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八十三章 铁猿剑法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神行仙翁正待要上前去教训潘擎苍,却突然听到紫霞仙子相问,不免有些好奇,却不知她为何说出此话。饶是如此,但此时他的心中火气甚大,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会买帐,于是仍然大声怒喝道:““管他是何人,如此目中无人的小子,老夫今日倒偏要教训教训他。”

    “让他逞能吧,反正到时有人会找他算帐,你就不要管了,看到时后悔的是哪个?”这时站在一边的灰衣老人,从背后掏出了那个大烟斗,一边拿出火种燃起火,一边看热闹说。

    “我后悔?教训一个小辈,有什么可后悔的,老夫我这辈子就还没有后悔过的事情。”神行仙翁不听那灰衣老人的话倒还好,一听火气似乎又大了一些,也大叫道。

    “你就不要在一边火上浇油了。”紫霞仙子见他们两人一言一语的又闹在一起了,便皱了皱眉头朝灰衣老人道。

    灰衣老人一听,连忙朝紫霞仙子吐了吐舌头,便转过身去,独自抽起了大烟,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紫霞仙子见他二人都不再说话了,这才又接着说:“仙翁可知他就是轩儿的徒弟?”

    “小静,你说什么?轩儿?轩儿不是已经……”神行仙翁听了紫霞仙子的话,愣了半晌,这才问道。

    “这事说起来话长,起先我也以为轩儿不在人世了,可是直到前些日子他突然找到我,我才知道他这十几年都隐居山林,并且还收了这么一个徒弟。”紫霞仙子见他似乎有些不信,便叹了一口气,过了许久,这才解释道。

    “可是雪儿他明明告诉我,说轩儿已经坠崖身亡,再无生还的可能,而且这事也是非儿亲口对她说的,难道会有错吗?”神行仙翁见紫霞仙子再次肯定,仍是有些怀疑道。十几年前,他也是亲耳听到徒弟慕容轩死去的消息,当时很是悲恸,从此也就隐名埋姓,不愿再过问江湖事了,如今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是以他很仍然难接受这个现实。

    “她可以骗乌龟,骗王八,也不会骗你的。”

    灰衣老人这时见他们二人一问一答,心中已很是不爽,从嘴吐了一口烟泠声说道。

    “可是雪儿和非儿也断然不会骗我啊!”神行仙翁见灰衣老人如此说,此时也不还嘴,自言自语道。

    紫衣仙子见他这样说,连忙解释道:“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也许当时非儿以为他真的坠崖死了,所以才这样说的,而恰巧轩儿命大,后来又活过了来,也很正常的啊。”

    “不行,我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要是胆敢有人欺骗我老头子,我定然不会轻易罢休。”神行仙翁此时觉得自己仿佛被愚弄了一般,异常气愤道。过了一会,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连忙看着潘擎苍道:“不对啊,刚才你所用的剑法不是轩儿的剑法啊,你肯定是假冒的,你们是不是合起伙来欺骗我老人家?”他话锋一转,竟然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潘擎苍、灰衣老人和紫霞仙子。

    “噢,你这个死王八,臭王八,我们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千里迢迢来逗你玩啊。”灰衣老人见他竟然说出这话,不由的转过身来,也大怒道。

    “除非他可以使出轩儿的剑法,这才能证明,他便是轩儿的徒弟,要不然,我是如何如何也不相信这件事的。”神行仙翁似乎已经钻进了牛角尖,他实在不愿意相信非儿和雪儿会骗他,是以这才提议道。

    这边站着的潘擎苍一听,顿时心中一惊,他实在看不出来眼前的这个老人竟然是师傅的师傅,而自己刚才还曾与他以死相拼,这下若是师傅知道,岂不又要怪罪,当下心中甚为着急,只是如今师傅已经不允许自己再用“落日剑法”,所以也只好断然拒绝道:“恕晚辈不能答应前辈的要求,因为师傅有命,晚辈从此不得再使用此剑法,还望前辈见谅,几位前辈既然没有事,我们便走了。”

    他说完便要转身离去,他实在不想这么着急的走,只是怕神行仙翁再逼自己用剑,岂不又再次违背了师傅的意愿,所以想想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臭小子,你先别走,事情还没有说清之前,你不能走。”

