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七十八章 似曾相识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紫霞仙子见灰衣老人竟然落败,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她此时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潘擎苍小小年纪便有此武功修为,当真是不可思议,喜的是自己在晚年竟然可以收到如此高徒,那自己一身的武功终算是有了传人,百年之后,也可瞑目了。

    庄梦蝶此时见他们突然停了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跑了过去,急切的看着潘擎苍。

    潘擎苍见她过来,寻思:“自己虽然跟这灰衣老人打了平手,但他好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能让他太失面子。”一念至此,他便先松开了手,灰衣老人身上真力顿时恢复,自然也就松开了手,一场比式至此算是结束了。

    潘擎苍的手一被放开,便将全身真气运行一周,发现畅通无阻后,便拾起地上方才扔下的剑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救命之恩,晚辈来日再报,告辞。”说完,拉着庄梦蝶的手,转身便要离去。

    “站住。”潘擎苍当走两步,便突然听见紫霞仙子在背后大喊一声,他本来不想停,但脚下却不听使唤,只好停了下来,转过头去。也就在转头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起,这紫霞仙子竟跟师傅房间里挂着的那幅女子几乎一模一样,难怪自己这么眼熟,只是这老妪上了岁数,而那女子却正值妙龄,是以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想起来。

    一旦发现,他顿时惊的几乎合不拢嘴,半天说不过话来,就在这时却突然听到庄梦蝶道:“怎么,难不成你们还要用车轮战,再战一个回合不成吗?”

    紫霞仙子听她这么一说,轻笑了一下道:“哼,我紫霞仙子还没有不中用到与人合伙欺负一个娃娃?”

    却不知她这一句话刚说出来,旁边的灰衣老人,脸上却一阵红一阵白,极不自在,这话明显是说给他听的,他当然觉得万分难堪,此时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方才舒服。

    “前辈既然没什么事,我们便走了。潘大哥我们走吧。”庄梦蝶见她并不是找潘擎苍打架,也松了口气,拉着潘擎苍转身又要走,哪知潘擎苍竟似着了魔一般,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紫霞仙子,看的痴了。

    庄梦蝶见他如此,便有些生气,连忙扯着他道:“潘大哥,我们走了。”可是连说几声,潘擎苍竟是不理会她,真气的她不知如何是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前辈,您……”过了许久,潘擎苍这才惊讶的朝紫霞仙子问道。

    “我知道你此时心中有注多疑问,需要我向你解释,如果你答应跟我回去,我自然会一一告诉你,如果你不答应,那你看完这封信,便可以走了,从此我们便不再相识,也绝不缠着你。”紫霞仙子见潘擎苍吃惊的样子,不由的看了看那灰衣老人,会心一笑,从身上拿出一封信来,平平的自手中飞出,向潘擎苍传来。

    潘擎苍知道紫霞仙子的功力,不敢贸然去接,连忙也运足了气,这才伸手接过信,饶是如此,手中仍然还是感觉到了沉重一震,他不由有些对紫霞仙子刮目相看。

    再看看那信,只见那牛皮纸信封上面一片空白,什么也没写。他隐约之间,感觉到这信不同寻常,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也说不上来。他慎重的打开信封,展开信纸,顿时两行清泪顺着他的眼眶流了下来,原来这信虽然没有署名,可是那笔迹他却一眼认了出来。

    只见那信上的字体狂放而又严谨,潦草却不失端正,字里行间似乎永远藏着一份怨气,又好像写字的人是最后一次写信,对世间万物充满了不舍与流恋,更好像在对一个自己思念的人哭诉,又像是对自己一生坎坷的命运追忆,字里行间时而有如练剑,如行云流水,时而如狂风骤雨暴发,潦草不堪,时而又娟秀清丽,有如文弱书生,毫无缚鸡之力一般,整张信,虽然只有几行字,便却用了几种字体,整体看来却又不凌乱,有如一气呵成。他从七岁时便开始习字,直到十三岁,虽然他的字里虽然没有如此的神韵,却形似已八九不离十。

    此时他末及看信,却已泪流满面,重重的跪倒在地上,大声的喊道:“师傅!”神情很是悲哀。

    庄梦蝶见他突然如此,也吓了一跳,不明白他为何反应如此之大,劝也不敢去劝,只是担心的看着他,生怕他出什么事来。

    紫霞仙子和灰衣老人见了也半天说不出话来,神情很是黯然。

    其实他们哪知能体会到潘擎苍此时的心情,他自幼便跟随师傅学武,习字,朝夕相处,虽然受尽百般磨练,但他却始终视师傅有如亲人一般。自从他下了山,所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经及经历的种种生死磨难,都使他感受到师傅对他的那种博大的关怀和爱,是任何人都无法给予的,也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每经过一次残酷的战斗,他对爱的认知也就越深刻。

    如今,他已离开师傅近五年。这五来,他不知道遭受过多少次生死大战,所幸都挺了过去,如今突然再见师傅的字迹,他又怎么不激动万分,此时对于师傅的思念,他犹如滔滔江水,源源不断的涌了上来。

    过了许久,等他哭完了之后,这才慢慢看那信上的内容,片刻之间,泪水便又流了下来,滴在信纸上。那纸瞬间便湿了一大块,只见那信上写着:“孽徒不孝,不遵师命,自出师门,屡违我命,辱我名声,今日见信,师徒恩断,不可神伤。如再若不改,总或有一日,定当清理门户。切记:从今日起,不可再用我传之武功,如若有违,天命难饶,亦不可言及是我之徒,更不可借我之名行事。以住三约,见信既毁,今后自生自灭,好自为之。”

    潘擎苍每看完一遍信,便会痛哭不止,等看到第三遍,那信已被泪水湿透,字迹已模糊不清,再也难认,等潘擎苍再看时,信纸竟似在慢慢消失,不一片刻,便什么都不剩了,只留下一摊墨汁。原来慕容轩在写此信的时候,却已在信纸上面,涂了一层薄薄的药水,那药水见水既化,所以片刻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潘擎苍发现那信没了,嘴里一边哭喊道:“师傅,徒儿不孝。”

    一边在地上抓那从手指缝里漏下去的墨水,似乎想要把信恢复,此时他的双手已被泥土弄的血流不止,却仍不顾一切的去挖土。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