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七十二章 情有多真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灰衣老人不知何时已经用树枝挖了一个坑,说话的时间已经把其中的一具尸体放进了坑里,又听她这样说,便停了下来道:“丫头,你想想看,这几个人是你爹爹找来杀你潘大哥的,如今都死了,剩下的八人肯定会为他们报仇。如果他们想要赢了你潘大哥,就必须把他所用的剑法研究透彻了,方才有胜算,这叫做知其知彼,战无不利。何况高手之间动手,只要凭死者身上的伤势,便完全可以推断出对方所出的招式,方向及力度,这就有可能使他们想出破解的招式,就算是破解不了,最起码也会起到防范作用,我现在把他们埋了,你爹爹请的那伙人自然也就见不到他们的尸体了,你说是对你潘大哥有利还是有害呢?你这下还帮不帮我搬尸体?”

    庄梦蝶本就是个大家小姐,平时连一些重一点的活都没有干过,何况是这种搬运死尸的事,起初并不乐意,可是转眼又看看潘大哥,便只好忍了,在她心里,就算是为潘大哥去死,也心甘情愿,何况是搬尸体。

    灰衣老人见她为了潘擎苍,竟然可以去搬死尸,不由的在心中对她有些刮目相看,虽然她有一个狠心的爹,却似乎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所以自然对她也就有了好感。

    二人搬完了尸体,见潘擎苍仍然没有醒来,灰衣老人又查看了一下伤势,发现毒性已经在扩散,所到之后,都变成了黑色,他皱了皱眉头,对庄梦蝶道:“丫头,看来这十二生肖的毒不是闹着玩的,我看还是尽快要帮他解毒,要不然他这腿和胳膊我看是难保了。”

    “那你快去找解药啊,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呢?”庄梦蝶一听他这么说,吓了一跳,连忙着急的催促道。她一时心急,又恢复了本性,说话自然直来直去。

    “喂,丫头,我凭什么帮他解毒啊,这毒又不是我下的,再说了他跟我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拼了性命帮他,万一他醒了,也把我杀了,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才不干这样糊涂的事。”灰衣老人见她竟然这么急,似乎并不着急,又从身后掏出那个大烟斗,开始不紧不慢的“啪嗒、啪嗒”的抽起旱烟来。

    “喂,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就算是他跟你没有关系,但好歹这也是一条人命,你难道要见死不救啊。”庄梦蝶见他此时这种不理不睬,漫不经心的样子,便来了火气,大声说道。

    “哟,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倒反过来教训我啊,你要不想他出事,你自己不会动口把他腿上、胳膊上的毒吸出来啊。你若是迟了,恐怕你这小情郎的小命就不保了,你看这多么俊俏的小脸蛋啊,只再过半柱香就会没命了,真是可惜了,看来这个世界上不久的将来又要多一个年轻的寡妇喽”灰衣老人动手翻了翻潘擎苍的眼皮,又看了一眼庄梦蝶,吸了口烟,连嘲带疯的说道。

    “吸毒?”庄梦蝶听他说的这么恐怖,又看了看怀里的潘擎苍,不由的有些担心的问道:“这种方法当真可以吗?是不是把毒吸出来了,潘大哥就不会死了?”

    “那当然,以我老人家的江湖经验来看,只要你把他身的毒全部吸出来,我再用内功为他疗伤,应该是没有问题了,不过……”灰衣老人说到了一半,又看了看庄梦蝶一眼,便又突然停了下来,不再言语。

    “不过什么啊,一个大男人说话吞吞吐吐的,真让人难受,你倒快说啊,急死人了。”庄梦蝶听他这么一说,也寻思这果然是个好办法,刚准备拿了剑去划开伤口用嘴去吸,却突然见他又停下了不说了,又怕出现什么意外,连忙又抬头问道。

    “不过,吸毒的人有可能也会中毒,从而导致面容溃烂,毁容,其状惨不任睹,一辈子也算是从些玩生了。丫头,你长的这么漂亮,脸蛋又这么光滑,如果吸了毒,到时变成了一个丑八怪,那岂不是连婆家都找不到了,到时孤独终老,岂不可怜。我看你还是放弃算了,让他自生自灭,反正我看他这个样子,迟早有一天也会死掉的,早死早托生,这样也好,说不定将来还能生到富贵之人家,总比现在孤苦伶仃的一人,在江湖上处处受人陷害好。”灰衣老人见她停了下来,以为她不敢吸毒了,便趁机激将她。

    “你就会说风凉话,我就算是中毒,全身腐烂而死,变成丑八怪,没有人要,我也会把潘大哥身上的毒全吸出来,只是希望,到时我如果死了,他能知道我对他的一片真心,死也瞑目了。”庄梦蝶一听这灰衣老人说的如此恐怖,寻思了一会,想到如果潘大哥死了,自己活在这个世上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不如一了百了,自己救了潘大哥,也许他还会念自己一辈子的好,这样就算是死,也值当了。一想到此,她便下了决心,掀开潘擎苍腿上的布,用手中的剑划开一个小口,便开始用嘴狠狠的吸起毒来。

    只是这毒闻起来奇臭无比,让人忍不住想吐。她吸了一口,虽然以最快的速度将毒法吐了出来,可还是恶心的要命。但此时她为了潘擎苍,连命都可以不要,又岂会在意这恶臭?她一直不停的吐他身上的毒法,吸一口吐一口,不一会儿,那毒便见了血,有了红色,基本上也差不多吸完了。她又去依法吸潘擎苍胳膊上的毒汁,等再次见到鲜红的血,她却累的顿时昏厥了过去。

    灰衣老人看着庄梦蝶一口口的吸完潘擎苍身上的毒血,心里不由的更加佩服这小姑娘了,想到这样善良的一个好姑娘,为了心爱的男人,甚至明知吸毒之后的危险,却仍然不肯放弃,这份真情和勇气,天下又有几人能够真正做的到呢?一想到此,他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不仅老泪流了下来。

    他慢慢的将他们二人扶了起来,自己也盘膝坐了下来,分别用手掌抵住二人的后心,开始用真气逼出他们二人身上残余的毒汁,不一会儿,身上已然冒起了白烟,头上也上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