    神行仙翁见他要走,连忙大声吼道。他性格直爽,如果这件事没有弄清楚,恐怕今后的日子,他是再也无法好好睡上一觉了,是以他才如此性急,他却不知潘擎苍脾气比他的还要倔强,怎会听从他的指挥,当下便停下来,泠泠的道:“晚辈已经说过,恩师已不准我再使此剑法,前辈如果再强加要求,晚辈只有再次得罪了。”

    “好倔强的性格,当真跟轩儿一模一样。”

    紫霞仙子见他如此,不由的在心里忖道,当下也越来越喜欢他了,不由的又轻声笑道:“仙翁不必怀疑,也不必动怒,此人定是轩儿的徒弟,他性格如你一般,若是你再硬逼他,少不得一会又要打起来。”

    “既然你都这样肯定了,不使也罢。不过既然轩儿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再说他如今还教出这样一个厉害的徒弟,当真是比我强多了,我高兴还来不及,还生哪门子气啊!”神行仙翁在这世上最是听紫霞仙子的话,当年他为了救她,几乎送命,当下便也不再生疑,连忙高兴的叫道。

    紫霞仙子见他已然想通,转身又对目瞪口呆的潘擎苍柔身说道:“孩子,现在你总算知道为什么我们要找你了吧,这位神行仙翁便是你的祖师爷,当年你师傅从小便随着他习剑,像你这般年纪,便已威震江湖,成为一代名侠,只可惜后来……”她说到此处,似乎觉得有些话还是不说为好,便停下来,微笑的看着潘擎苍,目光之中已满含期待之意。

    潘擎苍本就是个聪明人,此时听她这么一说,连忙走到神行仙翁面前,跪下道:“小猴子刚才无知,冒犯祖师爷,还请祖师爷惩罚。”一语言过,神情很是虔诚,激动的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此次他机缘巧合,得遇祖师爷,实是让人感慨万千。

    “孩子,不知者无罪,何况我老人家已很久没打的这么过瘾了,反倒是你解了老夫数十年没人打架的瘾啊,我只当从你师傅离去之后,江湖上再也找不到什么厉害角色,如今却又见到你青出于蓝,心中高兴还来不及,哪不舍得责骂你呢!快起来,告诉老夫,你这一身的好剑法,是从何处学来的,好不教人羡慕!”

    神行仙翁见潘擎苍如此尊敬他,不由的也欣喜万分,连忙扶起了他,又说了许多赞赏的话来。

    “禀告祖师爷,小猴子实在惭愧,闲来无事的时候,便想到以前跟师傅在神龙架时看到的各种动物打架、捕食时的动作,觉得好玩便试着融入了剑法之中,于是便练成了这“铁猿剑法”,至于原本就会的剑术,请恕小猴子愚昧,并不知从何处所学。”

    潘擎苍见神行仙翁问,连忙如实答道。他先前失忆时,忘记了师傅是谁,后来遭遇袭击,侥幸恢复了先前的记忆,却又忘记了下山以后的事,自然就也想不起黑白二圣赠他剑谱及兰儿的事来。

    “妙极,妙极,不管是谁的剑法,只要是自己加以创造完善,便是自己的了。相当年,你师傅也是凭借自己的天赋,自创了“落日神剑”剑法与“摘叶飞花手”手法两项绝计,名声这才响彻整个武林,如今你又自创了这“铁猿剑法”,当真是了不起啊。假以时日,恐怕连我这个糟老头都要自叹弗如了。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倍有人才出啊,以后的江湖恐怕就是你的天下了,老夫这个祖师爷,当的可真是威风极了。”

    神行仙翁天性豪爽,此番不但听到徒弟还活在世上,本就是一喜,如今又得见徒孙,真可谓双喜临门。

    “何需几年,恐怕是现在就不是对手了,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喜欢吹牛,不吹牛会死啊!”灰衣老人见他们祖孙二人直顾自己淡笑,把他二人凉在一边,不由的又泠嘲热讽道。

    “姓苏的,我不会生气的,此时我有个这么厉害的徒孙,有你妒忌的,我不跟你计较。”神行仙翁此时心情舒畅,是以灰衣老人说任何风凉话,自己都不在意。

    潘擎苍听神行老翁如此说,这才知道灰衣老人姓苏,如今见他二人又起争执,不由顿觉好笑,回头看了一眼庄梦蝶,见她此时也正含情脉脉的注视着自己,连忙招了手,请她过来。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