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七十四章 恩怨分明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师傅?前辈认识我师傅吗?”

    潘擎苍此时正在伤心之时,突然听到灰衣老人这样说,连忙抬起头,好奇的注视了灰衣老人半天,这才问道。

    “你师傅的大名,江湖上哪人不知,谁个不晓啊!当年江湖四杰,长剑短刀,黑白二圣,侠义无双,曾为武林中除过多少害,那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只可惜忽然有一天,长剑遭人陷害,从此再无踪影,短刀成为一代霸主,而可惜的是黑白二圣竟然也从此不再风闻。唉,武林中又有何人不知这几人的侠名呢?到头来,竟大都没有落得好下场。你师傅更是悲惨,一辈子落得一个大魔头的坏名声,从此声名一落千丈。想当年,他是何等的英雄,江湖中人提起他,哪个不是竖大拇指,赞不绝口。”

    “唉,江湖凶险啊!朝可为一代名侠,万人敬仰,百芳留名;夕可成一代魔头,受世人唾骂,遗臭万年。问世界,有哪个人可以做到真正的笑傲江湖,全身而退呢?”

    灰衣老人见他问,突然犹豫了一下,面部表情闪过一丝悲哀,瞬间便恢复了原样,过了许久,才站了起来,一声音长叹道,似乎是在对自己一生命运的总结,也是在对慕容轩一生不幸的遭遇做陈述,说完之后,竟久久没有再说话,似乎若有所思。

    潘擎苍此时听了灰衣老人的话,半晌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便也默不做声。过了许久,想起方才这灰衣老人说刚才刺杀自己的那几个人是什么十二生肖,便接着又问道:“老前辈,你刚才说那几个人是什么十二生肖,我却从来没有听过这些人的名字,不知他们为何要拦住我的去路,还要一心致我于死地呢?”

    “不错,这几个人便是十二生肖里的毒蛇风二、怪羚羊南宫傲、霹雳猴莫天尘、天蓬元帅马自兴,他们一共有十二个人,是一个杀手集团,这只是其中的四人。至于他们为什么杀你,这件事现在江湖上人人皆知,因为是你怀里这个可爱的丫头他爹爹花重金雇他们取你项上人头的。”灰衣老人见潘擎苍此时才问起这件事,便也毫不隐瞒的把事情都一一道了出来。

    “蝶儿的爹?他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他有仇吗?”潘擎苍低头看着怀里仍然在昏迷中的庄梦蝶,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老人家就不清楚了,有可能是你拐跑了人家的宝贝女儿,人家跟你要人呗。”灰衣老人这时似乎又恢复了顽性,开玩笑说道。

    “听前辈的意思,您跟恩师似乎很熟悉,不知道您老人家如何称呼。”潘擎苍刚才听了灰衣老人说起自己的师傅,想到他们之间必然有什么渊源,不由的语气之中,也多了许多敬意。

    “我跟你师傅也不是很熟,只是普通的朋友罢了,至于我叫什么,我老人家已几十年没有名字了,你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灰衣老人听他的语气突然有了改变,便也轻轻的说道。

    “人怎么会没有名字呢?比如说师傅叫我小猴子,那小猴子自然就是我的名字了。要不这样吧,我看你也救过我与蝶儿的命,我就叫你恩人吧。恩人在上,请受我一拜。”潘擎苍为人生性耿直,从不愿承人大情,想到他说过曾救过自己和庄梦蝶的性命,于是便轻轻的放下庄梦蝶,准备跪下给那灰衣老人磕头,他天生脾气倔强,如果硬要他给别人磕头,他宁死也做不到,但是现在是报恩,自然也讲究不了那么多了。

    “罢了,罢了,你就不要这么繁琐了,我老人家救你性命,只是举手之劳,更何况真正救你命的是这个丫头,而人情却让我得了,你就不要谢我了,要谢就好好的对人家,也无愧人家冒死救你一命。”灰衣老人家见他说着说着,便要给自己跪下,连忙扶着他道。

    “恩人的救命之恩,理当拜谢,为何却又不受?莫非恩人是想让晚辈一生承记你这个人情,使我终生不安?”潘擎苍见他不愿意接受道谢,不由有些不解。他生性豪爽,恩怨分明,妒恶如仇,如今让他背着这沉重的恩情,他倒真有些浑身不自在。

    “唉,你这小子真是麻烦,好了,你要跪就跪吧,我老人家算是佩服你了。”灰衣老人听他说完,顿时也被他这种恩怨分明的性格所折服,知道今日若是不是他跪,只怕他会一辈子难过的,于是便不再说话,转了个身去,任由他拜。

    潘擎苍见此,便高兴的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道:“感谢恩人救了我和蝶儿的性命,日后若有用得着晚辈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迟。”说完之后,便又重新站了起来。

    “你既然给我磕了头了,我老头自然也不会白占你的便宜,要不这样吧,我老人家随便教你几招掌法,也算是当作回报吧。”灰衣老人家见他如此豪爽,不由的更加高兴了,连忙转身说道。

    “恩人万万一可,我既然已有师傅,便绝不会再拜第二人为师,请恩人收回成命。”潘擎苍一听他既然提出要教自己武功,便连忙拒绝道。他虽然在临下山之时,曾经答应过师傅,不再对外人提及师名,自然也就等于被逐出了师门,如今也算是可以再拜师的,只是他心中对慕容轩的敬意,已上升至亲情,是已坚决不肯再去拜别人为师。

    “迂腐,当真是愚蠢之极,你可知道当今武林中有多少人想要学得我老人家的一招半式,我都不肯答应,你却不想学,今日我偏要让你学,看你能拿我怎么办?”那老头似乎也来了倔脾气,见他拒绝,便也生气的说道。

    “恩人虽然救过我的性命,却也不能逼晚辈学您的武功,如果真要如此,晚辈便只好拔剑自刎,以死答谢恩人的救命之恩。”潘擎苍见那灰衣老人竟然要强逼自己学武功,自然满心气愤,再次断然拒绝道,说完拿起宝剑,便要自刎。

    “没出息,男子汉大丈夫,死都不怕,还怕学人家几招掌法?当真是气死我老人家了。”灰衣老人见他竟然宁死也不肯学自己的武功,当真是气的不行,说完之后,便围着原地转了几圈,直骂潘擎苍迂腐。

    潘擎苍也不理会他,见他不再逼迫自己,便又放下手中的剑,伏下身去将庄梦蝶抱在怀里,这时庄梦蝶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已然好转,只是气色稍差而已。

    她睁开眼睛,见此时正躺在潘擎苍的怀里,不由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羞红,心里觉得异常甜蜜。

    “潘大哥,你伤好些了吗?我好担心你。”

    “碟妹,你感觉怎么样?我都急死了。”

    几乎在同时,两人不约而同的望着对方,说出了这句话。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