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雪柔情

剑雪柔情 第六十七章 为伊哭泣
书页介绍 吴江书院 章节目录
    潘擎苍俊俏的脸蛋上,闪出一丝泠笑过后,瞬间消失后,又挺起高傲的胸膛,朝那几人走去。

    庄梦蝶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潘擎苍走到那几人面前,停了下来,手中的长剑依旧那样轻松的拿着,似乎没有一点如临大敌的感觉。

    那几个拿刀的人,也同样泠泠的看着他们,不说话。

    过了许久,一个脸上有几条深深刀疤的人终于忍不住了开口了:“小子,爷几个最近缺钱花,把你身上值钱的都拿出来,爷就放你们过去,否则就别怪我们兄弟手狠。”

    听到此话,他似乎有些不明白,看了看庄梦蝶调皮的笑了,转眼又望着那些人,很奇怪问道:“我的钱为什么要给你们呢?”

    “哈哈哈!真他妈好笑,爷做这行买卖都做了几十年了,今天还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主,当真是有趣的很啊。”刀疤脸听了他说的话,足足愣了一会,又看了看同伙,许久才大声笑了起来。那张原本就难看的脸此时因为肌肉的隆起,也变得更加恐怖了,紧接着其它几个人也都笑了起来。

    “大哥,他们是劫匪。”庄梦蝶见他不知,连忙小声提醒道。

    “劫匪?什么是劫匪?”潘擎苍似乎在故意逗那些人开心,又故意问道。

    “劫匪就是专门抢人家钱财的人。”庄梦蝶似乎也有些不解他此时为何如此愚昧,但仍然耐心解释道。

    “还是小姑娘聪明,你这话只说对了一半,爷几个不光是喜欢抢人家钱财,若是碰上了像你这样标致的妞,那就恐怕不光是劫财了,还要劫色呢。嘿嘿嘿。”刀疤脸此时目光突然转移到了庄梦蝶身上,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会,便淫笑道。

    他身后的几个人也都开始看着庄梦蝶淫笑起来,眼神之中尽是猥亵。

    “臭流氓!本姑娘今日不挖了你们的双眼,便誓不为人。”庄梦蝶毕竟是大家小姐,平日里见到的都是别人讨好自己的,何曾受过今日这等气,顿时气的小脸通红,不由分说举起手中的剑,一招“剑指南山”便直直的朝刀疤脸面门刺去。

    “哟,小妞还生气了,来,哥哥先陪你玩玩。”刀疤脸见她动怒,也嘻笑着举起手中的刀来阻拦,嘴里仍继续调戏个不停,直气的庄梦蝶的剑法越来越无章法。

    不到十几个回合,庄梦蝶便已处于下风,刀疤脸却也不急着去制服她,只是这里趁她不注意,便用手摸一下,那边趁个空档,再挠几下的,处处占着她的便宜。

    此时的庄梦蝶身上被那刀疤脸摸了几把,脸上早已通红,急的快要哭出来,心里直盼着潘擎苍去救自己,哪知他却一动不动,悠闲的站着看热闹,自然心里就更急了。

    旁边的几个劫匪也都站在那边大笑,一边起哄指导着刀疤脸朝哪里摸,一边跃跃欲试,也想上前去过把瘾。

    过了一会,潘擎苍眼见庄梦蝶要被刀疤脸制服,便大喝一声道:“住手。”

    刀疤脸此时正打的起劲,一听他叫,便寻思得速战速决,先制服了这小姑娘,再弄死那小子,自己好赶紧回去享受一下,想到这里,手下的刀招也越来越毒辣了。

    庄梦蝶正在奋力抵挡刀疤脸手中的刀,突然一听潘擎苍大叫,心中暗自高兴,一时疏忽,竟然漏出了一个大大的破绽,瞬间手中的剑便被刀疤脸击落在地,胳膊也被他制住,再也动弹不得。

    “兄弟们,还不快动手,把那小子给结果了,咱们好快点上山去享受这水灵灵的小妞,爷都快等不急了。嘿嘿。”刀疤脸见制服了庄梦蝶,便朝其它几人大喊道。喊过之后,便用那张扭曲的几乎快要变形的脸朝庄梦蝶身上嗅了嗅,顿时被她身上的香气又引得y心大起。

    “臭流氓,你快放了本小姐,不然我非叫我爹爹把你们大卸八块,丢了喂狗。”庄梦蝶此时被他制服,受尽屈原,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大声叫骂,她虽常在江湖之上行走,但毕竟又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所以骂来骂去,却只是那么几句狠话,再也骂不出什么新鲜玩意来。

