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八十二章 谁是谁非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这一等又是半柱香的时间,此时庄梦蝶已经醒来,见潘擎苍正搂着她,不由的又是一阵甜蜜。

    潘擎苍见她此时已经醒来,便也放了心,二人也在都旁边静静的看着两个老人比拼。

    紫霞仙子见他两人此时身上都已经被汗水湿透,连忙走到他们身边劝道:“你说你们两个人,都一大把年纪了,非要像年轻时一样拼个你死我活,教后辈看了笑话,倘若你们二人有个什么闪失,那我这个老太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不如也跳进湖里淹死算了。”

    她话说完,眼见二人都没有撤掌的意思,便索性牙关一咬,要朝那河里跳去。

    两位老人此时虽然正在比拼内力,眼见她要跳入河中,不由的都大吃一惊,想要去拉,却都被对方的掌力所吸,不能撤掌,不由都很着急。

    这时灰衣老人首先说道:“死王八,快放手,救人要紧。”

    “臭老怪,你先放手,我去救人。”神行仙翁此时虽然心中很是着急,便若是要他先放手,他是万万一可的,于是也催着灰衣老人道。

    “死王八,臭王八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抱着个醋坛子不放,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撤掌。”灰衣老人见他依旧那样固执,边骂边提议道。

    “臭老怪,好,一会我再找你算帐。”神行仙翁也回骂着同意。

    “一、二、三,撤!”灰衣老人这才慢慢的喊了三声,二人同时把掌撤了,也就在这时,紫霞仙子已经跑到湖边,正准备跃入湖中。

    “不好!”潘擎苍与庄梦蝶眼看那紫霞仙子纵身跃入了湖中,想要去救已是不及,不由的惊呼一声,就在这一刹那间,两个老人分别从两边飞了过去,一人拉住了紫霞仙子一只胳膊,将她扯回,齐齐的落在了岸边。

    “你放开她。”两个老人见对方都扯着紫霞仙子的一只胳膊,不由又醋意大升,分别朝对方大声叫道。

    “你们让我去死了倒还清静些,干嘛要救我上来。”这时紫霞仙子见两人又开始互争不下,连忙一摆手,挣脱了两人的手,大声叫道。

    “小静,我……”神行仙翁见紫霞仙子生气了,连忙红着脸解释道。

    “小静是你叫的吗?你这死王八也配叫她的小名吗?”灰衣老人见神行仙翁如此称呼紫霞仙子,连忙大声呵斥道。

    “死老怪,你别以为我会怕你啊,有种我们再战三百回合。”神行仙翁一听,不由的又怒火中烧,反唇大骂道。

    “打就打,谁怕谁是龟孙子!”灰衣老人似乎并不怕他,听他叫嚣,便也大声应战道。

    “好了,你们两人再要打,这辈子都莫要见我了,就只当我死了算了!”紫霞仙子见他们刚分开,便又叫上阵了,不由的也生气道。

    “哼,死老怪,我听小静的,不跟你计较。”神行仙翁见紫霞仙子生气了,连忙说道。

    “怕就怕了,干嘛非要说听小静的,几十岁的人了,也不知道害燥。”灰衣老人此时虽然也怕紫霞仙子生气,所以也不敢再说什么,也许是习惯问题,所以他的话语总是带着奚落的味道。

    潘擎苍和庄梦蝶见他们两人为了一个女子,争的不可开交,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只是在一边静静的看热闹,也不说话。

    过了许久,紫霞仙子见两个老人都停住了,这才走向潘擎苍道:“孩子,你没事吧!可吓我一跳。”声音很是温柔。

    “我没事,感谢前辈关心。”潘擎苍初见她很凶,现在语气却温柔有加,似乎在对自己的孩子说话,心中一阵感动,差点落下泪来,连忙也轻声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紫霞仙子听后,微微笑了一下,似乎是在对潘擎苍说,又似在自言自语。

    潘擎苍见她有些痴迷的样子,心中也说不清为什么。

    他突然想到自己今天已经耽搁了很久,如果再晚,恐怕在8月15日,再也无法赶到湖北神龙顶,不由的有些着急,想到现在虽然师傅不再让自己去找步非云报仇了,可自己毕竟曾经答应过师傅,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失信于他,此时这边的事情已了,现在不走,又更待何时呢?一念至此,他便温声问庄梦蝶道:“蝶儿,我们也该上路了,你身体好些了吗?”

    庄梦蝶抬头看着他俊美的脸庞,不由的有些痴了。过了半晌,这才答道:“潘大哥,你放心,我没事的,可以走路。”说完便站了起来。

    潘擎苍见她果然并无大碍,便扶着她,准备离开此地。

    就在这时,只听紫霞仙子在身后喊道:“孩子,请留步。”言语很是柔和,仿佛一个母亲的在呼唤自己的孩子。

    潘擎苍听那声音,不由的有些痴了。他从小缺少母爱,跟着师傅长大,母爱在他的心中是一件多么奢望的事啊!此时听她的声音,似乎有一种让无法抗拒的魔力,使他不得下停下来,想要听她说些什么?

    “班子,不知你们今后有何打算?此去又当何去何从?”紫霞仙子见他们停下来,关心的问道。

    潘擎苍原本以为她要和自己说些师傅的事,这才停了下来,如今见她只是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便又恢复了以往的泠漠,冷声说道:“前辈,如果没什么事,请恕晚辈不能奉陪了,至于晚辈此去要做什么,我想不说也罢。后会有期!”一语说完,潘擎苍转身朝紫霞仙子拱了拱手,算是告辞,说完便要离去。

    “喂,你这小孩子怎么跟小静说话的,没大没小。”这时站在一边的神行仙翁见他态度傲慢,连忙大声呵斥道。

    “仙翁若是听不惯,大可不去听。”潘擎苍见神行仙翁语气生硬,连忙也回敬道。

    “真是气死我了,真是没有一点家教,你父母难道没有教你尊敬老人吗?”神行仙翁见他说话如此冰泠,不由的更加生气道。

    “在下父母早已双亡,全仗师傅把我养大。仙翁如此说,那便是对师傅不敬了,晚辈虽然武功不济,好歹拼了性命也要为师傅讨个公道,前辈亮招吧!”潘擎苍见他竟然辱及师傅,不由怒火中烧,接过庄梦蝶手中的剑,顿时抽出剑身,转身说道。

    “怎么?你当我还怕了你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不成了。”神行仙翁脾气暴躁,最经不起别人挑衅,更何况现在连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顿时倔脾气又上来了,也大声说道。

    “仙翁,息怒,你可知他是何人?”紫霞仙子见他动怒,连忙转过脸来,轻身笑道。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