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六十九章 灰衣老人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过了许久,那奇怪的声音再也没有说话,只是从不远处又传来一阵“啪嗒”“啪嗒”的声音,还伴随着一闪一闪一的火花。

    “鬼啊!潘大哥救命。”庄梦碟见了那火花,吓的大叫一声,再也顾不得许多,跳起来便朝潘擎苍离去的方向追了去。

    也不知跑了多久,她累极了这才靠着一棵树上准备休息一下,哪知一回头又看到了那个火光,仍在一闪一闪的,吓得她顿时六神无主,也顾不得累了,又继续朝前跑去。这一次她是再也不敢回头去看,只顾拼命的跑。

    过了许久,她实在跑不动了,这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也不管是脏或是干净。休息了片刻,她突然又听到那“啪嗒、啪嗒”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她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正准备悄悄站起来,再继续跑,却发现腿已经没有半丝力气,软的像根面条,想站也站不出来了,她正要大叫,却突然听到那“鬼”开始说话。

    “唉,想不到现在的年轻人这么差劲,连我这几十岁的老头子都跑不过,唉!”说完便又是“啪嗒、啪嗒”两声传了过来。

    庄梦碟到底是习过武的,所谓艺高人胆大,她仗着自己还有点武功,索性拿起手中的剑,朝那火光闪烁的地方,硬着头皮大声叫道:“是谁,不要在那里装神弄鬼的,有种出来让本姑娘看看,是不是见不得人。”

    那“鬼”似乎并不受用她的激将法,只是一个劲的“啪嗒、啪嗒”的吸着什么,那火光也随着那声音一闪一灭的。

    这下庄梦蝶算是弄明白了,这哪里是什么鬼,分明就是一个人在吸旱烟嘛,害得自己白跑了大半夜。

    一旦确认了那不是真鬼,庄梦蝶再也不怕了,身上顿时又有了力气,她站了起来,也不敢靠近,拿起手中的剑,便朝那火光处扔了过去,只听的“哎呀”一声惨叫,似乎有“鬼”被剑刺中。

    庄梦蝶这一听,寻思:糟了,自己无意之间竟然把人给杀了,这可如何是好。她虽然从小学武,跟着父亲和师哥到处走,也亲眼见过死人,却从也不曾亲手杀过人,如今第一次杀人,又是在黑夜,自然就更害怕了。

    过了片刻,她见那人不再说话,火光也不再亮起,便肯定是杀了人了,于是有了些许愧疚,连忙朝那人喊道:“你不要怪我,我不是有意的,谁让你总是吓我,你死了,我大不了多烧些纸钱你,当是向你陪罪了。”

    她说完便又侧耳细听,半天仍不见动静,便想趁机逃走。

    哪知她刚提起又脚,却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平举着双手,胸口上正插着自己刚才扔出去的剑,一跳一跳的靠近自己。这一看不打紧,吓的她转身就跑,哪知身后不巧有个树根,一下子绊倒了她。她一下子扑倒在地上,也顾不得疼,翻了个身,用身体止不住朝后退去,嘴里一个劲的喊道救命,声音却是越来越低。

    那白色的东西此时已快到她的身边,边跳嘴里还不住的喊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声音颤抖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庄梦蝶突然想起以前奶奶给自己讲的僵尸的鬼故事,不由的一阵受惊,又昏厥了过去。

    那白影又跳了两下,发现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便连忙停了下来,揭下裹在身上的一层白布,把夹在胳肢窝里的剑也扔在了地上,露出长长的眉毛和胡子,跑到她面前,伸手探了探她的鼻隙,自言自语道:“唉,真不好玩,就这样吓晕了。”说完便扶起了她,在她身上胡乱的拍了几下。

    立刻,庄梦蝶便又从昏厥中苏醒了过来,睁眼一看,面前有个头发、胡子、眉毛全白的灰衣老人站在她的而前,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样子颇似顽皮,又想起刚才的“鬼”,不由的朝后面移了移道:“鬼,有鬼。”

    “鬼,鬼在哪里啊?”灰衣老人听了,也装作好奇而又紧张的样子朝四周看了半天,发现并没有什么,这才又小声问道。

    “鬼……鬼就在那边,身上还中了剑。”庄梦碟见他问,连忙伸手一指刚才扔剑的地方,颤抖着说道。

    “是不是这样?”那灰衣老人见她真的害怕了,便又拾起地上的白纸和剑,装成刚才的样子,展示着问她。

    庄梦蝶初看又吓了一跳,再想一下,突然明白了,原来闹了半天,竟然是该死的老头在装神扮鬼吓自己,心里不由的一阵气愤,伸手便朝灰衣老人身上打去。

    灰衣老人连忙朝后一闪,哈哈大笑道:“看你刚才吓成那样,真好玩,你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被活活羞死的。”

    “你爹才会被活活羞死呢。一大把年纪了,深更半夜什么不好玩,玩装鬼。”庄梦蝶知道这鬼是装的之后,便也不再害怕,一把夺过那老头手中的剑,站了起来,便又准备再去追潘擎苍。

    灰衣老人一见她又要走,连忙追上去问道:“喂,小姑娘,你要到哪里去?”