    刀疤脸见她如此,却听得如痴如醉,不仅没有生气,似乎反而很是享受,直气的庄梦蝶满脸通红。

    这边的几个劫匪,听了刀疤脸的话,便也都举起了刀,纷纷将潘擎苍围了起来。

    潘擎苍自从在武林中公开承认自己是慕容轩的徒弟之后,短短的几个月,便经历了无数次恶战,早已身经百战,眼下这几个小毛贼对他来说又算的了什么呢?所以他仍然不紧不慢的道:“放了那个姑娘。”

    语气平静的根本不像是打架,而是在和人聊天,说话。

    刀疤脸见他声音柔软,似乎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便有些不把他放在眼里,但转眼又看到他手中拿着的那把长剑,忽然想起近月来江湖上的传闻,心中不由的竟有些心虚了,但他本就是吃这一行饭的,如果就这样凭他一句话,便把到手的美人给放了,那今后自己还怎么在兄弟们面前混呢?所以他仍然一手控制着庄梦蝶,一手拿着刀指辉着那几个劫匪去动手。

    那几个劫匪见他命令,虽然也害怕,但却只能拿着刀一起朝潘擎苍身上砍去,他们本就是些不入流的身手,平日里靠劫一些老百姓过日子,所以会的也都是些庄稼把式。就是他们举刀的一瞬间,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什么事,他们手中的刀已尽数落在了地上,相互看了一下,顿时几人拿刀的手掌从腕部不约而同的断掉,落在了地上,顿时鲜血直流,痛的他们用另一只手握着断臂“嗷嗷”直叫。

    刀疤脸此时方才知道今天真碰上了近日江湖上的大魔头,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没有弄清那少年是如何拔剑,出手,收剑的,手下的几个兄弟便都断了手臂。此时他后悔也来不及了,眼见潘擎苍正一步一步的朝他走过来,他寻思:自己如果放了这女孩子,可能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不如就此要挟他,等安全了再做打算。一念至此,他只好硬着头皮,将手中的刀移到了庄梦蝶的脖子上,颤抖着声音朝潘擎苍叫道:“你别……别过来,否则她就没……没命了。”

    潘擎苍见庄梦蝶的脖子上,已然有了血丝,怕再逼过去,刀疤脸会狗急跳墙,弄不好会伤了庄梦蝶,便只好停了下来,任由刀疤脸挟持着庄梦蝶朝林子里退。

    庄梦蝶此时脖子受伤,心中更是难过,见他停下,想求他救自己,却又说不出话,眼泪顺着眼角“哗哗的”流了下来,眼中充满了绝望。她很清楚自己一旦落入了刀疤脸的手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与其那样,不如自己现在就死去,也算是落的个清白之身。

    此时她见刀疤脸胁迫着自己,已经退了很远,如果再退,后面便是大树林,潘擎苍纵算是能耐再大,也不可能再抓得了他,难道今天自己真的要惨遭不幸吗?不,绝不可以这样,就算是死,自己也不能随意被人糟蹋。一念至此,这个倔强的女孩子,便索性紧闭双眼,主动用脖子朝那刀口上去撞。在那一刻,她突然睁开双眼,不舍的看了一眼潘擎苍,心里默默的说道:“永久了,潘大哥,即使你不爱我,这辈子能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我也心满意足了,你要多保重。”她一心寻死,自然也就顾忌不了那么多,寻思完便觉得自己的脖子突然一痛,紧接着冰凉的刀片似乎已不在,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永远离开了这个多彩的世界,不由的一滴清流澈的泪水,又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这时她第一次为心爱的男人,却也是最后一次。

    等庄梦蝶醒来的时候,已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潘擎苍坐在路边,不知何时已生起了一堆火,手里正拿着什么东西在火上烤,不时的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

    庄梦蝶勉强坐了起来,发现身上正披着潘擎苍的衣服,回想起刚才的恶梦,不由的朝自己身上看去,发现衣冠完整,这才放下心来,她知道是潘大哥救了自己一命,不由的心中生了万般感激,知道他还是关心自己的。

    一场虚惊,就此结束,

    原来,就在庄梦蝶一心寻死的一瞬间,从潘擎苍的手里弹出了一枚小小的东西,直直的射向了刀疤脸拿刀的右手,顿时刀疤脸惨叫一声,丢了单刀,松开了庄梦碟,转身逃进了树林里,庄梦蝶因受惊过度,方才昏厥了过去。

    如果她知道,那救她一命的物件,便是她曾经送给潘擎苍的一枝发簪,她将会是多么激动和开心啊。

    &/div>

    ,精彩!

    (m.. = )