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六十八章 言如利剑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潘擎苍见庄梦蝶醒来,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从烤着的东西上撕下一块肉来,默默的递给了她。

    原来他见庄梦蝶昏迷了过去,便从树林中捉了一只山兔,生起了火,烤了起来,此时正已烤熟,见她醒来,就扯了一个兔腿递给了她。

    庄梦蝶经过刚才的一番劫难,是又惊又饿,揭掉身上盖着的衣服,还给了潘擎苍,便接过了那兔腿,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直吃的满嘴流油,肚子这才慢慢饱了。

    潘擎苍此时也只顾闷着头吃兔肉,二人一时并都不说话。

    过了许久,庄梦蝶竟将那大块兔腿一口气吃了个尽光。

    回头,她无意间看到被火光映着的潘擎苍,正专注的吃着兔肉,并没有发觉她在注视自己,不觉得有些痴了。

    她实在猜不透,眼前这个俊美而刚毅的男孩子,为什么总是这么让她琢磨不透,有时他明明对自己很好,可却非要用泠冰冰的语气讲话,让自己恨不得想立刻就要离他而去。可有时他却对自己又这么体贴,周到,又让自己有了万般的幻想,只想跟他白头到老。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以前跟着小师哥在一起的时候,却完全没有这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时而觉得美妙,时而觉得难过,甚至伤心。可却偏偏又忘记不了,割舍不了这种感觉,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她此刻心里也说不清。

    以前和师兄弟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想发脾气,却没有人敢反对自己,相反还要讨好自己,而面对他自己却不敢发脾气,甚至想发都无处可发,自己每多看他一眼,似乎心里便多了一份不舍与依恋,这种感觉却又让她感到迷茫和害怕。

    她怕自己总有一天会被他无情的赶走,那样她也许会伤心而死。

    会有那么一天吗?她不知道,隐约之中,她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这种感觉正愈来愈朝着她逼近,甚至压得的有些透不过气来。她注视了他半天,却突然扭过脸去,不敢再看,用手摸摸自己的脸,却感到一阵阵发烫,她不清楚是被火炕的发烫,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发烫。

    果然不出她所料,她心中那份不好的感觉,马上如暴风雨般来了,快的似乎另她有些难以招架。

    潘擎苍吃完了兔腿,直到最后一口,他才把那个几乎只剩下骨架的兔子放在了地上,然后抹了抹嘴,用连庄梦蝶都意想不到的温柔说道:“你吃饱了吗”

    庄梦蝶突然之间,听到他温柔如水的声音,不觉得有些痴了,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同自己说话,至从他失忆之后。

    她似乎有些受宠若惊,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过了许久,只听到潘擎苍再次用同样的语气问她,她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惊慌的答道:“吃饱了,真好吃。”说完还朝潘擎苍甜甜的笑了笑。

    “那好,既然吃饱了,你也可以走了。”潘擎苍几乎在瞬间,脸上又恢复了那种让人窒息的平静,语气也变成了往日的冰泠。

    “什么?你让我走?”庄梦蝶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过度惊讶使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叫道。

    “不错,我叫你走。”潘擎苍再次用冰泠的语气强调道。

    “我为什么要走?我偏不走,偏要跟着你。”庄梦蝶此时也来了气,寻思道:你让我走,我偏不走,看你能拿我如何办?

    “好,你不走,我走。”潘擎苍见她耍起了小性子,便不再说什么,拿起剑,站了起来,头也不抬的便离去了。

    “你……你给你站住。”庄梦蝶的肺几乎都要快被气炸了,在他背后指着他,大声叫道。

    “我为什么要站着?我要去报仇,你不可以再跟着我。”潘擎苍此时嘴里虽然如此说,脚下却不听使唤的站住了,看了一眼庄梦蝶道。

    “你不能去报仇的,你根本打不过步非云,去了也是送死的。”

    庄梦蝶见他竟然站住了,心里不仅有些开心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他?没有试过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赢?再说了,就算是死,这也是我的事,不用你管。”潘擎苍似乎有些意外她会如此说,语气依旧很是冰泠。

    “我爹爹都打不过他,你会打的过他?”庄梦碟似乎并不知道此时潘擎苍的武功早已不在庄玄彤之下,这才猜测道。

    “哼,你爹爹打不过他,那是他没用。你拿我跟一个没用的人比,那是对我的侮辱。”潘擎苍听了她这个理由,似乎有些意外,但稍过片刻,便又愤怒的反驳道。

    “你才没有用呢?我爹爹的武功不知道要比你好几百倍,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爹爹。”庄梦蝶却没有想过他会如此说,气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道。

    “你爹爹武功既然这么高,为什么你的武功却如此差?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潘擎苍似乎在故意气她,大声说道。

    “那是因为本姑娘不高兴习武,我爹爹的武功要比我强上百倍。”庄梦蝶此时气的几乎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好了,我不想跟你争了,我们既然道不同,就不相为谋,就此别过的好,省得我还要分心保护你。”潘擎苍说完便又扭过头去,继续准备开始走路。

    “就算是你的武功再好,你也永远是大魔头的徒弟,有什么好神气的。呜呜。”庄梦蝶似乎再也忍受不住他对自己的冰泠,憋红了脸,说完这句话,她就蹲在地上开始哭了起来。

    潘擎苍听到她哭,心中不由的一阵痛苦与难过,但他性格倔强,从不肯服输,也不肯轻易表露自己的情绪,犹豫了片刻,他又咬牙故意喊道:“对,既然我是大魔头的弟子,你这种武林正派人士,就更没有必要跟着我了,我就算是被全武林的正派人士杀了,也心甘情愿。”

    说完便真的大踏步的走了。

    “你师傅是个大魔头,你是个小魔头,尽知道欺负我。”庄梦蝶见他走了,哭声也就更大了。骂了几句,便立马又有些后悔了,想要起来去追他,却发现他已不见了踪影,便失望的喊道:“潘大哥,你回来,我要你回来。”

    可是连喊了几声,却再也听不见潘擎苍的回应声,这些便更加失望和伤心了。

    “嘿嘿,老的想尽办法要害死人家,小的却偏要缠着人家,这一家当真是奇怪啊。”

    过了许久,庄梦蝶正伤心的哭着,突然听到有人在说着什么,吓得连忙朝四周看看,只见到处都是树木,如今那火已经灭了,周围更是一片漆黑,不由的一阵害怕,嘴里只是小声的喊着:“潘大哥。”

    身上已是止不住发抖,她怕那刀疤脸再返回身来,自己便再也无法逃脱。

    &/div>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