“这位大哥,你可知此人是否会武功?”

    他昨日不曾见过这汉子,所以一时也不知他是从哪里来的,所以随口问道。此时庄妇人见状,连忙接过来宝向潘擎苍与庄梦蝶解释道:“噢,他是我家男人,姓蒋,靠给城里人搬运货物为生,昨日晚上刚好从城里回来,你有什么事尽管问他好了,他可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什么都熟悉。”

    潘擎苍见是男主人,连忙拱手道:“原来是蒋大哥,小弟方才失礼了。”说完便鞠了一个躬。

    “乡村粗人,不必客气,随便些。”

    蒋姓人说完便拉过把凳子,示意让潘擎苍坐,自己也紧挨着庄妇人坐了下去,这才又慢慢说道:“大约二十多年前,当我还是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那天夜里,刮着很大的风,下着很大的雨,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人,大约40多岁,全身上下都是伤,昏倒在村边的一个破庙里,村里有人见他还有一口气在,便把他抬了回来,灌了些姜汤给他喝。

    第二天,那人便醒了过来,神智似乎已有些不清,村里人见他可怜,从他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来,寻思他可能是难民,流亡到此,见他可怜,便在村东头找了一间破房,把他留在了村里。

    那人有一手打铁的好手艺,什么坏的农具在他的手里,不一会便会修好,打出来的铁,也是上好的器具,锋利无比。

    村里人本来就缺少这样一个能人,有了他自然也就方便了许多,便都不想让他再走,都纷纷拿出家里的东西,东凑一件,西送一件,好歹也算是给他安置了一个像样的家,这样一来,他就一直住在村子里,也并末取亲,一转眼之间过去近二十年了,如今那人也有60出头了。

    蒋姓人慢慢说完这些,便喝了一口稀饭,吃了一口馒头,又用筷子夹了一些菜,塞进嘴里,继续接着说道:“只是那人从来都不说话,很少与人接近,至于会不会武功,大家都不清楚,他为人和善,从不与人争执,这些年下来,与村里人相处的倒是和睦。只是他似乎身上有病,每过一些时间,便会发作,围着村子乱跑,却也不伤害人,起先村里人都怕他有传染,不敢跟他接触,只有家里的农具坏了,或是需要什么新的农具,这才送过去些材料让他做。他也从不收钱,只要管饭吃即可,后来慢慢的,村里有个懂医的,说他是这是什么间歇性神经病,不会传染,村民这才放松下来,慢慢与他接触也就多了。

    只是他从来都不提自己的过去,好像他生来就没有过去一般,大家也不好问,有熟悉的人问一声,他也只是笑笑,装作没有听到,时间久了,大家也就不高兴打听这些了。”

    蒋姓人说完,便差不多也吃好了饭,又开始用勺子喂来宝吃饭。

    潘擎苍听了这么多,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便也不好再问。等吃好了饭,突然想到刚才庄妇人说他在城里打工,就想了解一下城里的情况,便又接着问道:“蒋大哥,听庄大姐说你昨晚刚从城里回来,这几天,城里可有什么事发生吗?”

    “有,这些天城里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到处都是人,大都是像拿着兵器,一拨接着一拨,就连城里的客栈都住不下了,那些黑心的店老板们,见生意好,那些人又出手大方,都纷纷开始涨价,都翻了好几倍呢。这下他们可是要狠狠发一笔大财了。”蒋姓人见他问,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趣,连忙接口答道。

    “可知道是关于什么事?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江湖中人呢?”潘擎苍心中早已明白,这些人很有可能都是冲着封刀大会和自己来的,尽管如此,他仍然不动声色的问道。

    “听说有个什么人物,要退出江湖了。”蒋姓人见他又问,也沉思了半天,这才答道。过了片刻,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又补充道:“噢,对了,最近城里还流传着什么“小猴子”要进城了的话,只是不知道这猴子到底招惹了谁,就连平日里那些专在城里耍猴的人,听到传言也都不敢进城了。”他说完便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解。

    “扑哧”一声,庄梦蝶听到他这完这些话,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轻笑了一声。

    潘擎苍知道她是笑自己,便也陪着笑了。至此他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整个江湖的轰动,这使他有些感到意外的同时,也有些得意。这正是他所需要的结果,人越多,效果自然越好。

    蒋姓人和庄妇人见他二人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了表示对客人尊敬,也都友好的笑了笑。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