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八十一章 生死相争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潘擎苍与黑衣老人闻声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只见紫霞仙子正从远处飘然而来,初时只看她犹如一个紫色的蝴蝶飞舞,再一眨眼,便看到她人已经站在两人身前,正含笑看着神行仙翁,眉目之间,竟一改刚才对那老人的火爆脾气,似有说不出的温柔。

    神行仙翁初见紫霞仙子,神情也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似是见到了多年的知己一般,慢慢眼神也柔和起来,竟又如见到了初恋情人一般,脸上也有了羞涩之情。

    潘擎苍一见二人如此,不由的觉得有些好笑,二人虽然都已至古稀之年,却不想竟如小孩子一般,却也会害羞。

    一时之间,三人竟都不说话,似乎谁也不想打破这难得的沉寂。

    就在这时,突然从远处又跑来一人,身体竟也如风一般飘来,身后还背负着什么,潘擎苍一看,原来来者便是刚才与自己大战了很久的灰衣老人。

    灰衣老人停了下来,随手将身上背伏的物件放在地上,正是庄梦蝶,只是却已一动不动。

    潘擎苍此时已然清醒,如今看到心爱的女孩子,竟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竟忘记了正与神行仙翁过招,连忙跑到庄梦蝶身边,抱住了她,轻呼了几声,见她还是不醒,不由的对着灰衣老人怒道:“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手脚?她却如此这个模样?”

    “孩子,你别着急,她只是被点了昏睡的穴道,一会便会自然醒来。”紫霞仙子见灰衣老人突来,便别过了头去,见潘擎苍着急,连忙解释道。

    “臭老怪,想不到你年纪一大把,还喜欢干这种夺人所爱的事,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一辈子都这个德行。”神行仙翁刚才见到紫衣仙子竟是看呆了,如今被灰衣老人打搅了,不由的心里一阵气愤,便恶语相加道。

    “几十年了,没想到你这个糟老头子还没有死,当真是活的时间够长,比起河里的王八来丝毫一点也不逊色,只是脾气倒一点都没有改,还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哈哈,当真好玩。”灰衣老人见神行仙翁对自己恶语相向,竟然一点也不生气,却显得很开心,也回敬一句道。

    “你说谁是王八,你才是活王八,乌龟王八蛋。”神行仙翁见灰衣老人骂,不由又大骂道。

    “哈哈!不服气是吧,不服气来打我啊!我骂你王八又怎么了?我今天还要剥了你这王八的皮呢!”老人一听他生气了,连忙又大笑了一声,挑衅道。

    “你……”神行仙翁见他这样取笑自己,竟气的连话都说不出,只说了一半,便用手中的鱼杆,直朝那老人的面上直刺过去,招式却比刚才跟潘擎苍对博时更古怪了许多,速度和力量也更大了许多。

    这一下,潘擎苍不由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刚才那老人并末朝自己下重手,不由的心里有一丝感激。

    灰衣老人知道不是好玩的,连忙大叫道:“无耻王八蛋,竟然偷袭我老人家。”说完了,也用一双肉掌朝神行仙翁急劈过去,声势异常凶猛。

    两人话末说几句,先是你骂我,再是我骂你,互不相让,如今打起架来,自然也都如拼了命一般,使用的招式更是稀奇古怪,气势有如山洪爆发一般。瞬间工夫,一个用鱼杆,一个用肉掌,竟然对博了十几个回合,当真是勇不可挡,令人惊讶。

    紫霞仙子见他们一上来便动起了武,也不阻拦,只是在一边泠泠的看着两人拼命,时不时的还发出一声泠笑,只是她的目光一会注视着神行仙翁,一会关注着老人,似是对两人都很关心。

    潘擎苍刚才听了紫霞仙子的话,现在也不是那么着急了,也开始慢慢的注视着两个老人比武,一时之间竟然被他俩敏捷的身手及精妙的招式所吸引了,情不自禁的学了起来。他从小天生异赋,聪明伶俐,武功底子又不弱,自然学的也就很快。

    不知不觉中,两个老人已对拆了数十招,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手里的招式却突然变的越来越平常,越来越简单,尽管如此,却依然招招险象环生,难于应付。

    要知这学武习剑之人,初时往往只注重招式及兵器的好坏,时间久了便开始注重内力修为,武功每上升至一个阶段,招式便也会进入另外一个境界,越到后来,招式也就越简单,兵器也就没有那种重要了,任何东西到了他们的手中便足可成为致命的武器,就算是一草一木,他们挥舞起来比之那玄削铁如泥的宝剑也丝毫不逊色,是以他们此时的招式虽然看着平淡无奇,却实比任何精妙的招式都厉害,凶猛。

    等二百多招之后,两人进攻的招式已慢了许多,每一招似乎要等很久方才施展出来,潘擎苍见他们两人的白发及胡子都随着真力的运行而随风飘荡,头上都裹着一层白气,身上的衣服也变得鼓鼓的,此时老人的手掌已握住了神行仙翁手中鱼杆了另一头,那细细的鱼杆也随着两人的真力运行而急剧膨胀,一会弯曲,一会变直,两人的头上不一会便有了密密的汗珠。

    潘擎苍看着这一切,不觉得有些担心,他知道二人此时正在用内力比拼,如果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如魔,轻则一身武功被废,重则性命不保。

    紫霞仙子原本以为他们只是较量武功,却不想这两个活宝,加在一起都快两百岁了还是如此争强好胜,不惜以命相博,不由也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要知高手比拼内力,如果中间有人随意去打断,或是相帮其中一个,肯定会导致另外一个人轻则重残,重则立刻毙命,或是三人均会受伤,除非他们两人会自行收住内力,但也这需要二人同时撤掌,方才不至于受伤,但眼下两人势如水火,脾气又暴躁,自然不会轻易撤掌;再或者有一个内力修为较之两人更加深厚的人可以从中硬接住两人的掌力,将二人掌上的真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或者泄去,也可以阻止二人继续比拼下去,可眼下似乎没有人可以有这个把握,这可如何是好,眼看二人正至关健时刻,再不阻止,怕是二人都会受伤,此时她当真是又急又无奈,只好希望他们能自行撤掌了事。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