    “我要去哪里,干嘛要跟你说啊!”庄梦蝶此时还生着气,头也不回的边说边走路。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不是去找你的小情郎?”灰衣老人对她的态度似乎并不生气,依旧紧跟着她说。

    “我才不是呢?谁稀罕去找那个小魔头。”庄梦蝶此时脑子里只想着潘擎苍,听他说完,便不假思索的顺口说了出来。说完便发觉自己又着了他的道,于是就更加生气了,想把那老头甩掉。

    “怎么样,被我猜中了吧。只可惜啊,你那个小情郎马上就会没命了,怕你再也见不到他喽。”灰衣老人见她似乎真的生气了,便也加快了脚步,边走边说道。

    “你说什么?潘大哥才不会出事,他武功那么好,没有人能伤的了他的。”庄梦蝶知他在故意气自己,便索性停了下来,转过身对他大声说道。她的突然停止,使那灰衣老人差点撞到了她的身上,情急之下,不知让他用了什么手法,朝左平移了几米,二人这才错开,不致于撞上,

    灰衣老人停了下来,从身后身掏出一个大烟斗,点着了火,使劲的吸了一口,又喷出一口烟,慢慢说道:“唉,人真是奇怪啊,刚才不知道谁还当面说人家武功差,现在背后竟夸起人家来了,当真好不害羞。只可惜,你那情郎的武功,在我老头子看来当真是糟糕的很啊!何止是糟糕的很,而且简直是不堪一击啊!”

    “喂,你个老头说什么啊,他可是武林第一大魔头的弟子,武功自然不会差了。”庄梦蝶见他竟然说潘擎苍武功不咋的,连忙不服气的强调道。

    “就算是他是大魔头的弟子又如何,就算是那个大魔头本人来了,我老头子也敢这么说。嘿嘿!”灰衣老人说完又干笑了两声,吐出几口烟,顿时呛的庄梦碟直咳嗽。

    “见过脸皮厚的,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厚的。”庄梦蝶见他话越说越大,便也讽刺道。

    “小丫头,你不相信?相当年,慕容轩那小子要不是经我指点他几招,只恐怕……,咳咳!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总之你相信也行,不相信也罢,你那个小情郎,看来是活不到明天了。”灰衣老人从嘴里拔出大烟斗,在自己的手中使劲的磕了几下,然后又看着手心中的火星,似乎并不怕疼,过了半天,直到那烟灰全灭,这才洒落在地上,又摇头叹息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了。

    庄梦蝶经他这么煞有介事的一说,倒不由的真是有些担心,连忙焦急的问道:“老前辈,您老人不记小孩过,您就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不好?”她情急之下,原本想说“大人不记小人过”,说出之后,却又觉得不妥,便又改了改。

    “唉哟,小姑娘知道担心情郎了,要求我老人家了,可我老头子偏就不说,看你能怎么办?”灰衣老人似乎要故意惹梦蝶生气,看她着急的样子,便幸灾乐祸道。

    “不说就算了,我才不要求你,我就不信潘大哥会出什么事,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潘大哥也会逢凶化吉的。哼。”庄梦蝶此时见他不说,倔脾气又上来了,也生气的说道。

    “哼,只怕你潘大哥这次运气没你说的那么好,没有我老人家在,恐怕……嘿嘿。”灰衣老人说了一半,见庄梦蝶又要走了,连忙追了上去,撇了她一眼道。

    “老人家,难不成潘大哥真的会碰到什么厉害的高手要害他吗?”庄梦蝶此时真的有些担心,又停了下来问道。

    “那就要问问你那个武功高强的爹爹了,他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啊。”灰衣老人见她停了下来,继续说道。

    “喂,这又关我爹爹什么事,你不要胡乱栽脏。”庄梦蝶见他又提起自己的爹爹,连忙维护道。

    “嘿嘿,你的这个爹爹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就是他设计要害死你那小情郎的,这次说不定他又要想出什么狠招来对付他了,唉!”灰衣老人看也不看庄梦蝶道,说完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在为她有这样的一个爹感觉到万般不幸。

    “上次是我小师哥妒忌爹爹将我许配给了潘大哥,所以才暗算他的,这跟我爹爹又没有半点关系。再说了,我爹爹当时也是向着潘大哥的,怎么会害他呢?定是你这老头看我爹爹不在这里,所以才胡乱编造这样的事,想要诬陷于他。噢,我明白了,怕是你曾经败给我爹爹,如今对他还怀恨在心,现在想伺机报复于他。”庄梦蝶见他提起上次的事来,自己心里虽然也曾怀疑过爹爹,如今见他说出来,口中仍是不肯承认,于是反驳道。

    “总之,你信也罢,不信也罢,你这小情郎这次可是有大凶险了,说不定现在早就归天了,等着我这个老头子去给他收尸,免得他被这山里的野狗、野猫啊什么的给吃光了。”灰衣老人见庄梦碟始终不相信,便也不再辩解什么,又将手中的大烟斗塞进了背上,抬起脚便走了。

    “喂,老头儿,你到哪去?”庄梦蝶见他一声不响的走了,便有些担心,连忙紧跟着问道。

    “我想快点赶去看看,或许还有机会看到你那个小情郎还有一口气,兴许还会有救,迟了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要是想来的话,大可跟在我老头子的后面,只是不要走的太慢,免得到时跟丢了,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那可就要遗憾终身了。”灰衣老人见她着急,也不回头,只顾边走边说道。

    “哼,跟着就跟着,看你能搞出什么鬼明堂来。”庄梦蝶听他这样一说,便也紧跟其后,嘴里一说出“鬼”字,不由的又朝四周看了看,脚下也快了许多。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