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八十章 得遇尊者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黑衣老人见他以竹为剑,招法尚且如此凌历,不由的大吃一惊,连忙避了开去,口中同时发出“咦”的一声,似乎很是惊诧。

    吃惊过后,黑衣老人便又用那竹竿频频朝潘擎苍攻来,手中的劲道似乎又增加了许多。

    片刻之间,二人已对拆了十几招,招招都是来如疾风,去若飞鸟。

    潘擎苍刚才虽然与那老人及紫霞仙子对阵了半日,如今又狂奔了数十里地,此时却丝毫不见半点疲惫,再加上心中悲愤异常,满心的怒火无处发泄,此时遇到黑衣老人自然便把他当作出气筒,招招用了全力,而且招式迅猛,全然不顾自己的生死,有如拼命一般。这种架式与人比武,首先在气势上已然压倒了对方,便也弥补了招式及经验上的不足。

    一时之间,黑衣老人虽然武功不弱,却也拿他毫无办法。

    他手中竹竿比潘擎苍手里的竹枝长了许多,正所谓“一寸长,一存强”,潘擎苍离他稍远些的时候,他还占着绝对优势,但等潘擎苍欺近他之后,他这长长的渔杆,也就如同废物一般,不但起不到制敌的效果,而且还处处受制于潘擎苍,等三十招过后,黑衣老人便已处于弱势,他一惊之下,便准备将手中的鱼杆也截去一半,哪知潘擎苍似乎明白他的意思,总是死贴着他的身体,手中的招式也越来越刁钻,古怪,再加上他此时有着满腔的怒火,需要发泄,自然动起手来有如拼命一般,手中的真力有如长江之水,正源源不断的注入那竹枝之中,所到之处,便是枝断花折,让人心惊胆怯。

    又对拆了十余招,黑衣老人见潘擎苍手中的竹枝以一招“仙人指路”直朝他的下盘刺过来,不由有些暗暗着急,此时他已退至湖边,若是再退怕是要掉进湖里去了,万般无奈之下,他以最快的手法握住鱼杆的另外一头,形成弯弓形状,等那潘擎苍身子欺近时,他的身体也硬生生的向后移了几米,悬空于湖面之上,便放开手中的一端,顿时那鱼杆的一头,便带着强劲的力道,势如破竹一般,拦腰朝潘擎苍的身上扫去。

    潘擎苍原意想要将黑衣老人逼入水中,哪知眼看他退无可退的时候,竟然可以利用轻功立于湖之上数秒而不落下,不由的很是吃惊,眼看着那鱼杆朝身上扫来时,想退已是不行,只有用手中的竹枝硬生生的挡住了那弹过来的鱼杆,哪知两竹刚一接触,他手上顿时变麻木疼痛,有如撕裂一般,手中的竹枝也差一点掉落在地。

    众所周知,那黑衣老人手中的鱼杆本就比较长,此时又远离潘擎苍数米,以长攻短,本来就占了很大的优势,再加上他将鱼杆弯成弓箭的形状,再弹了开去,这种力道可想而知。要知古人作战,便常用这种方法做为投石器,那几十斤乃至上百斤重的石头,瞬间便在几个人的手中弹至几十米高的城墙之上,那种借力打力的劲道,有着一两拨千斤的作用,更何况黑衣老人手中的鱼杆之上早已注入了九层真力,潘擎苍纵然可以勉强接过一招,也足已证明他此时的内力已不容小视,是以黑衣老人一击之后,见他竟丝毫没有受伤,不由也大吃一惊。他也趁潘擎苍被迫后移的时候,又轻轻的落在了湖边的岩石之上,吃惊的看着潘擎苍。

    潘擎苍眼见那老人在空中滞留片刻之后,竟然还可以朝前再移动数米,这种悬空移步的轻功,当真是前所末闻。他突然想到师傅曾对自己说过,江湖上有一位绝顶高手,人称“神行仙翁”,年轻的时候,师出华山,惯于用剑,剑法已至化境,到了老年之后,便改用鱼竿,更是无人能敌。此人不仅剑法为一绝,而且轻功造诣也是前无古人。

    据传,年轻时他心爱的女人让人劫持,被绑在一匹快马之上,并且马尾让人浇了汽油,点了火烧,被迫疯狂奔跑,速度自然可想而知,神行头仙翁凭借绝顶轻功,一路狂奔追那奔马,竟尾随了数百里,直到那马被活活累死,这才救下心爱的女人,从此他一战成名,被江湖人士称为“神行太保”,声名如日中天。后来“神行太保”因为感情受到挫折,年纪轻轻便退出江湖。

    直到十年之后,再出江湖,那时他手中的剑便已改为一根鱼杆,人虽刚才中年,却已满头白发,从此江湖人便尊称他为:神行仙翁。”神行仙翁性格古怪,脾气更是暴躁,一言不和便可以与人拼个你死我活,倘若喜欢某人,便又待之如兄弟手足,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送给人家。平日行事也如其人,忽正忽邪,性情不定,到了晚年更是让人难以琢磨,经常一人独来独往,不喜与人结交。

    再后来,便又突然消声匿际,再也无人见过,如今推算怕已年近上百,潘擎苍却想不到今日竟在此碰上,得见尊颜,心中也颇为惊讶。

    此时两人面面相视,俱都面色诧异,神行仙翁数十年末曾遇到对手,不想今日一战,竟畅快淋漓,不由的也暗暗喜欢上了潘擎苍,过了一刻便大笑道:“小兄弟,想不到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剑法,不错,来咱们再战三百回合,老夫已经有几十年没像今天这样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了。”说完便又准备朝潘擎苍身上进攻。

    “神行仙翁,果然名不虚传,前辈如若想再战,晚辈虽然不才,却也只好奉陪到底。”

    潘擎苍刚才受那一击,内力已然受损,胸中尚有一般闷气聚集,虽已休整片刻,已逐渐恢复,但倘若再战,恐怕自己便要吃大亏,纵然如此,他生性倔强,不肯服输,所以语气之中,也颇为豪气,当下朗声应战道。

    “哈哈,想不到老夫几十年不入江湖,你这小娃娃竟然还能报出老夫的名号,当真不简单,看来今日你我这一战是势在必行,不可不战了。”神仙仙翁见他竟然凭借几招就能报出自己的名号,不由的一愣,心中再也不敢小看眼前的这位少年了,但他却不知道,潘擎苍此番能报对他的名号,却是一半凭着运气,他心中尚却不能肯定。

    潘擎苍见那老人承认,便知猜对了,心中略有一丝得意,又见神行仙翁准备攻来,也连忙起了一个剑招,准备迎敌,这时才突然听到有人大叫:“仙翁手中留情。”

    二人都心中不由各自一惊,都纷纷回头去看。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